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缺德

第一百一十八章 缺德

    风郡之铺开门的管事,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面容红润,意气风发,在出门的瞬间,他姿态摆得很高。

    但是,紧接着,完全没有防备,他的高姿态就土崩瓦解,口里一阵狂吐,直飚出来,他整张脸都青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这么臭!

    自从跟随风家以来,有多久没遭遇过这种事了。

    这种臭味,简直就是致命毒药,难以忍受,让人整个肠胃都翻涌,似乎受到重创。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把这种东西丢在我们风家店铺前?!”管事厉喝一声,声音中的怒火直欲烧上天。

    四周围着的人都是畏惧地连忙摇头。

    这不关他们事,他们一来就发现这个东西在这儿了。

    “咦,动了,里面的人动了?”有人说道。

    却是李经身上的麻药刚刚退散。

    风家管事此时才注意到,这个肮脏的东西里面裹的竟是一个人,他更加愤怒。

    “哪里来的臭乞丐?风家店铺门前也是你有资格躺的吗?不想死就马上滚!”

    管事捏着鼻子,如果不是眼前的“东西”太脏了的话,他绝对一顿死打,让他知道风家的厉害。

    但是,他怕弄脏了自己,也变得臭气熏天,到时就是洗澡搓上十个时辰也会有阴影。

    “管事,是我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就在此时,那脏兮兮的黑口袋之中,传出一个委屈无比的微弱哭声。

    “管你特么是谁?还不快滚!”风家管事不耐烦地说道。

    他绝不能再让这个乞丐躺在他们店铺前,不然,以后风家以后说不定还要因此被人笑话。

    “咦,你们看,他腰间的那块令牌,上面写着个风字,好像是风家的人。”周围又有人注意到了李经腰间的令牌,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

    那个人话说完,都还有种是自己看错了的感觉!不敢置信,风家的人,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大胆!怎么可能是……”

    管事闻言,第一反应就是大怒,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故意抹黑他们风家。

    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脸色大变,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眼角似乎都要裂开了。

    这,这,真的是风家令牌!

    风家管事不敢相信。

    “管事,我是李经啊,您要为我做主啊!”大麻口袋里的李经艰难地爬出来,露出他的青红肿胀的猪头,脸上头发还有自己的呕吐物,看起来恶心无比。

    此时,他竟已经完全哭出声。

    这般模样,真的是太凄惨了!

    就是周围的群众,看着都觉得惨不忍睹,心里发颤,这事儿,要发生在他们身上,怕是得疯了。

    这谁这么缺德啊!

    不过,李经这人好像听过。

    对了,李经不是风家少主风历的那个随从吗。

    众人猛地惊醒。

    风家管事也震惊,随即脸色黑了。

    怎么可能?

    这人竟真的是他们风家的人!

    竟然被人欺负成这样,还被扔到自家店铺门口。

    是有人在故意挑衅风家。

    这是奇耻大辱啊!

    “该死!”风家管事大骂。

    这件事,被动了!

    早知道,就让人早点把这个叫李经的拖走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李经的身份,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出去,到时,他们风家还不得成为全皇都的笑柄。

    风家的人被欺负成一个肮脏低贱的乞丐,还扔到了风家的地盘,他已经想象到了这件事后续会发酵成什么样子。

    那些达官显贵们,明面上不说,但暗地里不知道多少笑话。

    这脸,丢大了!

    风家管事连忙让人去通知自家少爷,然后派人把李经给尽快拖下去。

    那些拖李经的人都是极度不愿意,想他们作为风家的随从,什么时候干过这等脏活了。

    李经被拖走还一边哭着,模样凄惨。

    “刚才那个乞丐,不知是从哪儿弄到的风家令牌,本管事已经让人把他丢到城外了。大家不要造谣,不然后果自负。”风历对周围看热闹的人低喝道。

    众人都知道这风家管事是要把事情压下去了,都纷纷点头附和,笑容满面。

    但是,这事儿又岂是一句话就能压住的,过不了多久,还是会传出去。

    到时,风家不仅会被笑话,这家店铺的生意也会受到极大影响。

    ……

    姜预带着茗茶,在一个小角落看戏。

    看到自己的杰作,心中颇有一种成就感,得意得嘴巴都要笑歪了。

    深觉自己大麻口袋的主意是多么英明神武。

    看来,这个主意得记入自己的小本本里,以后没事儿拿出来用用。

    “姜大哥,那人太可怜了,你说这是谁做的,真是太缺德了!”茗茶在一旁,嘴巴嘟着,气呼呼地说道。

    “缺……德!”姜预脸色一僵,这不对啊。

    “姜大哥,你说是不是?”茗茶转过来问姜预,一脸打抱不平。

    这人实在太可恶了,怎么可以把人欺负成这个样子,她心里气哼哼地想到。

    姜预顿时欲哭无泪。

    “咳咳,那个……茗茶啊。”

    “这种事不能只看外表的,你有没有想过,刚刚那个人是个坏人呢?他可能做过非常多伤天害理的事,比方说,抢老奶奶的东西,诱骗贩卖小孩……这些都是天理不容的!”

    “而把他打成这样的人可能是在替天行道!”

    “是吗?那个人真的是坏人吗?”茗茶问道。

    “当然!”姜预肯定点点头。

    闻言,茗茶又哼了哼。

    “原来是坏人啊。”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风历一脸怒色,十分吓人,看着眼前的管事,还有跪在地上已经洗干净的李经。

    “少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晚上回家,突然就被人偷袭弄成这样。那个人的修为很高,我远不是对手啊。”李经非常惶恐,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完了,只能尽量把袭击者说得很厉害,远不是他所能敌,只有这样,罪责才能轻些。

    “不知道,要你何用!”风历整个人就如一座火山,一触就炸。

    这样的事,发生在他所主导的店铺,让他怎么和家族交代?这种丢脸的事,让他以后去面对别的家族子弟,少不了被言语羞辱,脸都是火辣辣的疼。

    究竟是谁?

    那么无耻!那么狠毒!采取这样的阴损招数来暗算他风历。

    风历牙齿紧紧咬在一起,面容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