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八十章 资质决定极限?

第八十章 资质决定极限?

    小山坡上,西瓜头胖憨子信心百倍,一道道法决用出,火焰,灵力随之变幻,在这笨拙外表之人下,却有一股气势。

    小山坡下的小院子中,几块方形菜田,白玉般的白菜,看起来新鲜可口,波光粼粼的湖水,游鱼嬉戏。

    灰发少年月慕青一身简单衣服,挽起袖子,为湖中游鱼,田中白菜撒下特殊养料,供其生长。

    这些都是滋养水命属,提高亲和力的良好材料,能为他的修炼与炼器提供一丝助益。

    他把头转向小山坡上,看了看姜预和西瓜头胖憨子,虽然隔的有些远,但他现在已经快突破至易境,却也能听清楚。

    “易品,若是真的这般容易突破,那就好了。”

    他淡淡说道,却也没有在嘲讽姜预他们的意思,他自身的资质很差,突破对他而言,一样很困难。

    纵使有师傅相助,自己日后或许地境有希望,但他的目的,又哪里是区区地境能够实现的。

    他手掌紧握,嫩白的手掌有纤细的青筋显现,目中一丝冷光闪过。

    “难道,资质就真的决定了一个人的极限,弱小就注定被欺凌吗?”他心中不甘,眼角有一丝泪光。

    眼睛再度撇了一眼姜预和胖憨子,回到自己的屋子,竟也开始了炼器。

    只是,和胖憨子的火炼不同的是,他的是水炼,幽蓝色的水如绸带一般席卷而出,一股水汽散发。

    一团幽蓝色的水漂浮在空中,放在旁边的材料飞入其中,这是天铸城中一种基础的炼器法决,引物术!

    幽蓝色的水覆盖包裹材料,水团中的水开始以一定规律流动,但又被严格限制在水团中,不洒出一点。

    灰发少年月慕青,神色坚韧。

    ……

    小山坡上,西瓜头胖憨子专注地炼器,长刀在火焰中逐渐成形,刀身流过一缕缕火焰。

    此时,只有西瓜头胖憨子一个人,至于姜预,很不自觉地回去补觉了。

    今早很早就被那只嘴喙鸡吵醒,然后在紫喙鸡挥霍自身精力,兴奋鸣叫的时刻,也不可能睡得着。

    虽然,修为的提升让身体不会因为这一点睡眠的缺失就劳累,但,睡觉这种人生美事,能够补上肯定要补的。

    天边,逐渐染上黄昏的云霞,仿若少女羞涩的脸颊,又逐渐转黑,进入黑幕,月色和星光灿烂。

    姜预朦朦胧胧地醒转过来。

    “都过这么久了,胖憨子炼完器怎么不叫我?”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想来是不愿意打扰到我睡觉,宁愿在外面等着,这胖憨子也太耿直了。”姜预心想。

    对于胖憨子这样还是挺满意的,毕竟这世上如此尊师重道的人不多了。

    “不愧为我的头号小粉丝!”

    推开房门,走出去。

    月光照耀下,六块暗淡的火灵石散落,一把长刀倒在一旁,胖憨子低垂着头,可以隐约看到他颤抖的身体。

    姜预的内心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

    “胖憨子?”试着叫道。

    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应,熟悉的“前辈”二字也没有响起。

    难道失败了?

    “前辈,对不起,我……”胖憨子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哭什么哭,不许哭!”姜预却是摆出严肃脸。

    看来,真是失败了。

    只是,这家伙,这次怕是被打击惨了,常规的安慰方法多半是不顶用,那就只能下点猛药了。

    西瓜头胖憨子颤抖的身体一顿,强忍着悲意。

    “炼得怎么样了?”虽是明知故问,但姜预还是问了出来。

    “我,我没有成功。”西瓜头胖憨子难过地说道,可以感受到其中无比的丧气。

    是啊,好不容易接受了前辈的教导,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够成为易品炼器师,但最后还是被他搞砸了。

    他真是太没用了。

    “没成功,那就再炼一次呗!看你这个样子,我故意睡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多给你几次机会,结果你就炼了一次,就不炼了,有你这么偷懒的!”姜预故作失望地摇了摇头。

    “前辈,不是的,我……”胖憨子慌张地抬起头,直摇个不停。

    “那是怎么回事?”

    西瓜头胖憨子低着头不说话,但此时虽失落,却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无比沮丧。

    姜预弯腰拿起那长刀,刀身冰冷,炼成的时间怕是不短了。

    他也有些疑惑,问题都搞清楚了,怎么还会失败?难道是自己的猜想错了?

    应该不会吧?姜预有些拿不准,心里发虚。

    手中特殊能力扩散,波纹进入长刀之中,似乎比以前更难了一些,加大强度,顿时,一条清晰的易脉出现在他的感知之中。

    这?

    姜预清晰地感知到,这条易脉上依旧存在着不少缺陷,但相比起之前,已经好上太多了。

    而且刀的品质也应该提升了不少,不然不会使用特殊能力感知要比以前更费力一些。

    姜预心里一松。

    看来他的猜想应该没问题,只是易品境界不是一下就能成的,但总体而言,有进步就好。

    他握住刀柄,将灵气灌入其中,向着远处一挥。

    顿时,一股橙红色刀气破空而出,向外席卷而去,砍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树干应声而断,嘭地倒下,然后砸到了紫喙鸡的那个鸡窝上。

    “咯咯!”紫喙鸡慌张地叫着,扑腾出来,然后,目光颇为愤怒地看着姜预,但又迫于淫威,不敢发作。

    姜预脸色尴尬,颇感歉意,一时没控制好。

    不过,这把长刀的威力倒也提升了不少。

    “还不错,进步不小,再多听我讲解两次,说不定就能彻底成功了!”

    西瓜头胖憨子一听,原本还颇为失落的心情有了好转。

    “真的吗?前辈,我真的能成功吗?”他不是不相信姜预,只是有些怀疑自己。

    “那当然,你看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古今,晓未来,这点小事还能出错?”姜预说道。

    闻言,西瓜头胖憨子神色定了定,似乎在振作起来。

    “接着炼吧,这次可不许偷懒哦。”姜预把长刀递给胖憨子。

    西瓜头胖憨子接过,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开始啊?”姜预疑惑,这家伙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