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十一章 惹大祸了!

第六十一章 惹大祸了!

    火炼域中,光头壮汉背着手,心中踌躇着该怎么部署才能真正收拾掉姜预。

    “第八脉的垃圾弟子,这次不可能再让你逃了,否则我吴兴两个字倒着写!”

    忽的,他猛然一惊,感受到身后传来痛苦的咆哮。

    紧接着,他就感到似乎有两头猛兽把他扑倒,摁住!

    “混蛋,你们两个干嘛!”光头壮汉怒吼一声。

    突然的意外,让他无从反应。就被两人按在地上,双手双脚都同时被控制住!连灵力都被封锁。

    光头壮汉虽然地位远高于二人,但就实力而言,三人都差不多,处在易境巅峰。

    再加上二人是出其不意,从背后突袭,竟直接将他制服,隔绝了经脉中的灵力。

    粗重的喘息带着炙热之意,从背后传来,让他心里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甚至出现了一丝恐慌。

    “放开!不然我让你们在这甲区锻一辈子的火炼铁!”光头壮汉厉声道。

    然而,两人早已被药物侵蚀地完全失去理智,双目红如血。

    光头壮汉骂骂咧咧,不断开口威胁制住他的二人,他不知道,这二人发了什么疯,哪来的胆子敢对他不敬!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阵激烈的刺痛感从下体传来。

    他双目猛地呆滞,一瞬间竟忘了挣扎,世界在这一刻仿佛崩塌,然后,一声充满耻辱的咆哮声响起。

    “你们两个找死!”

    然而,任光头壮汉如何咆哮,他依旧被二人控得死死的。

    顿时,火炼域的这片空间,一声声欲望释放的吼叫不断传出。

    一场大戏展开。

    有人听到这边的动静,赶过来,见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这,这也太特么恶心劲爆了!”那人喃喃道。

    后面又有人陆续赶来,惊得舌头差点咬掉。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三人还有这种癖好,几百年了都没发现啊。”

    这一场大戏,持续了不知多少个时辰,最后,消息传到了工殿的一位执事耳中。

    ……

    “诶诶,你听说了吗?昨天工殿火炼域出了一件大事啊!”天铸城中一名弟子对着他旁边的同伴说道。

    “那还用说!我靠,三个男人啊,难以想象!”那人脸色怪异,全然不可置信。

    “就是啊,就算有这种癖好,要干也悄悄的干啊,真是有损天铸城的声誉啊。”一弟子摇着头说道。

    “好像最后还是工殿的地境执事赶到才把三人分开,其中两人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说话的那弟子身体颤抖了一下,恶心不已。

    姜预今早一出门,就听到类似的传言满天飞,一个又一个的弟子都在说这件事。

    他心里猛地一惊!

    “不会是,我昨天造成的吧?我只不过是多加了一点春药啊!”

    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可能又惹大麻烦了!

    尤其是,当几个执法殿弟子经过,口中谈论着上面有长老很生气,会彻查此事时,他的预感直接是变成了事实。

    心里忐忑不已。

    “不会的,我不是只送了那两人冰酒吗?哪来来的三个?”姜预喃喃道。

    而且,那春药的药力怎么会那么夸张!竟能让易境巅峰的存在都丧失理智。

    但直觉告诉他,这事儿就是他造成的!期间肯定出了什么意外。

    林欲红,真是被你坑惨了,早知道效果那么猛就少加点了,姜预一脸犯苦。

    他本意只是想让那两个人难受一下,然后在地上钻个洞解决。结果春药的效果远超他想象。

    “不行!那两人现在虽然还在昏迷,但总会醒过来,一旦把自己供出来,就完蛋了!”

    该怎办?姜预大急。

    “要不,直接跑路?”

    “更不行!一旦跑路,就是背叛,罪名变得更大,天铸城又是顶尖势力,我不可能跑得远!”

    姜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心里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为了出口气去惹这档子事了。

    他回到了自己的居所,愁眉苦脸该怎么办。

    就在此时,他设置在外面的监控系统传来警报。

    滴滴手环上红色的光芒闪烁,提醒着外面有人入侵。

    姜预点开监控画面。

    两个执法殿的弟子出现在虚拟屏幕中。

    “没想到,这次的引发这种事的人,竟然是那个第八脉弟子。”一个人说道。

    “哼,有什么奇怪的,他们第八脉弟子本就是些鸡鸣狗盗之辈,当年他们的脉主还差点做下背叛天铸城的事儿。”另一个人冷哼了一声。

    “什么,不会吧?”早先说话的人一惊。

    “不然觉得我们第三脉弟子没事儿针对他们干嘛,吃饱了撑的?”

    “而且,我们第三脉的脉主还因此受了重伤。”那人又冷眉补充道。

    “所以,呆会儿,我们把他带去执法殿的时候,半路上就打个半死,到时你可别阻止我!”

    “额,这个,既然,师兄如此说了,师弟自然答应!”那个弟子犹豫了一下说道。

    第三脉弟子闻言满意一笑,目中却冷光森森。

    姜预看到这一幕,吓得心肝儿都快跳出来了。

    怎么这么快?连执法殿都出动了!

    “不行,不能让他们逮到,不然就完蛋了!”

    但是又能逃到哪里去,他一个凡境三层,就是插上翅膀也逃不过天铸城的追捕啊!

    “难道,我就要这样,因为一个有点过分恶作剧,就直接挂掉了。”姜预满脸哭丧。

    那两个执法殿的弟子离姜预的居所已经快近了。

    姜预心中一凛。想起他们所说的要把自己打个半死的话,心里更是惧怕。

    “不行,哪怕是我自己一个人去执法殿请罪,也好过被他们抓住。”

    一念至此,姜预飞快起身,从后门提前离开。

    一路前往执法殿。

    至于到时该怎么办,就只能见机行事了。

    但是,当真走到执法殿不远处时,他心中又迟疑了,不敢进去。

    忽的,他想起了嫩面书生。

    连忙打开滴滴手环,拨通嫩面书生的滴滴号。

    很快,嫩面书生就接通了。

    “姜兄,可有什么事吗?”嫩面书生一如既往地脸色温和平淡。

    “柳兄,今天可能是我们最后的一席话了。”姜预一脸哭丧。

    “姜兄何意?”嫩面书生皱了皱眉。

    “哎!说来话长。”姜预叹了口气,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