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十七章 不够玩儿啊

第三十七章 不够玩儿啊

    老者看了看姜预,摇了摇头,心里失望,方才还以为这小子走大运,以后要飞黄腾达了,自己都降低身份与之结交,结果没想到,一切都是虚幻。

    不过他也不生气,反而有些同情姜预,才摆脱了七命尽无的噩运,却又滩上了第八脉。

    想起此前也有几个第八脉弟子经他手登记成为弟子,其中甚至有一个天资非凡,一心想要振兴第八脉的少年,结果,没一个是能撑过一个月的,最后都身心俱废,生活不如一个普通人。

    那些人也不知道跟这第八脉有什么大仇大恨,非得置他们于死地。

    不过这些都跟他无关,他一个小小的执事,还是安安稳稳地过他的日子,等着入土的那一天,永远不要参合那些大人物们的事。

    姜预颇为疑惑地看着这个巨大的“八”字,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是“王八”?“丑八怪”?还是“我要发(八)”?!

    想到这里,他眼中全是晶莹剔透的灵石。

    “李执事,这个八是什么意思啊?”他转过身来,问老者。

    心神却是一愣……

    迎面而来的老者充满同情的目光,直射进他眼中,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猛地感觉又回到了特招大殿里测试出他是七命尽无的时候。

    这老骗子该不会又想要编出什么谎话糊弄我吧!

    不能上他当!

    “什么意思也没有,就现着玩儿……”

    老者发出哈哈笑声,收起同情心,心里想不能告诉姜预真相,毕竟一旦被那些人知道了,误以为他在帮助姜预就不好了。

    而且,最好也不要引起姜预对他的注意,不然日后出了事来找他帮忙,牵连到他就麻烦了。

    算了,还是赶紧送走这个麻烦吧!

    “咳咳,现在阵法已经记录下你的身份,从此刻起,你就是天铸城的正式弟子了,切记日后要谨守天铸城规矩。”

    “这是一些基本的东西,拿去吧。”

    老者为了尽快赶走姜预这个麻烦,把许多原本该要交代的事都摒弃掉,直接进入最后流程,把一些基本的东西给姜预。

    姜预接过包袱,能感觉到里面的衣服和其他的一些东西,心里一喜。

    尤其是老者的那句“你已经是天铸城正式弟子”更是让他感到人生幸福。

    他连忙谢过老者,想着要再套套近乎,但老者却不再像之前那样热情,反而时不时地提醒姜预离开。

    姜预心中意识到不对劲儿,这老骗子好像在巴不得他快点离开啊。

    嘿嘿,既然你想我离开,那我偏不,倒要看看你搞什么鬼。他心里暗笑。

    “李执事大人,小子初来乍到,还要您多多照抚,来,小子给您倒茶!”姜预假装没有听到老者让他离开的话,瞬时来到桌旁倒了一杯水,给老者端了过来。

    老者的脸皮抖了抖,不知为何,他从姜预身上感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好了,茶已经倒了就赶紧走吧。”老者露出一丝催促,记录阵法已经记录了姜预的身份,怕是要不了多久那些人就要找上门来了。

    “走?当然要走!”姜预立刻说道,老者闻言心里一松。

    “但是怎么也得帮您把这大殿打扫了再走吧,您看,这里,这里,都这么脏。”姜预故作殷勤地笑了笑,拿起一旁的扫帚就开始打扫。

    老者的脸庞隐隐有些黑色,轻呼一口气,说道:“小子,老朽还有点事要处理,你还是先离开吧。”

    “有事?执事大人,有事找我帮忙啊,不管什么事,小子都倾尽全力为您办好!”姜预放下扫帚,拍了拍胸脯郑重其事地说道。

    老者的脸庞彻底变黑,他才发现这小子有点难缠啊!但再拖一会儿,那些人怕是要来了,姜预在这只会把他也牵扯进去。

    “小子,你是故意的!说吧,你要怎样才肯离开,让老朽去办自己的事。”老者哼了一声说道。

    姜预眼珠子一转,明白这老家伙是真的急了,到底是什么事让他这么急?

    “执事大人说笑了,您想让小子离开,直接吩咐就是,小子这就走。”姜预咧嘴笑了笑。

    他只是想借机了解一下这老骗子在搞什么鬼,但现在把事儿挑开了,他反而不能装傻充嫩,否则只会彻底得罪人家。

    虽然,其实他心里确实也是想恶心一下这老骗子。

    姜预抱着包袱离开了弟子登记大殿,心里虽然还有点好奇,但也不想真的惹这老头生气。

    老者见此终于松了口气,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蛮横地赶姜预离开,生怕被姜预记恨,到时被那些人整得生不如死时,哪根神经不对,来拉他下水就不好了。虽然自己不会就被吃定了,但麻烦肯定少不了。

    最好,走了以后就彻底忘了老朽这号人。

    姜预拿着包裹,走出一段路后,却想起自己好像还没被分配住处,转身欲回去,但又想到此时回去的话那老头怕是真的会发飙。

    “咦?这是?”他发现包裹里有一张纸条。

    东西区——19852号

    难道是住址?姜预连忙向人打听,找寻而去。

    大殿里,老者在送走姜预后,就又坐会了椅子上,端正身子,假装在认真审核着物资账目。

    不一会儿,一个白衣玄袍,袖子上有三条金纹的青年走了进来。

    “喂,李执事,方才是不是有新弟子入门。”

    老者见这个青年,连忙起身:“原来是赵公子啊!方才却有一个弟子来登记。”

    “第八脉?”那青年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是的,第八脉。”老者如实回答,这事儿不可能瞒得住,他可不想因此惹上麻烦。

    “好啊,终于来了!”青年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是啊,终于来了。这么多年来,第八脉的弟子就是他们第三脉的奴隶玩具。

    只要有第八脉弟子进来,都由他们出手,力求把人折磨得最惨。为此还开了一个赌盘。这算得上他们第三脉闲暇时的一大盛事。

    可惜,每十年才送进来一个,不够玩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