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二十章 爱抢东西的公主

第一百二十章 爱抢东西的公主

    姜预把那个飞行滑板送给了茗茶,那小姑娘是高兴地不得了,眼睛弯成了月牙,晚上都抱着那东西睡觉了。

    姜预叮嘱她,暂时不要让人知道这个东西,注意保密。

    茗茶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这么宝贝的东西肯定不能让人看见,给她抢了怎么办?

    回到屋里。

    飞行滑板制作方法已经有了,制作起来并不麻烦,在特殊能力的帮助下,半个时辰就可以完成一个。

    姜预也松了口气。

    万事开头难,有了飞行滑板的良好开头,残缺版超粒子束也很快被研制出来。

    说是研制,其实就是把原本的改“差”,把各项指标都降低,这点,姜预都还搞不定的话,他也白得科技之心那么久了。

    时间在不紧不慢之中度过。

    ……

    天渠皇朝,是天铸城的下属势力,天子实力在地境二重,还有郡王府与将军府各有一名地境一重,其它世家则多为半步地境。

    皇朝范围极广,其中大多是无人居住的山地,但就是这样,也有数十亿人口。

    皇宫之中,一个莲花池子旁,伫立着一个水乳玉砌的四角亭,在阳光下,光晕流转。

    凉亭之中,一个红裙女子侧坐在玉桌旁,十八九岁,尖尖的下巴,柳眉凤眼,面容及其美丽,带着一丝魅惑。

    玉桌上摆着一盘晶莹剔透的葡萄,她白皙修长的手指拿起一颗塞入自己的红唇小嘴中,让人看了不禁咽口水。

    “公主,陛下又送来了十五幅年轻俊杰的画像,让您看看有没有入眼的。”一个侍女怀中抱满了卷起的画像。

    红裙女子身材异常火辣,一身火红的长裙包裹住她前凸后翘的身子,胸前高高鼓起,这种长裙的胸口位置偏高,但她的酥胸还是将其挤开,漏出一摸雪白。

    莫曲梦柳眉微微动了动,嘴巴撇了撇,露出一丝厌烦。

    “好了,我看完了,没有合眼的。”

    她应了一句,但那些画卷一点没动,玉手里倒是又拿了几颗葡萄塞进嘴里。

    “公主,这样不太……好吧,那些年轻俊杰都还等着您给回话呢,您就这样看都不看就把人家否定了。”侍女说道。

    莫曲梦的凤眼扫了侍女一眼,白眼一番,淡淡说道。

    “是不是又收哪家公子的好处了?”

    侍女急得都快哭了,连忙跪下。

    “公主,我哪儿敢啊,奴婢从小跟着您,还不了解您的性格吗,只是陛下……”

    “好了,我开个玩笑,你就吓成这个样子。”

    莫曲梦笑道,随即看向那些画卷,一阵头疼。

    父皇就这么巴不得把她给嫁出去吗?

    若是真有一个她喜欢的也就算了,偏偏全是些表面披着年轻俊杰的外衣,实则就是一群废物的家伙。

    “好了,放桌子上吧。”莫曲梦无奈说道。

    “最近皇都有什么有趣的事儿发生么?”

    她一边吃着葡萄,一边问道,晶莹剔透的葡萄进入她的红唇,这一幕,胜过无数良辰美景。

    侍女过来放下画像。

    “公主,皇都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没什么大事,就是听说郡王府和风家要联姻,对了,还有个天铸城弟子不去秘境,反而跑到了我们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

    莫曲梦露出一丝疑惑,但还是不满意。

    侍女见状,哪里不知道自家公主在想什么,连忙又说到。

    “对了,还有,在新建区的风家店铺里明天会运来一把宝弓。”

    “几道易脉?”莫曲梦眼睛一亮问道。

    “五,五道。”侍女略带担心地说道。

    “哎呀,萍儿,我的修为是多少来着,我怎么又给忘了啊?”莫曲梦柳眉一调,红唇微张,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易境五层。”侍女心中直想流泪,怪自己多嘴。

    “哦,原来易境五层了啊,这不正好需要一把五道易脉的宝弓吗,你说,我们是去抢来呢,抢来呢,还是抢来呢?”莫曲梦嘴角勾起,笑容狡诈,她站起身来,高挑美丽的身材一览无遗,让人止不住欲望。

    “公主……”侍女整张脸都快哭了。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好了,本公主明天要出宫,顺便去看看那个天铸城弟子,不去秘境跑我们这儿来干什么。”

    “公主……陛下说了要您先选婿啊。”侍女脸色着急。

    “我就是去选婿啊!街上那么多人,说不定我看那个顺眼,就抓回宫里当驸马。”莫曲梦一笑说道。

    侍女眼睛顿傻。

    她怎么会碰上这么个公主?

    皇宫之中,另一处庭院。

    “这个丫头,是在威胁我啊?”莫无陵苦笑着摇了摇头,以他地境的修为,莫曲梦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落入他耳中。

    “陛下,曲梦只是性子有些野,等玩儿够了,自会找个门当户对的嫁了的。”莫无陵旁边,一个与莫曲梦有着七八分相像的女子笑着说道。

    相比起莫曲梦,这个女子更加成熟有韵味。

    “哎,这个丫头,白长了一副好模样!”莫无陵叹气。

    ……

    “管事,玄阳弓如何了?”风历问了问一旁的老者。

    “少爷,最迟,明天下午就能运到。”管事说道。

    “嗯,注意保护好玄阳弓,这把宝弓可是用来镇铺的,不能出闪失。”

    周围,还有一个金衣老者。

    “赵大师,以后就要拜托你了。”风历对着这个金衣老者客气说道。

    “好说,好说。”赵耀笑着说道。

    他是来自于寂火宗的一个易品炼器师,被风家重金请来炼器,虽然他只能炼制三条易脉的器物,但在这皇都,也是不多见了。

    风历笑了笑。

    风郡之铺是风家的重要产业之一,以后的发展自然重要。

    茗茶的铺子里,此时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姜预擦了擦汗水,觉得应该差不多了。

    ……

    第二天很快到来,风郡之铺运来了一件宝弓的事情也被很多世家弟子知道,纷纷过来捧场。

    对于前段时间发生的那件乞丐事情许多人清楚,虽然心中耻笑,但毕竟风家将要与小郡王结亲了,他们也不想让风家难堪,不然以后受难的是自己。

    而风历显然也想借这件事来消除一下那次事情的不良影响,以免影响店铺以后的生意。

    但是,最重要的是,今天要让小妹知道那个穷鳖三是多么不堪,让小妹认清这个世界的现实。

    风郡之铺中,昂贵的火烛被放在椭圆形的灯笼里,挂在铺子上方,月白色的光,轻盈美丽,让人心情大好,购买欲望也大增。

    这光芒,披洒的很远,店铺外面的大街都被照亮了,一路刚好到姜预他们的白玉墙旁。

    在外界光亮的对比下,白玉墙那片地带黑暗无比,犹如身处两个世界。

    一个奢华贵气,一个阴暗破落。

    风历阴笑一声。

    这显然是他故意为之。

    “风少到时舍得,这上等的玉脂膏,今日也拿出来做火烛。”一个青年笑道。

    “风少这里,可是这片区域最豪华的一个地方了,自然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风少的妹妹可是未来的郡王妃,那身份地位自然不一样。”

    风历笑着应承。

    “哥哥,今天会有什么好玩儿的嘛?”风晴蹦蹦跳跳过来。

    今天,她被哥哥叫出来,都不知道要干什么。

    风历悄悄说道。

    “小妹,呆会儿,我会带你去见那天酒楼那个人,不过你不许声张让别人知道哦。”

    风晴闻言,眼睛瞪大,脸上高兴,但连忙用手捂住嘴巴,生怕说出什么。

    她年纪其实很小,八九岁,就被安排了婚事,还被家人教导怎么当一个好妻子。

    因而,思想也变得有些奇怪或者早熟。

    风历见状,暗道计划又成功了一半。

    只要让小妹充满希望地要去见那个穷鳖三,结果最终发现她不过是被欺骗了,从顶峰落到谷底,心情必定大失所望,这样效果才能达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