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风历的奇遇

第一百三十一章 风历的奇遇

    看着眼前的风历,抓住他的后背,裹着隐身衣,从窗户出去,借着飞行滑板出去。

    此时,屋子内微型摄像机还在往复放映着那嘶吼声。

    “啧啧,少爷未免太厉害了,都这么久了还消停不下来。”

    “没错,而且这声音还那么有节奏韵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头再来。”

    “难道这是持久的秘法?”

    屋外,几个侍卫小声讨论着,借此来分散注意力,减弱那方面的欲望。

    姜预带着风历,来到一条街巷,这里离风家挺远,也是一个热闹区域,只是晚间人不多。

    在一个角落,姜预把风历整个人都扒光,然后,塞进了臭烘烘的大麻口袋里。

    大麻口袋,这个东西还是厉害的。

    把口袋的开口端系上。

    虽然,有点狠了,但谁让你要碰上小爷了呢?

    ……

    第二日,朦朦胧胧,天刚亮。

    风历清醒过来,全身一片疼痛,昨天的发泄未完,让他下面就如一只受伤的小鸟,软趴趴。

    接着,一股难以想象的臭味席卷而来。

    “呕!”风历狂吐,但都吐在了口袋中。

    这是哪儿?!

    这一瞬间,风历要疯了,他记得最后不是去了妓院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这臭味是怎么回事?

    不,这简直就是地狱!

    风历知道自己被暗算了,就跟李经一样,但他真的没想到会有人把这种恶心手段施在他上面。

    那人怎么敢?他可是风家嫡系子孙!

    风历心中,怒火集聚得犹如一个火山,顷刻就要爆发而出。

    但是,当他运行灵气时,发现全身剧痛难忍,根本没法让灵气聚集。

    这是春药使用过后,没有发泄出来的后遗症。

    “该死!”风历强忍着恶心,把大麻口袋扒拉出一个小口。

    顿时,看到外面人山人海的大街。

    风历露出的一只眼睛出现恐慌之色。

    他连忙缩回口袋之中,不敢外露。

    他是风家大少,怎么可能让人看见他这个样子,那么他在皇都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不如自杀算了。

    此时,风历又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衣服,全身上下光秃秃,只有一个大麻口袋遮羞,连须弥戒子都被人拿走了。

    不,这简直就是噩梦!

    此时此刻,他就像一只蜷缩在街角的蛆虫,肮脏而弱小。

    他全身臭烘烘,每吸一口气,都要吐出来东西,但是,他又离不开这个肮脏的大麻口袋,因为一旦离开,他的身份就会暴露,别人就会看到他堂堂风家大少竟然赤身裸体地躺在一个乞丐用的肮脏的大麻口袋里。

    该怎么办?风历心里陷入了一片绝望,就好像自己要一辈子被困在这个肮脏的口袋里。

    他不敢相信,这是他!

    那个风光的风家大少,小郡王的亲家,但是,现在沦为这个样子。

    ……

    妓院之中,管事和护卫们打着哈欠。

    “少爷,还没好吗?”管事问道。

    “管事大人,昨日少爷一直坚持了三四个时辰,现在才睡下,不愧是少爷啊。”护卫们吹嘘道。

    三四个时辰,管事也是一惊,这也太久了吧,看来,他真是老了,想起自己昨晚的表现,管事脸色微红。

    “好了,你们守着少爷,我去处理店铺的事。”管事说道。

    风郡之铺每天太阳升起,准时开店,这是商业的信誉问题。

    管事回到风郡之铺,却见一个乞丐蜷缩在一个大麻口袋里,向风郡之铺慢慢爬出。

    “幸亏我来得早,不然还真是让你污了我们风家的名头。”

    管事三步作两步跨,几个呼吸就到了那个肮脏的大麻口袋前。

    一股恶臭传来。

    “呕!”抑制不住,管事狂吐。

    妈的,怎么又是这个味?!

    “快滚!”他大喝道。

    这次,不论什么样,他绝不能再让上次的事发生。

    什么乞丐之类的,不能和风家扯上任何关系。

    风历一听是管事的声音,激动得泪流满面,他这一路爬过来,经历了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间,他能感到周围所有人都在鄙弃他。

    他感到深深的耻辱,心中对暗算他的那个人恨到了极点,直欲将其千刀万剐,剥皮抽筋。

    “等等,不行,我现在还不能表露身份,不然大门口路过如此多人,肯定会有人注意到。”

    风历大急,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

    管事见这个乞丐不走,眉头一皱。

    这个大麻口袋肯定又是那个针对风家的幕后势力的杰作,这里面多半又是风家的哪个下人,但为了不影响风家声誉。

    “来人,把这个垃圾袋给我丢到城外去,还有,按住他的嘴巴,不要让他说话。”

    管事吩咐到。

    这个下人,既然都变成这样了,那还不如直接逐出风家,一了百了。

    他又看了看那肮脏的大麻口袋,露出一丝鄙弃与厌烦。

    风历正在思考应该怎样才能悄悄地,不暴露身份地摆脱眼前的困境。

    最好,是让人抬进一个隐蔽之地,给他换洗,然后再以风家大少的姿态出来。

    只是,现在管事离他太远,不能暗中吩咐。

    怎么办?

    就在这时,管事的命令声传来。

    风历一愣,整个人都傻了,随即暴怒。

    混蛋,你一个奴才,是在找死吗?!

    风历脸都憋红了,想要大吼出声,但又怕暴露身份,不然他在皇都真的没脸混下去了,而且家族也不会让一个有如此污点的后辈继承家主。

    不对,难道管事是其它家族的奸细?

    风历想起,他昨日的异常一定是让人给下了药,而当时在屋里的就只有他和管事,他总不可能自己给自己下药,那么就只有管事了。

    一想到这里,风历整个人都要疯了。

    等他摆脱眼前的困境,一定要把这个奸细给折磨地生不如死。

    护卫们听从管事的命令,脸上极其不愿。

    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们来干这种脏活?

    这些该死的乞丐,怎么都往他们这里跑。

    他们忍着臭味靠近,有了上次的经历,也没有再吐。

    好!就是现在!

    风历暗道。

    他要悄悄给这两个护卫传音,让他们把自己给带到一个偏僻的小院子换洗,以他风家大少的威严,这点吩咐,还不是轻而易举。

    “我是大少爷,立刻……”他低声说道。

    “给我特么闭嘴!”

    护卫低吼一声,他强忍着恶心隔着大麻口袋,捂住风历的嘴,和另一个护卫把人抬起来,往城外走去。

    风历懵了,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两个护卫也是奸细?

    风历挣扎,但他此时身体受创,没有恢复,根本挣扎不掉。

    “动什么动,再动把你丢去喂狗。”

    一个护卫喝道,脚尖抬起踢了风历的屁股一脚。

    “我们风家大少的店铺,也是你一个脏乞丐有资格靠近的。”

    我自己的地方,哪里没资格靠近了,你们这群找死的混蛋。

    风历整个人都要疯了。

    他感觉整个人生都陷入了绝望,想要嘶吼出来,但一个护卫紧紧捂住他的嘴,他一个字都吐不出。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个重抛,抛到了一个湿草堆里,上面各种肮脏的东西,正是城外姜预找来大麻口袋的乞丐窝。

    两个护卫,拍了拍手,一脸嫌恶,快步离开这里。

    回去,特么又要洗半个时辰的手,真是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