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十五章 走后门进

第三十五章 走后门进

    姜预拿着黑色的“天铸城”令牌,心里对那曾经的天品炼器师师祖不要太感激,可惜人死了,不然就有大靠山了。

    他在屋子里心情愉快,一时对半个月后将拜入天铸城感到有些紧张,不知该做些什么准备。

    他知道天铸城作为一个大势力,里面隐藏的纷争肯定不少,自己实力弱,又是初来乍到,不做好准备,肯定会吃很多亏。

    剩下的半个月,他一定要做足准备。

    而中年汉子看着自己这个神经弟子忙忙碌碌,心里却在猜想,这货一旦拜入天铸城,了解到一些情况,怕是不知道多后悔今日以这个身份拜入天铸城。

    搞不好,会直接炸毛吧。

    他方才说的,告诉姜预一个坏消息,可不是在骗姜预。毕竟,天铸城里面,有些人很看不惯他们!

    犹豫要不要提点一下姜预,但心想就算提点也没什么用。一切看他自己,呆不下去出来便是。

    但如果,真的引得某些人……想到这里,他微醉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

    这一日,姜预在屋子里,看着那一大堆灵石,他的修为太低,得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提升一下,单纯吸收空气中的灵气太慢了。

    虽然有点不舍得,但灵石这东西,该用的时候还是得用,不然就是废品。

    抓起一块灵石,运起吸气功,顿时,一股滚滚灵气顺着手臂进入他的经脉。

    不一会儿,灵石里的灵气就挥霍一空,姜预暗暗心疼,但又迅速抓起另一块吸取。

    短短一日的时间,他就吸收了一百多块灵石的灵气,但收获也是相当可观,姜预能感觉到,身体里的灵气已经接近饱和了,只需再有几块,就能突破。

    一咬牙,同时抓起五块灵石,更加汹涌的灵气像湍急的河水流入他身体中,片刻后,身体里的灵气就已经饱和了。

    但灵气的吸收并没有停下,空气中的灵气也在以姜预为中心,宣泄而来。

    姜预能感到,更加强烈的痛苦在全身各处产生,痛得他直欲放弃,但一想到下次突破还得承受,便咬牙挺住。

    灵石中的灵气远比空气中的更加暴躁,在他身体里肆掠,冷汗嘀嗒嘀嗒地滴落下来,把床单都打湿了一大片。

    这一次的痛苦,远超上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姜预感觉要坚持不下去时,身体里的某处灵穴的开口终于颤抖了起来,轰然打开!

    灵气滚滚而入,填充了这个位于小腹的灵穴。

    重重呼出一口气,连澡都懒得洗,直接就倒在床上喘气。

    难以想象,这次的突破如此困难!他不知道,别人的是不是也是这样,但再这般下去,他怕是在凡境三层时便无法突破了,心里不禁忧虑了起来。

    第二日,姜预来到中年汉子面前,向他询问境界突破的事,他终究经验有限,最好还是问问自己的师傅,看有没有办法解决。

    中年汉子看了看已经是凡境二层的姜预,说道:“是你自己要找罪受,用灵石来突破修为。”

    “用灵石突破怎么了?”姜预疑惑。

    “灵气并不是吸收到身体里就完事了,还要花时间去温养适应,而灵石里的灵气远比空气中暴躁,你未加适应就突破自然困难。”

    姜预恍然大悟,随即撇了撇嘴:“那灵石拿来有屁用啊!”

    中年汉子翻了翻白眼:“你资质太差,尤其是身体对灵气的适应太过缓慢,自然就没用。但对他人而言,稍微有点资质,都是身体适应性要高于对灵气的吸收速度,灵石就能起不小的作用了。”

    姜预垂头丧气地回到屋里,原本他还想着有灵石供应的话,自己突破凡境二层只用一天,就算后面的境界突破更难,估计最多几个月就能到易境了。

    但现在,却还要等身体适应灵气,而且还不知要等多久,他的资质真的有那么差吗?

    他不禁有点嫉妒起那些天赋好的人起来。

    而在姜预走后,大堂里的中年汉子神色却有些莫名,内心的心情与姜预截然相反,他心里感叹。

    这家伙,还不知足,也不知他哪儿来如此好运,竟得了本这样的逆天功法!只是,基础还是太差。

    原本,姜预的灵力修炼资质极差,已达到无可救药的地步,除非是有各种各样的外力资源无限支持,否则,这辈子,翻了天也就个凡境三五层。

    但如今,只是区区十几天,就已经凡境二层。

    虽然有灵石的原因,但低级灵石只能加快一定的吸收速度,绝不超过五倍,按姜预的资质,正常情况下,没有十天八天,别想吸收完一块。

    可事实却是他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吸收了一百余块。

    只能说,吸气功不愧是吸气功,吸收灵力的速度实在是太过恐怖!

    但姜预显然不清楚这些,就算他知道了,也只会觉得没什么,甚至不满意,因为这货心里本质上就幻想着自己修炼最好是一日千里,隔天就跳一级。

    现在却因身体资质太差受到制约。

    半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此时姜预的修为依旧是凡境二层。

    这一日,炼器坊门口,他强行挤出不舍的眼泪,挥手告别中年汉子,前往天铸城弟子登记处。

    黑色令牌被他握在手中,其余的东西则被放在了他手指上的一个须弥戒子里。这个须弥戒子却不是他摸尸体摸来的两个中的任意一个,而是他的师傅——中年汉子,似乎终于良心发现了,在他走的时候丢给他的。

    天铸城山腰以上,便是真正的核心之地,给天铸城成员居住的。在这里,布着一个守护的大阵,分隔开了山上与山下,从阵法外向里看去,山上似乎被迷雾笼罩,白茫茫的一片。

    此处,哪怕是天铸城中弟子出入,也要以自己的身份令牌,并经过阵法的短暂识别方可。

    姜预来到阵法前,一股无形的波动笼罩了他,似乎在探测着什么。

    当这股波动触及到他手中的黑色令牌时,顿了顿,然后撤回,水波似的纹路向周围扩散,一个一丈高的入口出现。

    姜预惊奇,左顾右盼,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踏入入口的一瞬间,一股灼热的气息迎面扑来,让姜预的脸庞都不禁一红,热汗顿生产生。

    此时再看山上,却是无数的建筑被树林所掩映,露出一角一面,山顶之上,尤为壮观,有诸多大殿坐落……

    姜预瞪大眼睛好奇看着,他的身前时不时有身穿玄袍的弟子匆忙走过。

    “这位师兄,请问弟子登记处怎么走!”

    那被问住的弟子转身疑惑地看了看姜预,这个时间新入的弟子应该早就登记完了,连新弟子的入门仪式都举行完毕。

    看着姜预低的发指的修为,他嘴角撇了撇,顿生明白估计又是哪位长老的亲戚,走后门进来的。

    “前面,直走五百米。”对于这类人,他虽然不待见,但也不想平白得罪。

    “谢谢师兄。”姜预欣喜着向前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