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三十章 大戏上演

第一百三十章 大戏上演

    “哼,父亲也太过小心谨慎了,这个天铸城弟子不过是一个只会炼器的迂腐之辈,不值得这么小心对待。现在,我不过稍微演了一场戏,他就真的信任我了,日后,施展一点手段,掌控他还不过手到擒来。”

    风历一边冷笑着,一边说道。

    能够掌控一名天铸城弟子,这让他心里不由激动自豪起来,脸皮都有些发抖。

    这样的事,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这个世界固然武力为尊,但脑子也是必不可少的,不然只能当莽夫而已。

    他端起茶杯,轻饮一口,相当得意。

    茶水入口,气味悠扬,让人都不禁放松下来,整个人都犹如漂浮在云朵之中一样。

    这是一种名茶,也就世家的公子爷能喝得起,底下的人偶尔得点赏赐。

    风历很享受这种名贵的茶,或者说享受自己的非凡地位。

    “少爷,慎言,避免隔墙有耳啊。”

    此时,管事连忙提醒道,眼睛四周看了看。

    姜预的嘴巴抽搐个不停。

    慎言个屁啊!

    还隔墙有耳?

    小爷就隔着空气听到你们说老子坏话了。

    敢这么说小爷坏话,看来大麻口袋的待遇都还太低端了,必须找个配得上你的待遇。

    姜预心里大骂不已。

    他穿着隐身衣,遮住了身形,没人看得到他那难看地不能更难看的脸色。

    “哼!药已经下下去了,这白痴这次不弄得你精神分裂,小爷就不信姜。”

    风历喝了两口茶水,道歉之前的抑郁一扫而空。

    忽的,风历皱了皱眉。

    脸色有些发红,身体升起一股燥热,屏住嘴巴半天不说话。

    管事疑惑,少爷这是怎么了?

    忽的,他看见风历的下体,一个东西凸出,将裤子蹦得很紧。

    风历眼色泛红的直盯前方。

    管事大惊失色。

    少爷,这是?他不禁后退一步,心中恐慌。

    少爷怎么会有这种癖好?!

    而且他的年纪如此大,皮肤皱纹,白发苍苍,也不是小鲜肉类型的啊。

    罢了罢了,就算年纪大了,如果是少爷的话,再大的牺牲又有什么。

    管事叹了口气。

    姜预在一旁披着隐身衣,却是不知道这管事在想些什么,不然怕是要恶心地晚上吃的东西全吐出来,马上逃离这里。

    这思想,太变态了。

    “最近的妓院在哪?”忽的,风历脸色通红,青筋四起地咬牙说道。

    “少爷,你真要如此,老奴也只有从……”

    管事叹气说道,猛地,他反应过来。

    “妓院?”

    少爷是要妓院,不是要他!

    管事连忙松了口气。

    “少爷,附近新开了一家妓院,里面的姑娘还不错。”管事连忙说道。

    “走!”风历全身通红,憋出一个字。

    管事看着风历急急忙忙离开的背影,暗叹他的清白保住了。

    姜预见药效起作用,风历离开去妓院了,心中暗喜。

    只是,这老头刚才说什么要从了,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莫不是还有什么阴谋,看来得派跳舞蚂蚁监视一下啊。

    不过,这老头竟然连新开了一家妓院都知道得如此清楚,还对里面的姑娘那么了解,怕是有点为老不尊啊。

    姜预这般想着,身子紧随着风历他们而去。

    由于是仓促出门,风历并没有带多少人,就只有一个管事和五个护卫,其中有三个修为在易境一层。

    天怡园是在新建区新开的一家妓院,里面的姑娘都是精挑细选而出,而且,经过了专门的训练,不论戏舞还是床第功夫都相当厉害,让人欲罢不能。

    风历一进天怡园,全身都红得变青紫了,下面耸得老高。

    他使出家传身法,一个瞬移,抱着门口的两个姑娘,就冲进了一间房。

    他实在忍不住了,太痛苦了,他从来没有尝过这般欲望不能发泄的滋味,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集聚到顶峰,整个人都要燥热得糊涂了。

    若是平时清醒时刻,他还能猜得出是有人给他下了药,但此时此刻,在连易境巅峰都抵制不住的春药下,他整个人都变得不清醒,只想着发泄欲望,至于其它,完全没注意到。

    “吼吼……”房间内,一声声如野兽般的嘶吼响起,让整个天怡园都震了震。

    “靠,哪来的种马,乞丐窝里来的,一辈子没碰过女人啊!”天怡园中,其他客人因为这声音受扰,纷纷怒骂。

    可怜的风历,妄他自诩高人一等,结果此时被人说成粗鄙的种马,最底层的乞丐。

    风历的房间门口,管事和几个护卫守着,周围的人见这个阵仗,才收敛,但心里还是暗骂。

    逛个妓院,还组团来,这什么人。

    姜预披着隐身衣,看着房间里的风历一来就提枪上马,连衣服都没剥完。

    他怀抱的两个妓女虽然有点不适,但还是尽力迎合着,毕竟,有句话,顾客就是上帝。

    “这大戏,上演得也有点太快了,我都还没准备好啊。”

    姜预一边嘟囔,一边拿出一个微型摄像机,只有指头大小,开始录影,风历的一招一式都被记录在了其中。

    这摄影机,在他的店铺也有卖,不过是体型较大的,也有不少人买了。

    姜预看着眼前的活春宫,自己也是感到有点火热。

    “算了,就录这一小段吧,也差不多!”

    他的耐心并不怎么样,在等了两三分钟后,实在受不了了。

    尼玛,这太折腾人了。

    别说姜预,就是外面的人光听声音都燥热难耐,直咽口水,想找个姑娘泄泄火。

    偏偏他们又要守着风历的安全,一大把姑娘就在眼前,摆骚弄姿,抛媚眼,就是吃不到。

    这操蛋的守卫,真不是人做的。

    姜预想了想,拿出迷药,将三人迷晕,风历哪怕昏倒了,也全身抽搐不止,一片通红,药效依旧作用在他身上。

    在他们昏倒的一瞬间,姜预连忙打开了微型摄像机的放映功能。

    一声声嘶吼与呻吟紧接着从摄像机里发出,没有一丝间隙。

    外面的人也并没有发现一丝异常。

    见此,姜预也松了口气,这一步完成,后面就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