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装逼失败?

第一百三十八章 装逼失败?

    周府之中,每一处都在光辉之下,在人的目光注视中,正常情况下,没人能靠近宝库不被发现,又何况于还要用钥匙来打开宝库。

    姜预估摸着,这个神盗会不会当个钻地鼠,钻到宝库下面,但他踢了踢脚下坚硬的黑石,意识到似乎不太可能。

    这种石头就和宝库的石料一样,坚硬无比,想要打破半米厚,就要易境巅峰的实力,就不要说这好歹有三米厚的地底。

    “轰轰……”

    突然,周府的南方传来一阵轰鸣声,紧接着就是人群的匆忙脚步声和呼喊声。

    “大家注意,是神盗!他被监视器发现了!”

    有人高声喊出。

    顿时,南方火光涌动,不少护卫赶往,要捉住这个神盗。

    姜预一惊!但他注意到,宝库周围的护卫没一个动,依旧寸步不离地守着此地。

    显然,这周家的主事人并不蠢,知道可能有声东击西之计。

    姜预眉头微皱,想过去看看,因为发现神盗的是监视器,而这个玩意那什么神盗可能并不知晓。

    也就是说,这神盗说不准真被发现了。

    “不会吧,神盗兄,我还想让你给我探探底,有没有陷阱之类的,你就这么扑街了,我该怎么办?”姜预脸色露出苦笑。

    这神盗就这么落网了,算什么神盗!

    而且还是被他卖出的监视器发现,也真是郁闷了。

    姜预打算再等等,毕竟盛名之下无虚士,就算这神盗被发现了,也应该有办法摆脱吧。

    过了片刻,姜预发现,周府的喧嚣声并没有停止,周家已经派出了两名易境巅峰,但是,依旧没有抓到那什么神盗。

    而且,随着神盗的出现,周府的灯光,一片一片地开始暗下去,显然,是被人破坏了。

    黑暗,才是盗贼的主场!

    显然,这神盗是在为后续的计划创造条件。

    见此,姜预也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神盗就这么扑街了,自己的寒沥液偷起来也麻烦了。

    周府的灯火大片漆黑,基本只剩下宝库周围还亮着,而神盗依然没有被抓住。

    由此可见,这神盗的修为必定不俗,就算不是易境巅峰,怕也差不了多少。

    周府的护卫还有几个易境巅峰的老一辈人物,脸都很黑。

    毕竟是皇都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却被一个盗贼玩儿得团团转,面子上过不去。

    但是,对于宝库那边,他们其实没有一点担心。

    那个地方,不可能失窃!

    只是对于这个嚣张的神盗,他们都渴望抓住,这无疑是他们周家闻名的大好机会。

    踩着这个神盗的名声,让周家的声势更进一步。

    姜预站在宝库旁等待,周围的护卫也都神情凝重,谁都知道,那个神盗必来此地。

    忽的,姜预问道一股幽香,轻轻嗅了嗅,脑袋一阵眩晕感。

    “靠!是迷药!”

    姜预连忙拿出一颗丹药服下,头才清醒过来。

    好险,要是晕在这个地方,就是隐着身,也会被发现啊。

    姜预暗暗抹了把冷汗。

    而此时,他周围的护卫,竟全都晕倒在地,一排一排倒了一大片。

    “这迷药的效果也太好了,不愧是专业人士。”姜预啧啧称奇,心里有种冲动,去找这神盗资助点迷药。

    他虽然也有从天铸城带下的迷药,但天铸城是正派,在这方面并没有人下太多功夫,所以效果并不算顶尖。

    片刻后,黑暗之中,一道消瘦人影走出,步子散漫,身形闲得有些轻佻。

    “这天渠周府,也不过如此!”略带轻蔑的声音传来。

    他走到宝库大门前,拿出一个黑色的箱子,打开,里面是各种奇奇怪怪的道具。

    “难道,这就是专业盗贼溜门撬锁的必备工具?”姜预惊疑!

    他决定要仔细观察,并录制下来,以后好好学习。

    钟无锡细心地进行着撬锁,这种锁,深于石门之中,精巧不足,但锁眼深而曲折,工具很难深入,但这对他神盗而言,并不算困难。

    他手指白皙修长,工具在他手中,如臂挥使。

    他眉头微皱,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暗地里,有双眼睛在看着他的感觉,但他仔细探查,周围并没有任何人。

    “难道是错觉?”

    他的精神修为已达神心境第六重,感应灵敏,应该不会出错。

    但此时时间紧迫,他也来不及纠结这些,这周府里的那个宝贝,对他效用不凡。

    九悬山就要开启了,他必须抓住一切机会。

    几息后,在一阵轰鸣声中,宝库的门打开了。

    姜预心里期待,那寒沥液,应该就在里面了吧。

    但是,神盗钟无锡却是脸色一变,在石门打开的一瞬间,他飞速后退,倒射而出,直冲向黑夜中。

    逃得干脆不带一丝犹豫。

    石门缓缓打开,里面一道身影出现。

    这是一个四五十的中年人,头发胡子黑色,有男子的魁梧之气。

    此人,赫然是周家家主周幕申!

    “这……也太作弊了,一个半步地境在宝库里等着,任你什么神盗也没用啊?”姜预目瞪口呆,随即无语,看向钟无锡逃走的方向。

    “你不是作死吗,明明悄悄一个人,就能够成功把东西偷走,偏偏要事先通知,让人家做好准备。”

    周家家主在钟无锡后退逃走的一瞬间,露出一丝冷笑,随即迈动步子,紧跟而上。

    神盗的速度很快,眨眼就消失在黑幕之中,但周家家主,半步地境的修为不是吹的,没有丝毫落后于钟无锡。

    “爹爹,救我!”就在此时,黑幕处,钟无锡逃走的方向,传来一个孩童的哭声。

    周家家主又惊又怒,那可是周家唯一的男丁:“钟无锡,你找死,立刻放开宏儿!”

    他加快速度,带着急色,向着孩童传来声音的方向直追而去,但在心慌的瞬间,竟失去了钟无锡的感应,只隐约看到一道黑影消失在远方,似向城门而去。

    “周家护卫,立刻搜索全城!”他大喊。

    周府中的护卫带着姜预制作的火灯冲入城中。

    而宝库周围,此时此刻,竟只有姜预一个清醒的人了。

    看着这洞开的大门,姜预一阵出神!

    “这,是在做梦吗?”

    “好像,可以就这么进去,直接拿东西了。”

    姜预回过神来,带着一丝梦幻感,走进宝库。

    宝库之中,一排排柜阁,放着这些年来周家收集的各种宝物,姜预一排排扫过,最后,在宝库的最里面,发现了一个玉盘,里面盛着十数滴冰寒色的粘稠液滴。

    玉盘很薄,宛若一张蝉翼,晶莹剔透,寒沥液在其中,犹如一颗颗珍珠,呈现圆形,轻轻吹一下,都会沿着盘边滚动。

    这些,便是姜预迫切需要的寒沥液了。

    怀着喜悦,将其收入须弥戒子中。

    “这也太容易了!”

    他脸色不禁怪异,什么都没干,就这么静静看着那什么神盗装逼失败,自己反而就轻易偷到东西了。

    “果然,这是个看脸的世界,长得帅就是好!”姜预一脸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