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李经的遭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李经的遭遇

    到茗茶店铺里面买弓箭的那个客人,在离开后,绕了一圈,从后门回到了茗茶店铺对面的——风郡之铺。

    “少爷……”李经恭敬道。

    对面,则是风历!

    风历一身白衣,一头黑长发束冠,五官立体,看起来风流倜傥。

    “如何?”他淡漠问道。

    “少爷,里面的都是些普通器物,最多给凡境八层用用,小的按您的吩咐,买了一把弓回来。”

    “哼!果然如此,一个穷鳖三不知道哪儿弄来一颗高级灵石,就自以为是,装大人物!”风历冷哼一声。

    想起几日前酒楼的事情,他就整个人都欲抓狂,一块高级灵石,让他颜面无存。

    最重要的是他的小妹,竟然因为那天的事情就只喊要嫁给那个穷鳖三,而他一直塑造的尊贵小郡王完全被小妹抛到一边,不理不顾。

    这简直不敢想象!

    他们风家,可是要和小郡王结亲的,他的小妹风晴会是未来的郡王妃,可现在,要是事情传到郡王府里面,那还得了,这婚事搞不好就要吹了。

    他之所以这个时候在这里开一家店铺,就是为了针对姜预的铺子,他一定要让姜预的店铺被全皇都人所唾弃,让他的小妹意识到这个穷鳖三是多么不堪。

    只有这样,才能让小妹回心转意,把心思都放在小郡王身上,让他们风家紧紧抱住郡王府的大腿。

    他决不能,让豪门小姐爱上废材少年的戏码出现在他们风家。

    “明天,你把弓弦弄断,然后去找他们要给交代,尽量把事情闹大,一定要让整个皇都的人都知道这是家黑店。”风历吩咐道。

    “是,少爷!”李经恭敬回道。

    ……

    中午。

    茗茶带着姜预去了一家普通酒楼,叫了几道菜,他们就像一对兄妹一样吃着饭。

    只有十一二岁的茗茶很高兴,自从她父亲去世后他就没这么高兴过。

    时间,过得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夜晚。

    皇都的夜晚依旧热闹得很,金碧辉煌的建筑,宽阔的大街,繁华而鼎盛。

    而就在这美丽的夜市下,姜预拿着一个从城外乞丐窝里找来的大麻口袋,在街道间穿梭着。

    这个大麻口袋,很脏,有着许多乞丐的呕吐物和和排泄物。

    姜预捏着鼻子,一只手用一块干净的毛皮裹着抓住大麻口袋。

    “这特么也太脏了,太臭了,不过,正好勉强能够对得起我心中的怒火,还有……正义!”

    “就让哥,今天代表正义消灭你吧!”

    根据跳舞蚂蚁传来的信息,姜预向白天的那个客人的所在地而去。

    ……

    “妈的,那娘们真够味!”

    李经刚从一家妓院回来,今天,他的少爷赏赐了不少灵石给他,足够他风流不短的一段时间了。

    想起那红床上扭动的蛇腰,浑圆的胸脯,火辣的红唇,他的内心又忍不住火热起来。

    下面已经有些发疼的某个地方,又开始翘起脑袋。

    “不行,今晚恢复一下,明天,办完少爷的事后,再来找那娘们爽一下。”

    李经一想到这儿,口水直流。

    他就觉得自己最近运气渐好,被少爷看重办事,而且还是一件如此简单的事,欺负两个底层的贫民,就得到如此多的奖励。

    这就是运道!

    过两年,说不定发家了,就是那青楼妓院的最顶上的那支名花他也能一亲芳泽。

    他心里意淫着,觉得大有可能,嘴巴都笑歪了。

    突然,他的眼前一黑,一股恶臭传来,舒坦的心情顿时降到极点,让他刚吃的东西差点全吐出来。

    一样东西突然罩住了他,把他全身束缚起来。

    “好恶心,呕!以为一个普通的口袋就能困住我吗?”李经直想骂娘,究竟是谁那么缺德,竟然用出这种恶心手段。

    他双手一绷,凡境十层的强大力量让他很有信心能够一下毁掉这恶心的口袋,还有那该死的偷袭者的臂膀。

    但是,紧接着,一股无力感就从他身体里传来。

    他鼻子一嗅,在极度恶心感中,有一丝特殊味道。

    “嘿嘿,天铸城的特效麻药,易境都扛不住,还解决不了你?”姜预心里暗道。

    这隐身衣,配上特效麻药,简直就是大麻口袋的完美助攻啊。

    虽然,他也能下点狠手,超粒子束和激光剑都能一击必杀,但姜预的目的不仅仅如此,想起跳舞蚂蚁跟踪监视时,那风历和这家伙的阴谋,姜预就气不打一处来。

    姜预把李经用大麻口袋裹起来,麻药只是让李经全身无力,不能动弹,并没有使其失去意识。

    此时,在大麻口袋的恶臭下,李经不停地狂吐,呕吐物又兜在口袋里涂了他一脸,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姜预在外面,也毫不客气,一阵拳打脚踢持续了小半个时辰。

    这才是大麻口袋的真正奥义!

    此时,李经整个人都浑浑噩噩了,不敢相信今日的遭遇。

    是啊,这种事,在整个皇都几百年来都未出现过。

    姜预在感觉手脚都打累后,觉得大大出了口气,心里舒畅。

    最后,他把李经整个人裹着大麻口袋,带着一路,最后在午夜时分,趁人不注意,扔到了风历的店铺——风郡之铺的大门前。

    姜预回到家里,心情愉快,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就起得很早,打着看好戏的心里,可以说迫不及待啊。

    “姜大哥,今天你怎么起那么早啊。”茗茶都才刚刚起来,打算开店,见到以往还要再睡至少一个时辰的姜预也起床了,有些奇怪。

    姜预神秘一笑。

    “茗茶,走,我们去看好戏去。”

    茗茶一愣,不明所以。

    “嗯,姜大哥,但一会儿就要回来哦,我还要看铺子。”她脸上开心,但却急着回来,显然心里惦记着她的店铺。

    姜预他们的对门,此时可以说很热闹。

    风郡之铺大门前,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一个黑色的大麻口袋裹着一个鼻青脸肿的人,臭味不断从那里面传来,都没有人敢靠近一步,以往门庭若市的风家店铺此时就像一个丧地一样。

    “怎么回事?”此时天蒙蒙亮,风郡之铺的店门被打开,一个管事的人疑惑问道。

    他话刚说完,一股恶臭传来,就像杀手偷袭一样突然,深入胃肠,他全身都抽搐了一下,终于忍不住,今早的早饭吐到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