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八十五章 冲突

第八十五章 冲突

    姜预半斜着身子,手臂抱着灰发少年月慕青,身上弥散出一些酒气。

    月慕青大部分心神都必须用在炼器上,但此时她整个人都感到生气无比,脑袋都要炸开了。

    她的一张脸越来越冰冷,眼神中一股锋锐之气直射向姜预,身子更加颤抖起来,前面的蓝色水流有些紊乱。

    “放开!”她冷喝一声。

    然而,这样的话语并没有对姜预的行为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还让其变本加厉。

    姜预嘿嘿一笑,更是贴近月慕青,从旁边看去,使得月慕青就像躺在他怀里一般。

    “灰熊(兄),干嘛那么见外,咱们两个大男人,抱一抱不是很正常吗……呃……”

    姜预笑着说道,酒气满身,偏偏又都汇聚在他身上,很少向外扩散。

    “哗哗……”

    蓝色水流更加不稳了,发出声音,显然,月慕青的内心已经快到极限了。

    她心里又羞又怒,但水流传来的声音让她警醒,咬了咬牙,心神集中将其稳定下来。

    她发誓,等度过这个特殊时期,一定要把姜预碎尸万段。

    “灰熊(兄),你不要不说话啊!”

    姜预的手从抱住月慕青,变成从脖子一侧落下,垂到胸口,与胸部只有一线之隔。

    月慕青脸色一变,怒极之下,呼吸变得急促,胸口更是开始起伏。

    但是,偏偏,这胸口一起伏,抬高,竟即将要触碰到姜预垂下来的手臂。

    见此,月慕青一惊,连忙调整呼吸,才让胸口平复下来。

    但她此时的一张脸,已经冷得不能再冷了,眼神里的寒意大夏天都让人不禁打个哆嗦。

    “灰熊(兄),你……”姜预又开始一阵啰啰嗦嗦。

    每几句话,就会引得月慕青心潮起伏,最后,月慕青气极,也只能选择无视姜预,一心专注于炼器。

    但是,蓝色水流偶尔出现的一些不稳,还是表现出她心里的一些不平静。

    姜预摇头晃脑,与月慕青一席长谈,他的脑袋迷迷糊糊,觉得谈得差不多了,终于摇晃着身子离开。

    临走前,还不忘把那扇踢掉的门又竖起来。

    “这样看,舒服多了,下次来,还可以再踢一次。”姜预笑了笑。

    而屋里,月慕青的身体又是一滞。

    ……

    姜预回到茅草屋周围,此时胖憨子已经把长刀炼制完毕。

    结果,显然是又没有成功!

    虽然有点失望,但胖憨子很快调整过来,他记得姜预说过,要多听其讲解几次才能成功。

    “前辈,又要麻烦你了。”胖憨子说道。

    “没事没事。”姜预醉笑着甩了甩手,有些奇怪这胖憨子怎么变瘦了,欲接过长刀。

    “咦,刀呢?”他的手抓过去,却抓不住,只是一片幻影。

    西瓜头胖憨子挠了挠头,觉得前辈好奇怪,怎么往一片空气抓。

    “前辈,刀在这儿!”他连忙把离姜预手还有几指的刀放到姜预手里。

    “哦!”姜预接过,特殊能力感知了一番,迷迷糊糊,一条易脉弯来扭去,弄得他脑袋直疼。

    “前辈,有哪些问题吗?”

    姜预一呆,这刀炼来炼去,不就这样吗?把刀往地上一扔。

    他思虑了一番,筹措了一下字眼,终于想出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呃……胖憨子,你没听过一句话吗?聪明人做事,变到极致就是创新,笨人做事,死板到极致……就是临摹!”

    “所以,笨人很难去做聪明人擅长的事,聪明人同样如此,你懂了吗?”

    姜预背着手,摇头晃脑,跌跌撞撞地走进茅草屋。留给胖憨子一个自认为很高人,但实际歪来歪去的背影。

    胖憨子看着姜预进屋,一片沉默。

    “笨人死板到极致。”他脑袋中,这句话不断回响。

    ……

    茅草屋中,姜预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日,接近中午,姜预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思维记忆好像出现了短片,仔细回想一下。

    “昨天,难道我喝醉了?”

    “好像还去找灰熊……额……灰兄,触膝长谈了一番,结果好像还挺愉快的。”

    姜预仔细想了想,似乎就是这么回事,他与灰兄已经达成君子之交。

    “让开!”屋外,一片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一丝疲惫。

    “不行,前辈在休息!”嗡声嗡气的话语。

    姜预一愣,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他连忙打开屋门。

    西瓜头胖憨子正守在他屋前,不让人进来,前面是灰发少年,正一脸冰冷地与胖憨子对峙。

    胖憨子见姜预出来,露出激动之色,他有一个好消息要迫不及待地告诉姜预。

    “去死!”

    然而,不等他说话,灰发少年看到姜预,看到这张可恶的脸,压抑了大半日的怒气瞬间奔涌,双手握着短剑,飞驰向姜预靠近,眼中冷光闪烁。

    姜预猛地一惊,下意识向背后后退。

    “怎么回事,灰熊,不对,灰兄,昨天咱们不是聊得挺愉快的吗?”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了,反而更是刺激了灰发少年,尤其是灰熊二字,更是让她脑中浮现起了昨日之事。

    月慕青脸色冰冷到极致,身躯都开始颤抖起来,心中对姜预更是怒得不行。

    她再度冲上来,身形矫健轻盈,两把短剑刺劈,锋锐无比。但胖憨子手中拿着才炼制的长刀,守在原地,技巧虽不足,却总能把他打退,这还是胖憨子手下留情的结果。

    毕竟,胖憨子虽笨,但修为实打实地是易境,但月慕青却还没有突破这个门槛。

    “那个,灰兄,好商量,我不是故意叫错你名字的。”姜预连忙说道。

    月慕青脸色一冰,这是叫错名字的问题吗?想起昨日这个人闯进来,自己受制,差点被这个人任意摆布,情绪还不敢太过波动,她就一阵羞愤。

    “让开!”她向胖憨子低喝道。

    昨日之辱,必定要报。

    “胖憨子,守住,这是你的第二个考验!”姜预见月慕青气势汹汹,心中一惊,连忙跟胖憨子说道。

    “好,前辈。”胖憨子听到考验二字,整个人的神情就异常认真起来。

    看着姜预躲在胖憨子身后,月慕青怒不可遏却又毫无办法,她银牙都快要咬碎,手掌握着短剑,嚓嚓响。

    “灰兄,是我的错,不该偷吃你的白菜。我赔你,总行了吧。咱们好歹是邻居,你种菜,我养鸡,不要伤了和气,要一起为月长老效力啊。”姜预说道,心里还以为是那个白菜的锅。

    (感谢水上行舟的二次打赏,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