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十三章 执法殿对质

第六十三章 执法殿对质

    执法殿大厅内,宋长老高坐首位,目光威仪,执事与几个弟子只能站在一侧。

    大厅中央,那两个方才出现在姜预附近的弟子已经回来,此时正作着汇报。

    “宋长老,弟子刚才去那姜预的居所看过了,并没有人,周围也都查看过了,那姜预很可能得知消息,提前逃走了!”

    没能逮到姜预,将其折磨一番,让这第三脉弟子有些不爽。

    “哦,逃走了?还真是天真,竟然以为能从天铸城逃跑,就是天境存在也做不到!”站在一旁的执事冷哼了一声,颇为不屑。

    “是,弟子马上召集人手去搜寻。”汇报情况的第三脉弟子应道,语气中同样出现一丝嘲笑。

    虽然没能折磨姜预一番有点遗憾,但逃了会更惨!

    只能说第八脉弟子真是不知死活,不逃还有一线生机,逃了那就是罪加一等,炎火之地注定是下半辈子的住地。

    又何况这里是天铸城,执法殿想要找到一个人不要太容易,最多两三个时辰,就能把姜预抓回来。

    到时候,让你后悔要踏入这天铸城一步!

    第三脉弟子心中想到。

    光头壮汉见此也是笑姜预不知死活,心中深仇大怨就要得报,姜预将变得比他更惨十倍百倍!

    执法殿大厅里,所有人都明白姜预的下场已经注定,没有一丝悬念。

    “那个,你们是在找我吗?”

    突然,执法殿大厅门口,一个声音响起,带着疑惑,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执法殿中人皆是一惊,这个时候,怎么敢有人随意闯进来!

    目光转向门口,皆是一愣。

    他们事先已经得到姜预的画像,此时看到这张脸,立刻就认出来了。

    光头壮汉与那两个喝加料冰酒的人首先反应过来,羞怒瞬间从心头升起,脸色皆是通红无比。

    尤其是光头壮汉,想起自己竟然被,被……心里就不能自己,一时怒气冲昏了头脑。

    “啊啊啊!混蛋,我宰了你!”

    他历吼道,就要一步冲前。

    “哼!”一声响起,却是高坐的宋长老。

    光头壮汉身形骤然一停,被冲昏的头脑清醒起来,想起自己刚才的行为,背后吓得瞬间出现一片冷汗。

    他做了什么?竟然在宋长老面前动武!

    他立刻跪下,向宋长老不停请罪,直到片刻后才敢起身。

    “姜预,你可知罪?做下如此丑事,还畏罪潜逃!”那第三脉弟子前进一步怒喝。

    “宋长老,就是这个阴险小人骗我们两兄弟喝的催情药酒,你要为我们做主啊!”另外两人也跪下,开始向宋长老哭诉,申冤。

    宋长老却没有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僵硬,此时,一旁的执事站出来。

    “宋长老,这人证物证尽在,要不就直接定罪吧。”

    一旁的姜预一听,顿时不对了,直接被定罪了那还得了!连忙大声开口道。

    “等等,你们在胡说些什么!我犯什么罪了,又哪里畏罪潜逃了?”

    “哼!你还想装傻充愣!对工殿中人使出催情药,事后还逃避我们的捉拿,这些都是你的罪!”第三脉弟子怒斥姜预,气势汹汹。

    姜预一听,目光转向高坐首位的宋长老。

    “冤枉啊!宋长老……我一个小小的凡境三层,哪里做得了这些事啊!”

    “他们目无法纪,随意冤枉天铸城的优良杰出天才弟子啊!”他大呼。

    执法殿大厅中听到这话的人脸色皆是一滞。

    宋长老沉默,没有说话。

    “他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冤枉你,代价还是做出这种事!”

    站在宋长老一旁的执事却出言,语气讥讽。

    姜预心里一喜,丝毫不介意语气中的讥讽,这执事好人啊,就怕你不提问!但表面上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开始说道。

    “大人,我也不知道啊!他们总说我是什么第八脉弟子,自从进入这天铸城来,所有人都在针对我,接个任务有人利用私权为难我,吃个饭也要逼我去被毒蛇咬,进入工殿火炼域还把最热的火炼室给我!”

    “还好弟子我智慧超群,一次又一次地化险为夷,才能活着来到这里!”

    “宋长老,今天我来这里就是来告状的,结果我还没有开口,他们就倒打一耙,又弄了什么新的把戏来冤枉弟子,想致弟子于死命啊!”

    “先不说别的,就是畏罪潜逃,弟子要逃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分明在冤枉我!”

    姜预苦痛委屈地说着,眼泪鼻涕一脸都是,仿佛是这天下最冤枉的一个人。

    但宋长老还是不说话,一直沉默,仿若一个不存在的人。

    “牙尖嘴利!今天任你怎么说,也逃不了罪责!”执法殿执事冷漠开口。

    “你若老实交代,说不定还能从宽发落,但现在还拒不认罪,罪加一等!”

    执事心想,看来宋长老已经对这个事件失去了兴趣,不然不会不说话,以前这样的事也发生过。

    那么就只能由他来裁定了。

    执法殿中其它弟子也是目光冰冷地看向姜预,犹如看待一个死人!

    这些目光,让姜预不禁脖子一缩,心里怕怕的。

    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柳兄,你别坑我啊!姜预一脸绝望。

    “拉下去!明日废除修为扔到炎火之地,以儆效尤!”执法殿执事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

    姜预一呆,彻底没希望了!

    难道我是被虐型主角,只有在生死痛苦中煎熬才能逐渐出头,不要啊!

    “谁允许你审的?”一道冰冷的目光突然扫向执事,却是一直沉默的宋长老。

    执法殿执事一惊,身子一颤。

    “长老,是我唐突了!”他身子一弯,立马认错。

    见此,姜预一喜,有转机了,有转机了!

    宋长老把目光转向姜预,看不出喜乐。

    “你们各执一词,真假难辨,既然如此,就用真预水晶球来判断吧。”

    执事听了却是一愣,这真假不是很明显吗,宋长老为何还要多此一举?

    而光头壮汉与第三脉弟子却是冷笑起来,方才宋长老的突然开口让他们还以为要出什么意外,但真预水晶球,一种测试真假话的仪器,只要把手放上去,就能与精神相连,测试一个人说话的真假。

    姜预依旧难逃责罚!

    真预水晶球?!

    这次,姜预不再小白无知了,因为他曾无意中从嫩面书生那里听说过这种东西。

    这下完了,原本还以为又转机了,结果没想到又是一个坑。

    这一测试,他还不原形毕露,任七十二变都逃不过如来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