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七十七章 让鸡不能接受的事

第七十七章 让鸡不能接受的事

    余悸和李何俊二人进入姜预的住所,却先被屋里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所震撼,但他们也没有忘记来此处的目的。

    相视点头,然后分头进入不同的房间搜寻。

    片刻后,他们回到大厅中。

    “没有人,看来是出去了。”

    “无妨,他总会回来,我们把门关上,在屋内静等着就行。”

    余悸和李何俊谈论,姜预不在家,他们并不觉得意外,也不着急,熟话说得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姜预总会回来。

    而一旦回来,就是他的死期。

    他们二人呆在姜预居所的大厅内,余悸看见那在摇晃的躺椅,目露奇怪,无事之际,尝试着坐在上面。

    摇晃间,身体传来一丝舒适轻松。

    “哼,这姜预倒是会享受!”他不禁冷哼了一声。

    李何俊则随意坐在了一旁的沙发软椅上,背部靠了靠,竟犹如靠在女人的舒软部位上。

    “不愧是第八脉弟子,精力只能花在这种享乐之事上,倒是挺有成就。”

    他嘲讽了一声,心中对于这第八脉更加轻蔑。

    但他们嘴上虽然如此说着,身体却很老实,都在享受着身下的东西带来的轻松舒适。

    茅草屋里,姜预看到这一幕,头都要气炸了。

    “这两个混蛋,先不说鸠占鹊巢,用着小爷的东西,还说着小爷的不是!”

    敌人正舒舒服服地住在他的小别墅里,再看看自己周围,一个破茅草屋!

    姜预的心态要炸了!

    但面对这一切,姜预却也毫无办法,只能干看着。

    “等我先把这土鸡收拾了,再来想办法对付你们,至于现在,你们要等着就等着,等到天荒地老,我也不见得回来!”

    姜预哼了两声,这样想才感觉舒服了许多,躲在茅草屋里,开始做起了自己的事来。

    第二日清晨,不足四五点,姜预四肢八叉,嘴角挂着一丝口水,熟睡着。

    “咕咕——咯咯!”尖锐高亢的鸡鸣声响起,持续不断,穿上云霄。

    姜预耳朵一阵生疼,被迫从美梦中醒来,翻个身,想要继续睡,但尖锐的鸡叫没个停歇。

    “这土鸡,成心的!”姜预暗骂一声,心里不爽之极。

    不得已起床,撒出一片片紫金色果实喂鸡,那土鸡吃着果实,却不消停,时不时还要偷袭姜预的屁股,每次偷袭成功都会惬意大叫,让还迷迷糊糊的姜预愤怒不已。

    心中在踌躇着该怎么收拾这只土鸡。

    另一边,余悸和李何俊二人在姜预的居所中,等候了一整天,但姜预却迟迟没有出现。

    他们都渐渐没有耐心了,毕竟他们都还有自己的事要做,不可能无限把时间耗在这里。

    “这个姜预,究竟滚在哪里去了?连续一整天都不回住所!”李何俊眉头紧皱着说道。

    “难道知道我们在等他,在外面搭了个茅草屋子躲起来?”余悸恨恨地说道,心里极其不悦。

    虽然这里的居住条件很舒适,但也耐不住久等。

    “算了,再等一日吧,若还不见人,就先回去,再另寻时间来逮他。”李何俊淡淡说道。

    余悸虽然心里不甘,但也只能点头同意,希望姜预快些出现。

    ……

    茅草屋子里,姜预鼓捣着东西,那只土鸡实在太嚣张了,必须地好好教训一番。

    忽的,他灵机一动,似乎想到了主意。

    一刻钟过后,到了喂食时间。

    姜预得意一笑,捏着鼻子,将一个大木桶中的紫金色果实倒在了外面。

    公紫喙鸡早就在等着了,紫金色果实一放出来,就急不可待地啄食。

    只是它却有些不满,因为果实没有如平常均匀地撒开,而是敷衍地堆砌在一起,姜预也没有在一旁,而是躲进了草屋之中,让它啄不到屁股。

    “咯咯!”不满地叫了两声,但吃果实却一点不耽搁。

    吃完之后,公紫喙鸡不爽快地回到自己的窝,对于没啄到姜预的屁股还颇为遗憾。

    不一会儿,身体却传来一丝火热感。

    随时间推移,这丝火热感变得越来越重,慢慢席卷全身,每个细胞都颇为燥热,原本红彤彤的鸡冠子更是充血地红得有些发黑。

    公紫喙鸡终于忍受不住,叫来了一只母鸡,急不可耐地上阵。

    兴奋地鸡鸣响起,半个小时后,那只母鸡瘫软着爬出了窝,再也承受不住,但公紫喙鸡却没有一丝得到释放,急急地又叫了一只母鸡进去。

    又是半个小时,又一只母鸡瘫软爬出,另一只爬进。

    不知过了多久,流光溢彩的鸡窝旁,已经趴着十余只焉呆了的母紫喙鸡,而唯一的那只公紫喙鸡,在最后得到释放的时,已经累得快不省人事了。

    “怎么样,小土鸡,过得还快活吗?”姜预走到鸡窝旁,笑着说道。

    这林欲红给的催情药,效果还真是惊人,不光对人管用,对鸡也照样。

    公紫喙鸡有气无力地抬起头,小眼睛满是愤怒之意。

    修炼到它如今的境界,智慧已经快接近人了,只是自身还不能吐人言,自然听得懂姜预的话。

    “小土鸡,咱们商量个事吧,以后你乖乖的,听话,我就不在你的伙食里面下药了,如何?”姜预说道。

    公紫喙鸡闻言,脑袋一撇,无视姜预。

    “呵!你信不信,下次我给你下双倍的药量,让你精尽鸡亡!”姜预恶狠狠地威胁道。

    公紫喙鸡的鸡身子明显一抖,小眼神变了变,但还是固执地不愿屈服。

    “厉害,没想到你还是一只有骨气的鸡!”姜预叹了口气。

    公紫喙鸡的头昂了昂,颇为骄傲。

    “看来,我只能趁你不在的时候,偷偷给你的母鸡们下点药,让它们意乱情迷,再随便抓一只公山鸡来,到时,嘿嘿!”姜预阴测测地说着。

    这次,公紫喙鸡明显怒了,羽毛集体颤抖不已,虚弱的身体都差点蹦了起来。

    开玩笑,那可是它的母鸡,怎么能让别的鸡染指,而且还是一只低贱的野山鸡。

    是可忍孰不可忍!

    它想要扑腾起来啄烂姜预的屁股,但方才的激烈运动,让它精疲力尽,完全做不到这样的事。

    “如果你不听话,到时可别怪我啊,药我可是有不少。”姜预说道。

    公紫喙鸡眼神猛地一变,它是真得怕姜预会做出那种事来,到时,后果简直让鸡不能接受!

    它的眼神充满愤恨地望着姜预,但最后还是只能选择屈服,没有办法,它绝不能忍受自己的母鸡被别的公鸡染指。

    这个人类,实在是太无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