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渠皇都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渠皇都

    这是一片山地,脚下全是小石子,树木稀少。

    一只青红的小鸽子在上面轻跳,发出咕咕咕的声音,仔细看,那小鸽子的头上有一个小红点,好看非常。

    它注意到了姜预和冰莜凌的到来,小眼睛闪烁了一下,小翅膀拍了拍胸口,很人性化地露出一副我好怕怕的样子。

    总而言之,这是一只很欠揍的鸽子!

    至少姜预是这么想的。

    冰莜凌眼中闪出冷光,她向姜预点了点头示意,姜预钻进宇宙飞车。

    于此同时,冰莜凌身形一动,速度极快,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眨眼间就出现在央栾鸽一旁,伸手抓去。

    “咕咕……”一叫,央栾鸽小眼睛一撇。

    青红一闪,消失在原地,冰莜凌抓空,等再次出现,已经在十米之外。

    速度果然很快!姜预惊诧。

    整只鸽子就跟一闪电似的。

    但是,冰莜凌的反应同样非凡,在央栾鸽青红光出现的瞬间,她也同步到了央栾鸽的后面,这次她预判了央栾鸽的移动方向。

    但央栾鸽的灵活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在要进入冰莜凌微张的玉掌中的一瞬间又折转身子,飞向了天空,向远处遁逃。

    同时发出一声咕咕咕声,似乎在嘲笑。

    冰莜凌神色不变,眼中平淡。

    “嘿嘿,就等着你呢!”

    姜预咧嘴一笑,宇宙飞车如幻影冲出,同时,在宇宙飞车上组装了一个坚韧大网,直向央栾鸽笼罩而去。

    大网扑下,央栾鸽惊得翅膀大扇,似乎要落网,逃不掉了。

    这是姜预和冰莜凌实现商量好的策略!

    虽然简单,但是实用!

    轰——

    烟尘四起,漫向四周。

    “抓住了?”

    姜预喃喃。

    但冰莜凌的眉头却皱起了。

    看了看网下。

    没有!

    高空,央栾鸽扇着翅膀,小眼神轻蔑。

    想抓我,你们还太嫩了。

    扑哧扑哧就飞走了。

    “靠,这样都抓不住!”姜预无语。

    冰莜凌和他的速度都堪比地境了,两人还事先商量了策略,准备了陷阱,都让这家伙逃了。

    冰莜凌也是眉头轻皱。

    “这家伙也太狡猾了,咱们再想点别的办法,下次一定抓住它!”

    姜预说道,有微息追踪仪在,那央栾鸽怎么也逃不掉他们的追踪。

    “央栾鸽虽然不是地境生物,但天生异种,速度奇快,比普通的地境还要快上数倍,光凭我们两个很难抓住!”

    冰莜凌皱了皱眉。

    她也没想到这央栾鸽的速度会快到这种程度。

    姜预闻言,也是苦笑。

    等等!

    不是地境生物?

    姜预一愣。

    那隐身衣能起作用吗?

    “冰莜凌,央栾鸽在感知方面擅长吗?”

    虽不知姜预的目的所在,但冰莜凌还是答道,“央栾鸽精于速度和反应,感知天赋则集中到了血脉感应上,对周围的感应反而弱了。”

    闻言,姜预眼睛一亮。

    他拿出隐身衣,给自己披上。

    “你觉得这样能骗过那央栾鸽吗?”

    姜预说道。

    突然想起冰莜凌好像也是易境巅峰,这样不是也看不见他啊?

    他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近两步,离冰莜凌只有二十厘米远。

    眼睛盯着冰莜凌嫩白的皮肤,还有雪亮的眼睛。

    四目相对。

    情不自禁比了个鬼脸。

    反正看不见我。

    姜预嘿嘿一笑。

    “你比鬼脸干嘛?”冰莜凌疑惑说道。

    姜预整张脸都僵了。

    此时此刻,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冰莜凌露出一丝笑意。

    “这个东西隐身效果不错,或许能够瞒过央栾鸽。”

    她玉手摊开,从姜预手中接过隐身衣。

    姜预挠了挠脑袋,感觉就因为这事儿,自己的一世英名都毁了。

    他感觉自己真是被那火娃坑惨了,说好了不是地境的,而且冰莜凌好像也承认了。

    但为什么还能看得见啊!

    姜预悲呼!

    ……

    凭着微息追踪仪,姜预与冰莜凌很快又找到了那只欠揍的鸽子。

    这央栾鸽似乎偏爱石子地,每次出现都是在这样的地方啄石子。

    冰莜凌披上隐身衣,消失在姜预视野中,悄然靠近,此时,鸽子还在啄着石子。

    随着冰莜凌的靠近,它并没有反应。

    姜预面色一喜,果然发现不了吗?

    咕咕咕——

    一声声叫。

    冰莜凌已经在央栾鸽半米处了,玉手慢慢向其抓去。

    央栾鸽还在啄石子。

    一抓。

    冰莜凌脱下隐身衣,此时央栾鸽已经被她抓在了手中。

    真的成功了!

    这次,凭借着隐身衣的出奇不意,央栾鸽就是速度再快也没用,因为根本没意识到危机,怎么逃?

    姜预大喜,冰莜凌也露出一丝笑意。

    她须弥戒子一闪,一个鸟笼出现,将鸽子装了进去,方才得意洋洋的鸽子垂头丧气地趴在里面。

    它至今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会一瞬间就出现,难道她的速度已经快到如此程度,是自己的百倍?

    罢了,败在这样的人手下不冤。

    “这次多谢了,我欠你一个人情。”冰莜凌对姜预说道。

    “别,咱们好歹也算朋友了,这点小忙不算什么,何况之前你还帮我打退了那只火娃。”姜预连忙说道。

    冰莜凌笑了笑,不再纠结这些。

    玉倪很不爽地站在一旁。

    她就不明白,这个小贼怎么会有如此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做到很多前人都做不到的事儿。

    这个小贼难道真是个天才?

    不,不可能,这些东西一定是他从天铸城那些长老那里偷出来的。

    小偷!

    一定是这样!

    总有一天,我要当着莜凌姐的面,揭穿你的真面目。

    让莜凌姐意识到你是一个渣男。

    玉倪恶狠狠地捏了捏拳头,牙齿轻咬嘴唇。

    玉倪的思想若是被姜预知道,怕是要欲哭无泪,他这么优秀的男人,什么时候又和渣男扯上关系了。

    污蔑!

    冰莜凌收起央栾鸽。

    “央栾鸽捉住了,我和玉倪也要回天渠皇都了。”

    玉倪一听终于要回去,甩掉这个小贼了,心里高兴不已,连带着步子都欢快了。

    但想到这样就没机会揭穿这个小贼的真面目了,心里又有些不高心起来。

    姜预听到她们要走,虽然有点小失望,又要变成单身闯天涯了,但天下无……

    咦?这个时候好像可以装逼吟一首诗啊!

    姜预咳嗽两声,整了整嗓子。

    “正所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劝君更尽一杯酒……”

    额……

    姜预筹措了半天,愣是没想出一句完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