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九十八章 抢宝贝去了

第九十八章 抢宝贝去了

    姜预跟着茗茶,一路,大约一百公里,一座通体红黑,散发着热意的大山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座大山,表面没有一个树,没有一枝花,也没有一棵草,光秃秃的,只有黑红的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泥土或是金属。

    这黑红的大山并不是很高,被周围的树木葱茏的高峰遮掩住,就像隐藏在群山中的一粒黑子。

    在这黑红大山的南面山脚,一个豁大的洞窟,四周环绕着一些暗红色的石头,洞窟口微微倾斜向上,就像一只浮出水面的鲤鱼。

    从外往里看,可以看到其中嶙峋的怪石,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

    姜预和茗茶躲在远处的一座山峰的树上,茂密的树叶遮蔽着他们的身影。

    “这就是,你说的有宝贝的地方,怎么这么多人守护?你确定不是到了哪个势力的私人宅院?”姜预眉头抽动,不禁问道。

    茗茶有些紧张地看了他一眼,糯糯说道。

    “炽焰洞,是……三火宗的归属地。”

    姜预身体一僵。

    还真是别人的地盘!

    他转过身体瞪了瞪茗茶。

    这不是在耍他吗,他一个凡境五层,就是有着科技力量,但现在也没厉害到能单挑一个宗门的地步啊。

    “这确定没搞错?我们俩,你还是个拖油瓶,怎么去抢一个宗门的宝贝?”姜预咬牙切齿说道。

    茗茶脖子缩了缩。

    “可是,你只问了我哪里有宝贝,我只知道这里……”

    她语气唯唯诺诺。

    姜预闻言,两眼差点晕过去。

    “还有……”

    “还有什么?”姜预叹气。

    “三……三火宗不是一个宗门,是三个宗门的合称,分别是离火宗、风火宗、寂火宗。”茗茶小心翼翼说道。

    听完,姜预嘴巴长得老大,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姑娘,你能不能靠谱点。

    “咱们还是快撤吧,趁还被没人发现之前。”

    面对这样的处境,姜预果断范怂。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从身后的小路传来,姜预一惊,连忙贴近茗茶,用隐身衣勉强遮住他们两人身形。

    “长老,炽火洞中的那样东西终于要成熟了,这次咱们可不能再让给离火宗和寂火宗了。”

    “哼,你们知道就好,这次的东西咱们风火宗必得,都小心点,别让人钻了空子。”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姜预心里一慌。

    “长老,竟然是长老级别的!完了完了,隐身衣对地境不管用,这下彻底完了。”

    这一宗的长老,怎么最低也是个地境。

    姜预悲叹,出师不利。

    看来,只能用宇宙飞车拼一下了速度了,希望能逃掉。

    就在姜预要拿出宇宙飞车打算转移战场之时。

    那带着一帮弟子的老头,却就这么直直地经过姜预他们隐藏的那颗树,走远了。

    “咦?怎么,好像没发现我们?”姜预呆愣,疑惑不已。

    难道这什么长老是个山寨货,根本不是地境?

    “这三火宗都是什么级别的宗门,这老头感觉有点弱啊?”姜预问茗茶。

    “我,不知道……”茗茶低了低脑袋,说道。

    姜预无奈。

    “还好提早做了准备工作。”

    姜预打开滴滴手环,开始查询三火宗的资料。

    天铸城作为整个南境的王牌宗门,在信息资料上自然很完备,只要稍微有点名气的势力都有记录。

    结果,姜预这一查,可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这三火宗都是些低级宗门,宗内也就宗主是个地境,至于长老,则都是易境巅峰。

    “靠!早说嘛,吓死我了。”姜预吐了口闷气。

    此时再看向那炽火洞,心里却有了些不一样的想法。

    只有宗主是地境,而宗主一般都是呆在宗门内的吧,那这里,就一个地境都没有!

    没有地境,小心点,隐身衣就能瞒过所有人,就算发生意外,也还有宇宙飞车可以逃跑。

    姜预的脸上露出笑容。

    既然如此,这里的宝贝,不是有一半都姓姜了?

    淡定,淡定。

    冲动是魔鬼,激动易翻船。

    “茗茶,你找个地方先藏起来啊,我去去就回。”

    “我们不走了吗?”茗茶大眼睛里露出一点疑惑。

    “谁说了要走?宝贝都没抢,肯定不能走啊。”姜预淡淡说道。

    披上隐身衣,一路跟着前面的那群人,来到这暗红色的洞窟口。

    “你们都守紧点,一只苍蝇也别放进去。”那个长老一脸严肃地吩咐,威势十足。

    然后,跟着他一起的弟子,都纷纷拿出自己的宗门令牌,在进入洞窟的时候,有阵法对其检测。

    没有令牌或使用假令牌者,都将被发现。

    “要令牌?”姜预眉头皱了起来。

    他披着隐身衣,又悄悄回到了之前躲着的那棵树上。

    他有些发愁起来,这令牌该在哪儿去搞?

    妥善的方法,就是去偷了。

    可也得有人来让他偷啊。

    不然就等到晚上,看能否钻个什么空子。

    就在姜预踌躇着时。

    身后的那条小路,却又有了一个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气死我了,昨天才刚加入宗门,今天就被罚到这炽火洞干杂活!该死的付雨天!”

    来人是一个清秀的少年,修为是凡境五层,眼里全是怨气,像是要淹没了这大山一样。

    他一路骂骂咧咧,走过姜预的那颗树旁。

    突然,一道黑影从他身后出现,举着一块大石头,狠狠砸在了他后脑勺。

    一阵疼痛传来,他就被砸晕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他又不禁抱怨,自己太倒霉了,走路都会被石头砸。

    姜预拍了拍手,上来查看了一番,只是昏过去了。

    没问题!

    然后把人拖到山壁旁,用激光剑切了一个洞,喂了一碗迷药,关进了洞里。

    “兄弟,租赁一下你的身份,租金的话,就下次见面再说。”

    抓起他腰间的令牌,扒下他的衣服,给自己换上。

    然后,大摇大摆地来到洞窟前。

    “站住,干什么的?”

    守在窟口的弟子看到一张生面孔,顿时警惕起来。

    “各位师兄,师弟是新入门的弟子,今天刚被发配,不,刚被派遣到这里来做任务。”姜预笑着说道,眼中装出闪过一丝怨气。

    “叫什么名字?”

    “张灰解。”

    守窟口的弟子闻言查了查什么东西。

    “确实有,昨天才加入分配来的!”

    姜预连忙点头,眼中再次露出怨气。

    见此,守卫的弟子也信了大半。

    新弟子被当作苦力发配过来是常有的事,也见怪不怪。

    “进去吧。”

    姜预闻言,进去入洞窟,经过阵法时,令牌举起,阵法闪过一丝波纹后消失。

    松了一口气。

    而守卫的弟子虽然方才已经信了大半,但在姜预经过阵法时,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见没有问题,才转回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