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七十二章 阴损来自意外

第七十二章 阴损来自意外

    白衣玄袍的弟子目光带着戏谑之色的看着西瓜头胖憨子抱头前冲的样子。

    一脚就是踢了下去,但因为胖憨子冲得太快,似乎踢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喂,这样做不太好吧!”他旁边又有一个弟子有些不忍得说道。

    “放心吧,这个胖子又憨又傻,不会去执法殿告我们的。”

    “而且,这家伙不知好歹,一天到晚都跟在宋师妹屁股后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当然得修理修理。”

    白衣玄袍的弟子目带嫉妒之色得哼道。

    “可,刚刚……”他旁边的人想说他好像踢错人了。

    “踢错了就踢错了,谁让他要跟在那胖子后面!”白衣玄袍冷笑着耸了耸肩。

    他话刚说完……

    猛地,一股锥心的疼痛从下方一个特殊地方传了出来,渗入全身骨髓。

    “啊!”一声痛叫,还没发出一半。

    他猛然想起中心处还在讲解炼器的月长老,大叫出声必然会惊扰,到时免不了受重罚。

    锥心的疼痛,硬生生被他忍住,脸都红了一大片,嘴中咕噜一声,最终还是没发出太大声。

    他心中屈辱万分,猛地转头看去,想要找到究竟是哪个杀千刀的杂碎!

    但他的头刚转过去,某样东西就被猛地抽出,他整张脸都绿了。

    “你怎么了?”旁边的那人见此疑惑问道。

    面对问题,白衣玄袍弟子整张脸又由绿变黑了,难道他还能说自己那个地方被穿了。

    他目带杀意地找寻身后可能的凶手,但都是拥挤的人群,他无法分辨究竟是谁!

    “刚刚是谁偷袭我!”低吼一声。

    尽管愤怒得如火山喷发,但理智依旧让他压低了声音。

    ……

    姜预在完成第一次行动后,就迅速转移阵地。

    此时他脸色怪异无比,手甚至有些颤抖。

    其实,他真的,只是想用铁针插屁股肉的。

    但在下手的一瞬间,突然想起弟子玄袍是宝衣,哪怕没有灵气激发,但材质依旧坚韧,不是一根铁针能够穿破的。

    于是,攻击的位置下意识地下移,然后就,一击中的。

    虽然,玄袍没有穿透,却裹着铁针一起进入了某个地方。

    姜预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心里恶心。

    这次,他真不是故意的,他可没有那种动不动爆别人菊花的癖好。

    只是,意外,意外!

    轻咳了两声,想起火炼域的光头壮汉也是间接因为自己而菊花残。

    两件事都发生在最近,相隔时间极短。

    不禁怀疑起自己最近是不是偶然激发了穿越另带的另一项特殊技能——卡卡西的千年杀!

    连忙摇了摇,心里赶紧否定,俺是纯洁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意外,绝对是意外。

    但是,报复还要继续,而这些人,全身都裹在玄袍里,弱点好像就只有那个地方。

    迟疑了片刻,还是做下决定。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姜预颂了一句慈悲的佛号,但手上却一点都不留情,看准之前那些故意动脚踢人的人,一根铁针就这么狠狠地戳下去。

    于是,在这拥挤的人群外围,一声声痛苦而欲仙欲死的低哼不时响起。

    那些遇袭之人,皆感到耻辱憋屈不已,但他们又找不到动手之人,偏偏还要忍住不能发出太大声。

    而且,他们还不能说出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事,哪能开得了口。

    几天前,工殿火炼域还有几个人就因为这个原因而成为整个天铸城的笑柄。

    当时,他们都还满带嘲笑地谈论,结果,这才多久,这种事情就发生在了他们身上。

    很多人到此刻都不敢相信,他们可是大好的英雄男儿,意气风发,天资非凡,竟然遭受这种非人的耻辱待遇。

    姜预动手,阴损地处理那些人,心里的恶气才逐渐去除。

    最后,他觉得差不多了,又悄悄脱下隐身衣,艰难地挤出去。

    至于那西瓜头的胖憨子,虽然死扛着往前,但没多久,还是被赶了出来。

    这次,姜预直接拦在他身前。

    “前辈,你怎么在这里?”西瓜头胖憨子惊奇,暂时停下,挠了挠头。

    姜预无语,敢情我都跟你一起挨了一顿脚了,你才发现我!

    “咱们赶快闪人!”姜预拉着西瓜头胖憨子要逃。

    他心里发虚,刚刚手段太过阴损,现在恶气出了,也是该逃了。

    “前辈,我还有问题要问月长老,你先等等!”然而,西瓜头胖憨子脸色很执着。

    他的炼器之术已经卡在原地很久了,上次小师姐带他去找风浪师兄,但好像风浪师兄不太喜欢他,而且他也太笨了,听了好几遍也没懂,炼器之术依旧没能有一点进步。

    这次,好不容易碰到大名鼎鼎的月长老,他一定不能放弃。

    姜预脸色大急,这货是看不清形势吗?那些人能给他机会去向那月长老请教?

    怕是还没到,就被踢死了。

    “算了,你要去就去吧,我不管你了!”姜预也是气极,自己刚刚那顿踢是白受了。

    “这胖憨子,你说你混得比我还惨,偏偏不懂得低调,喜欢莽撞地往别人枪口上撞。”

    姜预嘀咕,心里不知为何有种不好的预感。

    此时,方才姜预使出阴招的那团地方,气氛依旧很古怪,有一些人捂着屁股,神色警惕地望着周围,目光对谁都不善,搞得周围的人还有些莫名其妙。

    “今天的讲解,就先到这里!”人群中央,一道有些慵懒的声音传出。

    众人虽然都还有不少疑问,但也不敢再骚扰到月长老,要么离去,要么去别的地境存在那里继续寻疑解惑。

    当然,也有个别人在走的时候,腿脚略微有些不对劲儿,神色愤怒,恨极了那个偷袭的无耻之徒。

    只有西瓜头胖憨子还一脸丧气地站在原地。

    他离那个小平台已经很近了,但是月长老却已经离开了那里。

    “算了,胖憨子,别难过了。这样,有什么不懂的,你问我,我虽然,比那月长老还差了一点点,但说不定能帮到你。”姜预上前安慰,眯了眯眼睛。

    闻言,西瓜头胖憨子一喜。

    “对啊,前辈你那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