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八十四章 灰熊?

第八十四章 灰熊?

    即将到来的危机感让姜预紧着一颗心,清点了一下自己目前拥有的科技产品。

    光影罩,跳舞蚂蚁,超粒子束,微息追踪仪(借出),热能吸收储备器,隐身衣,一共六种。

    其中,能够提升自己战力的就只有光影罩和超粒子束,但除非偷袭阴人,提升的战力实在有限,凭这两样东西,肯定对付不了第三脉的那些凶残弟子。

    接着就是隐身衣,用得好,或许能帮自己逃命。

    但却有着两个致命缺陷。

    一个是就目前的使用情况,应该只能骗骗地境以下的人。

    另一个则是虽然能够从视觉、嗅觉、听觉上不被人所发现,但终究只是隐身,而非整个人直接消失,一旦有什么东西触碰到,立刻就会被发现。

    简单地说,只要下个雨,姜预的这招就被破了,无所遁形。

    总的来说,姜预现在的科技产品都是胜在“奇”,在出奇不意的情况下,效果很好,但一旦正面冲突,需要硬刚,就完全没戏了。

    他抓耳挠腮,以自己目前的情况参加南域试炼,怕是凶多吉少啊!

    而且,这什么南域试炼,还有个试炼任务要完成,也是个麻烦事儿。

    这不明摆着告诉第三脉的弟子可以在任务地点来截杀自己吗?

    如果说,在天铸城,是第三脉弟子被外界环境制衡,那么到了那里,就换成他姜预被制衡了。

    这一行,可以说是危机四伏啊!

    以姜预安全至上的性子,十成几率,有一成危险,他都觉得很不安稳,会睡不好觉,又何况于现在至少是七八成。

    “妹的,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第三脉的脉主,铁定不是什么好人!”

    姜预暗骂。

    心情不好间,想起了从竹楼顾与衣那里带回来的酒,抓起壶身,也不管是不是什么宝贝了,只要喝不死人就行。

    虽然还很想豪迈说个什么一醉解千愁之类的话,但犹豫想了想,还是小命更重要,随便喝点平复一下心情就可以了,脑袋还是得清醒着想下策略。

    “怎么也是个宝贝,味道应该会不错吧。”

    嘴里含着壶嘴,就那么躺在地上,酒液顺着喉咙往肚子里流,从口腔,到肠胃,一股冰凉的感觉窜过。

    酒壶里的酒并不多,也就一两杯的样子。

    “就没了?”姜预有些无语,也太少了,连瘾都没过到。

    把壶嘴吐出,嘴角溢出一丝青绿色的酒液。

    姜预下意识手背一擦,瞥见擦下来的酒液,眼睛瞪大。

    “我擦,青绿色,该不会有毒吧!”

    这不要还没下山出城,就先被毒死了。

    姜预嘟囔了一声,忽然,一股强烈的醉意席卷心神,整个大脑都变得有些不清晰起来,周围的世界在眼中都开始变得扭曲。

    姜预甩了甩脑袋,站起身来,都摇摇晃晃,脚步虚浮,显然是喝醉了,而且醉的不轻。

    他不知道,顾与衣给的酒乃是她自己酿造的竹灵酒,对精神修炼有着莫大好处,在整个天铸城都很有名声,不少人欲求一杯而不得。

    但同样,这酒也有一个副作用,醉意惊人,而且是醉心神,却不醉身体,效用越显著,醉意越大。

    很多人都是小半杯小半杯的喝,不像姜预直接一口一壶。

    所以,他虽不想喝醉,但世事无常,也没办法。

    姜预醉醺醺地看着四周,脑袋一片空白,之前的烦恼全没了,眼中的东西好像都变了个模样。

    大树变弯了,火焰变成精灵了,胖憨子变瘦了,那紫喙鸡好像还上树变成凤凰了。

    他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地走过胖憨子一旁,看着火焰精灵,“你太热了,我还是躲远点。”

    看到山坡下的小院子,姜预眼睛一亮,喝醉之下,心里的某种想法摆脱禁制,开始疯狂滋长,慢悠悠地走了下去。

    推开篱笆,屋子里面散发出的蓝光美丽动人。

    他很是大胆,在菜田里,顺手抓了一颗白菜,嘴巴咬了一口生吃,顿时一股清新宜人的感觉,满口留香。

    “好吃,好吃。”姜预迫不及待地又是几口,把一颗白菜给吃完。

    打了个饱嗝,来到散发蓝光的屋子前。

    身体半倚着墙壁。

    “开门,开门!”姜预醉醺醺地喊了两声。

    然而许久,房间也没有回应。

    “不开是吧?”姜预摇摇晃晃,也不管那么多,一脚就是猛地踢在门上。

    “碰!”门被踢开。露出里面的灰发少年,以及一团漂浮在空中的光芒闪烁的蓝色水流。

    姜预的突然闯入,让灰发少年整个人都是一惊,身前的蓝色水流都开始紊乱起来,他连忙稳固,才将其恢复,但正直炼器关键时期,他也不敢有太大动作。

    “咦,你在干什么?”姜预指着眼前的蓝色水团,觉得好生漂亮。

    他靠拢,想用手去碰碰。

    “不许碰,滚出去!”灰发少年脸色冰寒,他万万没想到此时此刻会有人闯进来。

    “你不让我碰,我偏要碰!”姜预嘿嘿笑道,喝醉了的人是不讲道理的。

    他手指靠近,就要去戳。

    灰发少年眼睛瞪大,心急而又愤怒。

    “哈哈,骗你的!”姜预突然收回手,坐到灰发少年身旁。

    灰发少年悄然松一口气,但紧接着眉头又皱了起来,姜预坐在他身旁靠得很近,就差贴在一起了。

    姜预摇了摇有点昏的头,正要与灰发少年交流一下,却不知该怎么称呼,看到灰发少年的头发,犹豫了一下。

    “那个,灰熊(灰兄),你说咱们现在也是难兄难弟,你帮那姓月的老头种菜,我帮他养鸡,也是同事一场,呃……以后要多关照啊!”姜预醉声醉气地说道。

    同时,身体因为不稳,已经完全靠在了灰发少年身上。

    灰发少年愤怒地眼睛瞪得老大,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就是不敢有太大动作,生怕打断炼器,异水倒流,然后自伤经脉。

    “灰熊,你在这儿这么久了,有没有琢磨出摆脱那个什么狗屁月长老的办法啊。”喝醉了的姜预没了多少顾忌,一只手臂抱住灰发少年的肩膀,嘴里一边打酒嗝,一边开始嚷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