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一十章 央栾鸽

第一百一十章 央栾鸽

    玉倪目色呆呆地看着那块天铸城令牌,姜预的得意脸色让她气得牙痒痒。

    这块令牌,好像还真的是天铸城弟子令牌。

    玉倪心里不相信,这个小贼怎么可能加入天铸城。

    难道?天铸城城主……眼睛真的瞎啦?

    不行,不管如何,不能真让他提条件。

    “假的,你以为造个假的就能唬弄我吗?你个造假的骗子!”

    她气呼呼地哼了一声,果断把后脑勺一甩,走到冰莜凌身后,不再和姜预说话。

    装出一副被骗后不再和姜预有瓜葛的样子。

    姜预无语。

    这耍赖耍得也太明显了。

    而冰莜凌也是笑了。

    这小丫头,也有吃闷亏耍赖的时候。

    而对于姜预能成为天铸城弟子,冰莜凌却不意外,一个能够引得地境追杀的人,若天铸城都入不了那还是奇怪了。

    “莜凌姑娘,这个小东西怎么处理?”姜预指了指被冰封在冰山里的火红头发孩童。

    冰莜凌看了看,心中思索。

    草木成灵本就很少,杀了怪可惜的。

    那火红头发孩童眼珠子动了动,似乎在乞求放过他。

    冰莜凌眉头微皱,对火红头发孩童说道,“这次可以放过你,但你以后和……”

    说着她却是一愣,想起还不知道姜预的名字,目光转过来看了看姜预。

    “我叫姜预!”姜预连忙大声说道,生怕冰莜凌听不见。

    冰莜凌心里无奈一笑。

    这个叫姜预的,倒是挺有趣,有着一些小心思,却又让人不反感。

    “你和姜预恩怨两清……”

    姜预之前的行为和最后的话,给了冰莜凌一些好感,她从来没见过有人会在这些事上有这样的态度。

    她也没有称呼姜预为姜公子之类的,因为她并不习惯那些太过客套的东西。如果不是和姜预还只见过两面,不太熟的话,她都会直接叫姜预称呼她的名字。

    闻言,火红头发孩童眼珠子连忙动了动,表示同意,不带一丝犹豫。

    姜预不禁无语,这货典型的欺软怕硬。

    “三天过后,冰会融化,到时你就自由了。”冰莜凌又说道。

    显然,她虽然打算放过火红头发孩童,但还是决定要让他吃点苦头。

    ……

    此时,天已经快暗了。

    “莜凌姑娘,这么晚了你们还在这荒山行走,是有什么事儿吗?”姜预问道。

    “嗯,我和玉倪在找央栾鸽。”冰莜凌如实说道,并没有隐瞒。

    “央栾鸽?”

    又是一样听都没听过的东西。

    姜预连忙开启滴滴手环查询相关资料。

    至于为什么非得用滴滴手环查询,而不直接问冰莜凌。

    这你就不懂了吧!某些人心里满是小心思。

    一方面是老是问这问那难免让人家不耐烦,另一方面,也是想用滴滴手环吸引一下她们的兴趣。

    不然,这荒山野岭,还找不到话说,不要太尴尬。

    而姜预的小心思,这次显然成功了。

    滴滴手环这样的东西在罗虚大陆本就新奇,功能前所未有,收录了不知多少资料。数量之大,都是人脑难以全部记住的。

    玉倪就一脸好奇地看过来,但碍于刚才的打赌,又不好来问姜预,只是嘴巴撇了撇。

    冰莜凌心里也惊奇,不过也只是多看了两眼,她的性格注定她不会去多问。

    姜预查询了一番,也明白了这个央栾鸽是什么东西,一种极其稀有的飞禽(说到底还是鸽子),能够血脉指引,但飞行速度极快,堪比地境,而且灵活狡诈,就是地境也难以捉到。

    姜预眼珠子一转。

    “莜凌姑娘,这央栾鸽不太好抓,我的宇宙飞车速度堪比地境,应该能帮你们一下。”

    闻言,冰莜凌迟疑。

    她并不想麻烦别人,但她留在南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央栾鸽光靠她一个人,捕捉起来确实有些困难。

    “嗯,谢谢。”最终,她笑着说道。

    而一旁的玉倪顿时不干了,怎么能够让这个小贼跟着她们?

    但姜预拿出天铸城令牌,晃了晃,暗示赌约的事,让她气得说不出话。

    “今天已经有些晚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再找吧。”冰莜凌说道。

    山脚的一处空地。

    冰莜凌和玉倪都是心里奇异看着姜预的作为。

    原本这里只是一处普通的空地。

    但姜预接连拿出各种东西。

    三个蓝色的小帐篷,一块平地毯,还有各种食物,躺椅,摆满了周围。

    于是,被姜预这么一弄,这里愣是变得像是城镇的宴会。

    冰莜凌和玉倪都没想到会有人会在这种事上准备的如此周全,而且很多东西她们也没见过,不禁对姜预又有些看不透了。

    冰莜凌来到地毯旁坐下,玉倪也很不情愿地过来。

    冰莜凌不习惯承别人的情,因此也拿出了一些珍贵的灵果一起食用。

    ……

    第二日,三人踏上了寻找央栾鸽的路途。

    央栾鸽并不好找,期间好几次都只是发现了一点踪迹,但并没有见到鸽影子。

    冰莜凌脸上露出一些急意,柳眉微微皱起,虽然挺好看的,但就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

    拿起一根央栾鸽的羽毛,姜预忽然猛拍了一下脑袋。

    怎么把微息追踪仪给忘了。

    还好走之前顾师姐还了回来,连忙拿出微息追踪仪,接纳羽毛的信息。

    “你有什么发现吗?”冰莜凌走了过来,见姜预停在原地,问了问。

    “冰莜凌,我应该有办法了,你们等一下。”姜预挑整微息追踪仪的各种指标,然后,在界面上,中心绿十字的周围,出现了一些小红点。

    这些小红点很稀疏,但大约都指向一个方向。

    “冰莜凌,应该是那边!”姜预指了指。

    “又吹牛!”玉倪低声哼了哼。

    冰莜凌却没有犹豫,向着姜预指的方向而去,玉倪生气跺了跺脚,只能跟上。

    随着姜预的不断指引方向,每次到一个点都能找到一点央栾鸽的羽毛,冰莜凌不禁露出一丝喜悦。

    而玉倪则一脸地不舒服,显然对这个小贼真的有那个本事感到不服。

    而且,她也不想冰莜凌真的去找那个人。

    又翻过几座大山,冰莜凌与姜预视野中。

    一只青红的鸽子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