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八十八章 还好看破了

第八十八章 还好看破了

    小山坡,姜预将月慕青的炼制器物中的易脉的情况细致地讲给她听。

    不得不说,月慕青在理解能力上是甩了胖憨子几条街,姜预说什么都很快就能明白,但在炼器手法的施展上,却也和胖憨子差不多,只能算普通。

    只能说,天赋受限,难以改变!

    这次,姜预讲得很快,很多细节难点都是一说而过,因为他必须节约时间去制作宇宙飞车。

    这就导致,以月慕青的理解能力都显得很吃力。

    不一会儿,月慕青就眉头紧皱地回小院子,开始试着炼器。

    而姜预,也开始了宇宙飞车的制作。

    他眉头紧皱,脸色并不轻松。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活!

    因为,以姜预目前的特殊能力,制作二级科技还行,但要制作三级科技。

    难!

    把自己关进茅草屋,让胖憨子在外面守着。

    接下来,他要放开特殊能力的使用,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就是胖憨子也不行。

    虽然,这里有些小了,但也只能凑合着用。

    这次,要用到的材料有很多,达几百种,怕就是不眠不休也差不多得五六天才能全部转化出来。

    从须弥戒子中拿出一些材质相近的基础材料,开始转化。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在第四天的时候,月慕青的炼器术突破了,进入了易品。

    她的炼器术此前一直有着月长老的指点,本就离易境很近,现在又有了姜预的特殊指导,很快就突破。

    而于此同时,她的修为,在炼器术突破的那一刻,奇异地,也立刻迈入了易境。

    两者几乎同时同刻,这是如此不可思议。

    屋子里,月慕青的脸上难得有了一丝喜悦,眼睛甚至隐隐有些发红。

    易境,终于到了。

    时间,赶上了。

    易品炼器师,她并不怎么在意,她真正在意的是突破易境。

    十六岁,一个坎,在此之前,突破不到易境,筋脉逐渐固化,结果便是,地境无缘。

    而月慕青,今年已经十六岁了。

    此时,在不远处的的阵法围绕之地,月长老忽的睁眼,脸色惊愕,喜色难掩。

    “青儿,这么快就突破了?”

    他感觉到了属于月慕青的一丝气息的变化。一个闪身,仅是半息时间就出现在了月慕青的房内。

    “月叔……”

    “青儿,你突破了?好!我也总算是稍微对得起你父母了!”长老月雾辛哈哈大笑。

    这段时间,他心里也很急,但他传给月慕青的是一种特殊法门,也是他的主修功法,需炼器与修炼相辅相成,然后同时圆满才能突破。

    这也是他炼制的器物比同层次更强的秘诀所在。

    这段时间,他虽然也尽可能指导月慕青,但炼器这种事,更多看自身领悟,他能做的都做了,其余的无能为力。

    “青儿,按正常情况,你应还有不短时间才能突破,现在怎么会这么快?”月雾辛却有些好奇,心情大好下,问了问。

    月慕青眉头微皱,想起姜预,然后把大概情况告诉了月雾辛。

    月雾辛越听越吃惊,到最后,只剩下啧啧称奇。这天下,果然无奇不有,还有这等天赋的人!

    宋晨弥这老家伙,难怪让我这么关注这小子,果然是块宝啊!

    这样的能力,要是让天铸城别的人知道了,还不吵翻了天。

    月雾辛认真告诫月慕青,这件事千万不能说出去,不然会引起大麻烦。

    月慕青知道轻重,再加上又不是多嘴之人,点头答应。

    “青儿,既然这小家伙不简单,今天老夫也正好去看看。”

    ……

    此时,小山坡上,姜预还在马不蹄停地转化着材料,西瓜头胖憨子尽职地守在大门口,东看看,西看看,很谨慎。

    因为,前辈说了,这是,他的第三个考验!

    忽的,一个老头出现在他身前,起身要靠近茅草屋。

    西瓜头胖憨子连忙上去拦住。

    “前辈在休息,不许人进去。”

    月雾辛惊愕,没反应过来,愣了好半响,他还是第一次在自己的私人地盘被人拦住,而且,拦住他的还是一个弟子。

    以前,都是他不让别人进来啊。

    偏偏,西瓜头胖憨子还一副固执的样子,死死立在原地,不让进就不让进。

    见此,月雾辛被气乐了。

    他也是一个脾气奇怪的主儿,不然当年就不会闹出隐居和收徒约定的事了。

    他意念一动,一股灵力散发而出,不是针对胖憨子,而是他身后的茅草屋。

    然后,这个小山坡上的两块地,就直接来了个大挪移,茅草屋直接出现在月雾辛身后,而胖憨子身后,已是一片空地。

    “这,这?”西瓜头胖憨子脸色大急。

    月雾辛淡淡一笑。能做出这样的事,也只有他了。

    胖憨子还想上前阻止,但发现,身体不知为何被禁锢不能动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月雾辛转身靠近茅草屋。

    在推开房门的一瞬间,月雾辛却是脸色古怪,随即有些尴尬,一时冲动,忘了里面还有个人。

    茅草屋中,乱七八糟的材料金属散乱了一地,至于姜预,整个人呈倒“大”字型挂在屋墙上。

    月雾辛负手走进去,看着满地的材料。

    “这小家伙,哪来那么多种类的材料?”

    他捡起一块银白色的金属,看了看。

    “这是,影合金?只是,强度未免太低了。”月雾辛摇了摇头,手指轻轻捏了捏,那金属就被捏成了灰末,随风而逝。

    而此时倒挂着的姜预。

    眼睁睁看着月雾辛进来,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的材料变成灰末。

    我擦!

    整整一个时辰才转化出的啊。

    姜预欲哭无泪。

    这破老头谁啊?

    刚刚的天旋地转,又是谁在搞鬼?!

    姜预动弹身体,掉下来,墙上留下一个倒“大”字凹坑。

    爬起来,怒不可遏,眼睛死死盯着这老头。

    “弄坏别人的东西,你说,怎么陪!”

    月雾辛眼睛瞪大,外面的那个就很大胆了,结果没想到里面还有个更大胆的。

    “这里可是无私体恤的月长老的地盘!是能够随意胡乱破坏东西的吗?哪怕是月长老他老人家也绝不会这么做。”

    “不过,看你也不是故意的,这次就算了,我会为你向月长老求情,他老人家是大仁大义之人,不会怪罪你的。”

    月雾辛脸色一阵怪异,被人这样说,心中别提多别扭,张了张口,半响说不出话。

    姜预脸色淡然平静,收捡地上撒落的东西,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他心里却远不是那般平静,心脏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

    好险,好险,太险了!

    还好我机智又聪敏。

    在有那么的一瞬间,及时反应了过来,看破了月长老的微服私访。

    不然,就酿成大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