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七十六章 这些是什么东西?

第七十六章 这些是什么东西?

    紫喙鸡在吃完紫金色果实后,小眼神撇了姜预一眼,迈着金爪子,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而此时,姜预发现自己的双腿终于能动了,一脸郁闷地来到那间破茅草屋。

    想自己,曾经也是住在私人豪华宫殿型大别墅的男人,现在,竟沦落至此。

    人生,果真起起落落。

    他叹了口气,向四周看去,大片的紫金色草叶生长着。

    不敢相信,在这奇异的植物围绕间的独属于自己的居所,竟然是一间三十平米的茅草屋。

    而那只紫喙鸡在吃饱后,回到一棵树下,此时那里,竟然还有十余只紫喙鸡。

    不同的是,这十余只紫喙鸡的体型都要小一些,头上没有血红的冠子,尾部也没有彩羽高高翘起。

    显然,它们都应该是母鸡。

    那唯一的一只公鸡回归,所有的母鸡都围绕在它身旁,咯咯地叫着,姿态各异,讨好着,仿若一群妃子围绕着自己的皇帝一样。

    公紫喙鸡得意地看了姜预一眼,面露傲色,尾巴翘地老高,就差没有高鸣炫耀了。

    它的嘴喙向着一只母鸡轻轻点了点,那只母鸡顿时露出羞涩,跟着它单独离去。

    它们向着一个全由紫金叶片堆砌的草窝而去,那窝流光溢彩,与姜预暗淡的茅草屋却是形成巨大反差,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是皇宫,一个是贫民窟。

    片刻后,流光溢彩的草窝中,就传出两只鸡的兴奋叫声,尖锐中带着呻吟。

    “我靠!这破鸡也太没脸皮了,竟然敢白日宣淫!”姜预的脸皮抽了抽,直想对其竖中指。

    但一想到自己本该辉煌无比的异界人生,混地竟然还不如一只破鸡,心里就有种淡淡的忧伤。

    “前辈,以后你就要住在这里了吗?”西瓜头胖憨子问道。

    “前辈真是厉害,竟然能帮月长老喂鸡,这可是好多人求不来的。”西瓜头胖憨子一脸的羡慕。

    姜预翻了翻白眼,差点被气死,这破差事谁要来领去,他可没那兴趣。

    想起那可恶的破鸡,自己的屁股还隐隐作痛,心里就一阵憋屈。

    “对不起,前辈,我,我可能要先走了,我约了小师姐还要去抓坏人。”西瓜头胖憨子习惯性地挠着后脑勺,有些吞吞吐吐地说着。

    姜预一愣,嘴角撇了撇,不用说,这坏人就是自己了。

    “那行,你赶快走,别让你家小师姐等急了。”姜预摆出难看的笑容说道。

    “嗯。”胖憨子面露喜色。

    “那前辈,我明天还能来找你吗?我有问题想请教你。”

    闻言,姜预一愣,暗叫糟糕。

    在炼器广场里,他为了安慰这胖憨子,又放出大话,但实际上他哪来的本事指导胖憨子炼器啊。

    弟子选拔那次完全就是误打误撞。

    “额,这个……”姜预面露犹豫。

    见此,胖憨子眼中闪过失望之色,连腰背都弯了些,不像之前那样直立。

    姜预叹了口气。

    “好吧。”

    “真的,前辈你真是大好人!”胖憨子激动地语无伦次。

    “不过最近我正处于修炼某种神功的关键时期,精神力有些不足,可能不那么能帮到你。”姜预尴尬地笑了笑。

    “没关系的,前辈!”胖憨子连忙摆了摆手,在他看来,姜预能够答应指导他,自己就已经很幸运了,至于能不能突破,就看自己的命吧。

    西瓜头胖憨子离去,姜预也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家伙迟迟不走,那红衣女子找来,然后又一不小心发现了什么,怀疑上自己就麻烦了。

    此时,就剩姜预一人在此,还有山坡下的灰发少年在小院子里不知干着什么。

    对于这个领居,姜预有心想要去套套近乎,毕竟是此地的“老前辈”了,说不定有什么经验。但想起方才一脸冷冰冰的样子,估摸着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吧。

    拿起方才灰发少年丢给自己的一个须弥戒指,里面装满了紫金色的果实,旁边还有一张纸条,交代了喂食的方法。

    但看着这个须弥戒子,姜预的心里却有些吃味了,连给一只鸡装饲料的须弥戒子空间都比自己那个大!

    真是人比鸡,气死人啊!

    走进茅草屋里,从此以后,他就要告别舒适的别墅生活了。

    忽的,姜预警醒。

    滴滴手环的警报声响起。

    连忙打开滴滴手环,虚拟屏幕投射,自己别墅外的场景显现。

    寂静的树林之中,落叶可闻,两道身影“晃”地一下射过,在林间起起落落。

    “这二人是?”

    由于这两人的速度太快,在身后拉出一串残影,姜预并没有一时认出这两个人是谁。

    直到来到姜预原本的别墅前,他们二人在大门口停下,才露出样子。

    “哼!终于到了,这次,看这个第八脉弟子怎么逃!”李何俊冷冷地说道。

    余悸脸上露出阴霾,随即冷笑一声。

    “李老弟,那样东西准备好了?”

    “没问题,只是这弟子居所外面都有阵法环绕,咱们得想个办法把人引出来才是!”

    “无妨,老弟有所不知,这个地方以前住的是一个疯子,阵法早就没了,也一直没有去事务大殿报备,现在,就是一个裸地。”余悸淡淡说道。

    李何俊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看来是老天都看不过他了,不给他机会,咱们就直接进去逮住那人,至于后面的,就交给碎肠蛊处置。”

    闻言,余悸冷笑一声。

    碎肠蛊,一种蛊虫,却有前后两张嘴,一张嘴碎肠,一张嘴修复,算是一种相当歹毒的蛊虫。

    中蛊之人无不痛不欲生,但偏偏又毫无伤口,只要蛊虫不取出,痛苦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而且,事后只要引出蛊虫,身体也不会有丝毫异常,但之前的痛苦却是真真切切的。

    余悸冷笑,敢和他们第三脉作对,这就是下场。

    他上前去,一拳轰断门锁,大门被猛地推开。

    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一些极其奇怪的东西。

    四四方方的内裤兄弟洗衣机,在晃荡的摇椅,还有空调,冰箱……

    “这些都是些什么东西?”

    还没见到姜预,二人却都颇为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