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五十章 感触

第一百五十章 感触

    茗茶高兴地点点头,姜预经常都会带她去吃好吃的,虽然她自己也是个小富婆,但却不太敢去一个人那些名贵地方。

    面对那些世家子弟,在自己的店铺里还好,有姜预在后屋,但当她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就总有点底气不足。

    姜预和茗茶出门,此时已至傍晚,天渐渐黑下来。

    而如今,整个皇都与姜预刚开始到来时,已经完全不同。

    各个酒楼店铺,拍卖行,竞技场等商业场所,没有哪个的灯不是来自于姜预,甚至于,电灯已经成为潮流,没有用这种灯的商业场所,就意味着二流。

    还有牌匾也换成了夜光的,夜晚也看得清清楚楚,各种宣传夜光文字闪烁,店面也不再单调,而是有着丰富的装饰品。

    还有事先录制的动人音乐,在各类商业场所中轻轻播放,这些音乐都是古典曲子,来自于歌舞姬。

    这些还只是灯和音响带来的改变。

    而很多东西,姜预并没有利用地球的见闻去引导,但人类的想象力是丰富的,在姜预的东西出来后,他们就纷纷想出来五花八门的用途。

    使得这皇都,已经非常像地球上的一些现代繁华市区了。

    看到这一幕幕,姜预不禁升起一股得意感,觉得自己不愧是天铸城隐藏的天骄,走到哪里都能带起时代的改变。

    此时,姜预真想嚣张地来一句——还有谁?!

    但是,随着在这样的都市中走远,姜预的眼神渐呆,某些似曾相识感越来越强烈,地球上曾经的一幕幕从脑海深处浮……

    这里,已经有点像另一个地球了啊。

    ……

    “这皇都,什么时候变成这般繁华模样了!”走在街道上,时不时能听到一些许久没来皇都之人的惊叹与匪夷所思之声。

    “咱们皇都,有那位天铸城弟子坐镇,真是幸运之致啊。”也有不少人在谈论着造成这一切的那个神秘的天铸城天才弟子。

    姜预从怀恋中回过神,听着周围的人的惊叹,顿觉自己的名声竟然这么响了。

    从刚才到现在,十个里有八个都在谈论他和皇都的改变。

    心中伤感渐去,有点小骄傲起来,颇有站在人群中听自己的传说的即视感。

    哎,传说就在这里,可惜,没有人来膜拜。

    ……

    皇都最名贵的酒楼便是云霄楼,是许多王公贵族,世家弟子请宴的地方,非身份非凡者不能入。

    这里最次的菜品,都是中品灵石起价,最顶级的菜,高达几十块中品灵石,甚至有一道招牌菜,要一枚上品灵石才能有一小盘。

    价格上要比得上天铸城的一些中等酒楼了,一般人难以吃得起,就是皇族子弟到这里都不会太过大手大脚。

    皇都所有人,都已进这家酒楼为荣,这里已发展成了一个高级会所,是身份显赫之人的象征。

    姜预和茗茶抬头看着这有五层楼高的酒楼。

    “姜大哥,这里好像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茗茶弱弱地对姜预说道。

    姜预看了看,每个进去的人好像都要出示一个请柬之类的,否则,都会被禁止进入,

    那种东西,他和茗茶自然没有。

    “放心吧,区区一个酒楼而已,你觉得以你姜大哥的名气,难道还会有人会拦着我们不成。”姜预拍了拍胸口,信誓旦旦地说道。

    在这皇都,姜预的名气可以说是一时无两,还有不少世家中的继承人,甚至当家人想要结好他。

    什么嫁女儿嫁妹妹之类的伎俩都用出了,但最后都被姜预无情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你女儿妹妹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万一长得丑怎么办?

    而且,作为一个先进穿越者,怎么可能会轻易为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怎么也得两棵。

    可惜,并没有同时要嫁女儿和妹妹的。

    至于眼前的酒楼,咱这张脸,就是最好的请柬,还怕进不去?

    毕竟像他这样的名人,这酒楼肯定把画像早就给门口的侍者看了。

    姜预如是想。

    茗茶见此,脸上有一丝担心,欲言又止。

    她觉得,姜预可能忘了一件事。

    怀着这样的心情,姜预昂着头,挺着胸,想着一定要给茗茶做个榜样,看看什么是名人气魄,毕竟这小姑娘太拘谨了。

    这么一个小酒楼而已……

    姜预大摇大摆地欲走进去。

    “这位公子,请出事您的请柬,才能入内。”一个温和清晰的声音响起,玉手轻轻拦在姜预身前,不让他进去。

    姜预脸色一僵。

    这剧本出什么问题了?

    不对,这个侍女肯定是新来的,不懂得规矩。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姜预挤眉弄眼,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侍者美女,不然就这样在茗茶面前太没面子了。

    而且,侍者少女这样怠慢一个炼器大师,肯定会被自家的老板炒鱿鱼。

    为了解救这样一个刚入门的怀着希望的少女,姜预觉得有必要再给人家一次机会。

    “抱歉,这位公子,按照规定进入酒楼,需要请柬。”侍者少女虽然不认识姜预,但依旧很有礼仪,嘴角微笑。

    姜预嘴巴抽了抽,心里泪流满面,说好的名气呢,怎么连一个侍者都不认识自己。

    就在这时,酒楼之中,一个中年肥胖子走了出来,挺着个似十月怀胎的肚子,一甩一甩的,似随时要掉下来。

    他向姜预和茗茶这边看来,眼睛一亮,闪过欣喜之色,然后,他看向玉手轻拦的少女眉头一皱。

    “青儿,你怎么能拦着这位大人!”他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

    姜预闻言,顿松一口气,果然,还是有知道自己名声的人啊。

    然后,中年胖子就微笑着,路过姜预,来到了茗茶面前。

    “茗茶姑娘,不好意思,新来的侍女,没有唐突到你吧。”

    茗茶脸色微红,慌忙摆手,“没有,大姐姐很有礼貌。”

    姜预整个人都如晴天霹雳。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一路,他听到的名声都是假的?

    “茗茶姑娘,你是要进去用餐吗?我马上让人准备单独的房间。”

    中年胖子相当客气地说道,他可知道,这位小姑娘看起来小,可是那位炼器大师的亲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