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十六章 或许是没洗手

第三十六章 或许是没洗手

    一座黑色的大殿……

    此处鲜有人至,空荡荡的一片,只有夏日的蝉鸣声和夹杂在其中的微不可听的风声。

    一个老者坐在大殿中的一张长桌后,趴着身子,半睡半醒着,口水掉到桌子上,积了一滩。此人正是那日姜预碰到的特招审核员,告诉姜预他是七命尽无的老头。

    老者伸了个懒腰,似乎睡醒了,顺手拿起旁边的水壶倒了口水到嘴里,咕嘟咕嘟,就这样漱了个牙,漱牙水被他“噗”地吐到了地上。也不管这里是什么重要的场所。

    当然,这要换成两三个月前的弟子选拔时期,他肯定不敢这样做的,但如今反正没有人会来这里,他做什么也不会被发现。

    不过说起那弟子选拔,他却想起那个七命尽无的小子,也不知死了没有。

    不过就算没死,怕也差不多了。

    尽管他赠送了一瓶易品补元丹与他,但最多也就是拖个半个月的命,毕竟别说是七命尽无,就是少了三命以上,也是绝症,天境存在也救不了。

    老者打了个哈欠,将视线转移到了大殿门口,略微有些刺眼的光芒照进他眼睛里。

    一个有些鬼鬼祟祟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来人穿着是“奇特”的麻布破衣,隐约看其脸庞,是个少年,正瞪着眼珠子看着他。

    老者面露疑惑,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来?

    而且……看着好眼熟!

    ……

    姜预顺着那个天铸城弟子的指路,一路走来,途中偶尔东张西望地看看周围的情景。

    不一会儿,一座看起来有些冷清的大殿出现在他视野中,他心里一喜,料想这就是那弟子登记的地方了,连忙走近。

    正好看到大殿中那个转身的老者,仅是第一眼,他就认出了这个当初骗他的老头,心里一怒。

    “卧槽,是你这个老……”话刚欲飙出口,姜预心里一惊,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没骂出来!还好没冲动!他拍了拍胸口,庆幸不已。

    这老骗子当初就是特招审核员,现在又是弟子登记处的负责人,搞不好是个挺厉害的官,自己初来乍到,还是不要得罪的好,不然铁定没好果子吃。

    “哈哈……原来是老前辈啊!我就说今天出门怎么有一大群喜鹊来迎。”姜预的脸庞一瞬间变成了嬉皮笑脸的模样,怒色还没表现出来就被他丢到一边。

    “你是?”老者却一时没想起来,他觉得姜预眼熟,但记忆中似乎没有哪个人能对得上号。

    “特招上,您说过晚辈七命尽无啊!”姜预连忙提醒到,同时心里暗想着该怎样拉拉关系,好让接下来的弟子登记顺利点。

    “哦,原来是你这小子!”老者恍然大悟。

    “不对啊,你竟然还没死,而且还有了修为!”老者见姜预已是凡境二层,惊讶得目瞪口呆。

    姜预的心里却是一黑,暗想你特么才要死!全家都要死!

    “前辈又在开玩笑了,晚辈身强体壮,吃嘛嘛香,喝嘛嘛棒,一夜七次……咳咳,怎么会死呢?”姜预嬉笑说道。

    老者脸上还是露出狐疑的目光,在想自己是不是碰到了鬼怪转生。

    他用有着些许皱纹的手碰了碰姜预的手,“温热的……”喃喃自语,确定不是鬼类。

    “可当初七个水晶球都没有反应是事实啊!”

    “咳咳,或许是当初,晚辈吃了饭没洗手,然后去摸球的原因。”姜预嘴上瞎编乱造,一点不想再讨论自己会死这个话题。

    “没洗手,和这有关系吗?”老者眉头微皱。

    “应该,有关系……”

    “您看,没洗手,手是脏的,看似摸到球了,实际还隔着污渍,自然就没反应了。”姜预解释。

    老者一听,愣了半秒,随即精神一震,似乎发现了什么大事。

    “对啊!水晶球必须要直接接触才能测试,不行,我得记下来报上去,下一年一定要注意,说不定还能记个功劳。”

    他眼中兴奋之色一闪,觉得发现了测试水晶的一大漏洞。

    “那个,前辈,能给我登记一下弟子身份吗?”姜预试着打断兴奋的老者问道。

    “登记?你成为天铸城弟子了?”老者心中怀疑,姜预虽然不是七命尽无,但凡境二层的修为,想要拜入天铸城怕是不可能。

    “当然。”姜预傲然把黑色令牌一递。

    老者见此令牌却是猛然一惊!

    “脉主令牌!”他深呼一口气,觉得自己是狗眼看人低了。

    “没想到小兄弟竟然能得到一脉之主的认可,老朽可差点丢掉了一个天才弟子啊!”老者的对姜预的称呼都变了。

    “那是!”听闻老者的夸赞,姜预得意地摆了摆头。

    他没想到这块令牌竟然如此牛逼!

    虽然不知道那“脉主令牌”是个什么意思,而且师祖也已经死了,但以后说不定还能拿来吓唬吓唬人。

    “哈哈,小兄弟,老朽姓李,以后唤我一声李执事便可。来,跟我到里面去登记!”说着,他热情引姜预进去。

    姜预跨步跟在后面,心里喜悦,感觉自己的开头还是挺不错的,不再像之前那样一直倒霉。

    他跟着老者来到大殿最里面,一根五人合抱的黑色金属柱子出现在他眼前,上面刻画着各种交错的纹路,泛出红色的光芒。

    “来,把你的令牌放在这个位置,然后咬破手指,滴一滴血上去。”老者指了指黑色金属柱子上的一个长方形凹陷。

    姜预看了看,把令牌放上去,发现刚刚好嵌合,又咬了咬牙,狠心咬破手指的一点皮,按到令牌上。

    顿时,黑色令牌上黑光放出,顺着纹路流满整根柱子。

    “不愧是脉主令牌,竟引得整个记录阵法反应。”老者啧啧声叹。

    片刻后,黑色令牌恢复宁静,黑色柱子纹路里的光芒再次变红。

    一个硕大的“八”字出现在黑色金属柱子上。

    “原来是第八脉的脉主啊!额……第八……脉?!”老者顿惊,赶忙搓了搓眼睛,确认没有看错。

    “真的是第八脉……”他很吃惊,更多的无语。

    没想到这所谓的脉主令牌竟然会是第八脉的,他们竟然还会派弟子上来,难道是嫌之前的人被修理得不够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