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一百零九章 冰天雪地

第一百零九章 冰天雪地

    火红头发孩童气势如虹,背后灵力幻化的汹涌火焰开始凝聚起来,一棵三十米高的火树出现在他的身后,晶莹剔透,宛若实质,于此同时,火树之上,一只三足火鸟身影出现。

    “法相天地?三足金乌?”姜预惊呼,有种大大不妙的感觉。

    这种武学传说中的东西都出现了。

    他心里有点发虚,不确定这次还能发抵挡住,而且,就算抵挡了,身后的两人怕也……

    “抱歉,我尽力了!”他难过愧疚地对身后的两个少女说道。

    毕竟,这火娃是他引来的,这两个人就是遭遇了无妄之灾,间接因他而丢掉性命。

    他心里感到很愧疚。

    “没关系,你尽力了,就我来吧。”一声有些凉凉的,清澈动听的声音响起,仿如天籁之音,又平淡无奇。

    姜预惊讶地向后看去。

    一道带着熟悉的如雪中仙女的身影出现在他瞳孔之中,如梦似幻,此时明明是夏天,但那道身影所在之处,仿佛季节都逆转了,如冰天雪地。

    冰莜凌脚步轻移,身形如幻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出现在姜预宇宙飞车的眼前。

    姜预愣愣地看着这道身影,在无穷火焰的火树下,那么渺小美丽,却又仿佛挡住了一切凶险。

    “哼!你的修为不过易境巅峰,也想挡住我的全力一击,果然,人类都是愚蠢之极!”火红头发孩童一口道出了冰莜凌的修为,声音冷蔑。

    姜预闻言大惊,对冰莜凌担心不已。

    冰莜凌目中闪过一丝冷光,肌肤似雪,玉手轻握,一把青剑出现在她手中。

    她灵力凝聚到剑上,剑刃闪烁一丝凉意。

    此时,火红头发孩童似乎已经完全酝酿好了他的神通,火树后的三足火鸟一声清鸣,展翅而飞,三足紧扣,火树化为无穷火焰,紧跟在金乌之后,向冰莜凌和姜预袭来。

    姜预心中大急,想把宇宙飞车开到前面挡住,却已经来不及了。

    冰莜凌玉臂轻抬,青剑挥出,一道丈长的剑光飞出。

    火红头发孩童露出一丝轻蔑。

    这样的攻击,一道小小的剑光,能把他这么样?

    冰莜凌目光不变,在挥出一剑后,就停止了。

    但是,那看起来平凡的剑光,在离开青剑后,却造成了难以想象的景象。

    剑光经过之地,可谓山河变,从冰莜凌脚下开始,冰雪随着剑光蔓延,冻结了泥土,冻结了草木,冻结了空气,直面向金乌与后面的火焰。

    然后,金乌结冰了,后面的火焰结冰了,火红头发孩童也被冰冻在风雪里。

    以冰莜凌为界限,前方的世界,一瞬间,成了冰雪的世界。

    这是冬天!这是冰雪世界!

    姜预的喉咙动了动,满脸担心变成了无比惊骇。

    而被冰封在冰块里面的火红头发孩童更是不可置信,整个内心似乎都崩塌了。

    一个易境,怎么可能?

    而且,还是用冰雪冰冻了火焰!

    火焰无形无质,怎么会被冰冻?!

    他完全想不通。

    “你虽然是草木成精,天生地境,但要知道,修为不等于强弱,逆转境界对我而言不算什么!”

    冰莜凌淡淡说道,不带一丝烟火,她手中的青剑,在挥出一剑之后,开始出现裂痕,然后寸寸断裂,化为冰晶掉到地上。

    冰莜凌看了看地下的冰晶,心中微恼,极寒之力,每次都要毁掉一把剑,也真是麻烦。

    姜预打开宇宙飞车,跳出来,看到前方的冰雪世界。

    这也厉害地太不像话了吧。

    那嚣张不可一世的火葫芦娃就这么被冰封起来,完全不能动弹,就只有眼珠子能转一下。

    回过神来,他又有些脸红,本来是来救人家的,结果没想到是多此一举,这么强的实力用地着自己救吗?

    而且还是在美女面前,更是有些挂不住面子。

    “咳咳,那个,莜凌姑娘,咱们又见面了。”姜预带着尴尬地说道。

    “嗯,很巧。”冰莜凌淡淡说道。

    她已经想起了曾经在雪山洞中见过姜预,那次,她在附近察觉到了她父亲的一些信息,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却是一旁的玉倪见这个人又在盯着自己的莜凌姐看,气得牙痒痒。

    本来上次路过天铸城,把这家伙吓得屁股尿流,还感到有些歉意,但现在,明显是没有吓够。

    姜预见又是这个小luoli出来搞事,心里顿时不爽了。

    “就准你看我,不准我看别人啊!什么道理?”

    “谁看你了!”

    “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谁!”姜预撇了撇嘴。

    玉倪气极,挥起小拳头欲打,最后还是冰莜凌叫住玉倪。

    不然以姜预的修为,还真打不过。

    “莜凌姑娘,上次一别,还没感谢你告诉我天铸城的讯息。”姜预略带紧张说道。

    作为一个二十多岁还没交过女朋友的小处男而言,面对一个心中完美形象的女生,有些不知所措。

    这并不是说他就喜欢上冰莜凌了,只是单纯地心里有点悸动,产生了些好感。

    “没什么,一些小事而已。”冰莜凌说道。

    “有什么用,告诉你了你还不是拜不进天铸城。”却是一旁的玉倪又开启了语言攻击。

    姜预嘴巴一僵,这个小丫头,我天生跟你有仇还是怎么的。

    “谁说我拜不进了?有本事咱们打个赌如何?”

    玉倪明显不信,觉得这家伙肯定又在虚张声势,吹牛皮吸引莜凌姐的注意。

    罗虚大陆这么多顶级势力,还见过哪个势力的弟子是十六岁了还只有凡境五层的。

    天铸城城主除非眼瞎了,才会让这家伙拜进去。

    “我才不信,要你真拜进去了,我就答应你一个合适的条件,要不然,就把你那破铁壳子送我。”玉倪转转眼珠子,却是瞧上了姜预的宇宙飞车。

    姜预也是一愣,这小丫头眼睛贼亮啊,还是早有预谋。

    但是,白赢的赌注不打白不打,姜预暗笑。

    “行啊。”说着,他就拿出了自己的天铸城令牌,在玉倪面前晃了晃。

    “看见没有!”姜预笑容满面,带着一点贱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