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十七章 小象尊

第六十七章 小象尊

    姜预再次延着悬崖边,轻车熟路地向上爬,这次不再大意,没一会儿就到了悬崖顶。

    这是一片巨大的森林,苍绿的树木在视野中像一副画卷展开,下方是遒劲的枝干,流露着岁月的痕迹,地面铺满墨绿的青苔,或许是阳光大多被树叶遮住的缘故,并没有什么绿草如茵,鲜花满地。

    流向崖底水潭的河流,弯弯曲曲,通向森林内部不知处,一股股泥水从里面流出。

    姜预咽了口口水。

    这看起来怎么有点恐怖啊!

    “嘎嘎……”几只乌鸦突然从森林里飞出。

    姜预吓得直哆嗦了一下,心里犹豫要不要进去。

    忽的,他猛一咬牙。

    “这里可是天铸城,难道还能出什么事?”

    小心翼翼地延着河流向里面走,身形被森林的黑暗吞没。

    一竖灯光从姜预手中散开,却是他在山脚炼器坊中制作的一个手电筒。

    黑漆漆的森林里,有了灯光的指引,姜预心里也安定了许多。

    前行之间……

    一对对墨绿色的眼睛突然出现在姜预面前,在前方逐渐变多,渐渐遍布黑幕。

    “什么东西?”姜预猛地一惊,手电筒指去,顿时,一匹匹身姿健硕的狼出现在他视野中。

    这些狼全身皮毛雪白毫无杂色,额头尽皆有一道血色竖纹,耳朵直立,双目银瞳,散发出一阵阵强烈的灵气波动,看起来神异无比。

    它们都目光炯炯地盯着姜预,像是看待一个猎物一般。

    这里不是天铸城吗?怎么这么多狼!姜预惊悚。

    “狼兄,那个,我今天才洗毛伐髓了,没洗干净,不好吃,会反胃的,上吐下泻!”他一边后退一边说道。

    一步步后退着,超粒子束早就拿在手中,随时准备反击逃命。

    雪狼身上威势凌人,在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了姜预十几息后,竟没有追击,而是开始慢慢后退,逐渐消失在森林的黑影之中。

    姜预一愣,紧接着心里大大松了口气。

    看来是被自己的威武形象吓走了。

    迟疑了下,继续往前。

    不一会儿,一棵颇为老迈的树叉上,又一只三丈长的黑色猎豹侧卧在上,身躯矫健有力,目中释放出橙橙黄光,直射到姜预脸上,摄人无比。

    气氛凝滞起来,危险的气息弥漫,姜预的心紧紧吊了起来。

    但是,只是几息,黑色猎豹就转过了头颅,身躯一跃,轻盈地跳到了足有十丈远的一棵树上,连续几个跳跃,就消失在了姜预眼里。

    “这,凶兽也太多了。”姜预又开始打退堂鼓,觉得只是为了一点好奇心就这么冒险不值得。

    但想起,就方才的情形,这些凶兽好像都不会伤害他,最终决定还是继续向前。

    这一路,他又碰到了许多凶兽,有从大树后方走出的老虎,有栖居在树洞中的大黑熊,也有倒悬在树枝上露出森森尖牙的大蝙蝠……

    但最后,都退散了。

    姜预心里疑惑,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异兽飞禽?

    最后,他还发现,这些凶兽实际上都是在怕他别在腰间的那块天铸城令牌。

    没想到,这普普通通的一块令牌还有如此妙用。

    有了安全保障,他心里的底气也足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发虚。

    令牌被他拿在手里,在后面的路,一见凶兽就扬出来,让其退避。

    颇有令牌在手,诸邪退避的霸气感。

    走着走着,手电筒的光芒突然照射到一面白色的墙上,说是墙,上面却带着很多很厚的褶子。

    把光芒向四周照出去几十米,才发现这应该是一根巨大的白色树干,直通过周围大树的茂密的树叶,光秃秃的,没有枝杈,上方也被周围的树遮住了,看不见白色树干上面的样子。

    搞不懂这是什么品种,用脚轻轻踢了两下,有点软,但又很坚韧,白色的树皮也很少见。

    沿着小河继续往前走,一刻钟后,又一根白色大树干出现在姜预面前,同样地有褶子,同样地软而坚韧。

    怀着疑惑,绕过这棵大白树,步伐不停,在穿过一大片森林后,突然,一大片强烈的光芒射来,刺目地直让姜预闭上眼。

    好一会儿,他才适应了强光,眼睛勉强能睁开,足以视物。

    入目之景……

    再也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而是一片相对平坦的大草地,上面绿草如茵,鲜花掩映,绚丽的阳光披洒到上面,一花瓣,一嫩叶,都彰显出勃勃生机。

    这一幕,与森林里的寂静昏暗截然相反,仿若,一步之间,就跨入了另一个世界。

    从阴暗,到阳光明媚,从死气沉沉到生机盎然。

    姜预整个人的身心都开阔明朗起来,没想到这鬼屋般的森林后面还有如此美景。

    “嗷,嗷……”

    突然,一阵响亮的象鼻声从远方传来,丝丝稚嫩中带着不怎么足的霸气,穿过草地河流,进入姜预耳中。

    连忙把视线转向声音源处,弯弯曲曲的河流倒通向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一头两人高的大白象正在湖边翻滚。

    这白象完全不懂得收敛,一身修为竟毫无顾忌地使出,小柱子般的四条象腿,鞭子一样的长鼻,坚挺雪白的象牙,在湖中竭尽全力地搅动,可谓天翻地覆,地面震感十足。

    把这原本美丽无比的草原中湖泊弄得一团糟,污泥溅得花草上到处都是,花草的遗体也混杂在污泥中,湖水更是浑浊不堪。

    “我靠,原来是这个家伙在搞鬼,祸害下游的无辜人士!”姜预见此大骂。

    想起自己每每在瀑布下的潭水上游泳,都被弄得一身泥,就气不打一处来。

    天极步,走开,几息之间,就赶到了湖边。

    “你,赶紧给我起来!”一声大喝。

    同时,那块天铸城令牌被他拿出来,竖在这白象的眼睛面前。

    哼哼,看了我的至尊令牌,还不赶紧退让!

    原本洗澡洗得正高兴的白象,被姜预的叫声打断,一时有点懵,硕大的身躯也静止下来。

    姜预见此,心里满意,看来这令牌果然管用。

    几息后,白象反应过来,却是直接无视了眼前的令牌,心想一个人类竟然在吼它,而且还是一个修为这么低的人类,它感到自己的尊严被触犯了。

    它是谁?它可是小象尊,以往谁来侍奉它不是毕恭毕敬。

    一怒之下,身躯高抬,两条象腿离地,就要把姜预踏扁。

    以前那些没满足它要求的都只是重伤,但这个敢吼它的,要重重伤。

    “干什么,还不赶紧退开!”姜预眼神淡漠。

    小象尊一愣,身形又是一滞,这个人竟然不怕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