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三十一章 准备

第三十一章 准备

    这五日里,姜预的生活又回归了平常。

    天铸城月长老收徒的热闹也渐渐平息,“星墓日”更多地成为了人们的饭后谈资。

    而每年这个时候,总有几个倒霉蛋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马虎大意,忘记了日子去修炼精神力,以致葬送了自己,其中甚至有一些天赋不错的少年。

    城中对这类少年长辈教导疏忽的责备声音到处可闻。

    但还有一件事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不知为何,今年星墓日前五日的第一日早晨后,被虚空噬虫吞噬精神力的人就变得尤其多,数量至少是以前相同时间的两倍。

    按理说,于星墓日时期修炼精神力只是有一定概率引来虚空噬虫,并非必然,运气好的话也有可能没事,但似乎今年,运气这个东西变得并不怎么管用起来。

    在第一日早晨的一个时间点以后,不论谁只要修炼了精神力,就必然会引来虚空噬虫,而且数量还不在少数,精神力很快就被吞噬一空,变成痴呆儿。偏偏此前的几个时辰都很正常,还有几个无意修炼了精神力的人也没事。

    似乎在那个时间点,突然有人惹到了这群可恶的虫子,让它们极度不痛快,才来报复周围的其他人一样。

    对此,人们只能为遭殃的那些人惋惜一番,心里暗暗警惕,以后万不可大意。虚空噬虫这种东西,直接从虚空中诞生出现,根本没有东西能防住。

    ……

    姜预在屋子里研制着视天文仪,一样样材料在他手中转化完成,又分割、扭曲、变形成他想要的零件,不同的零件来回组装又形成大的构件。

    从他得到第一份科技产品起,这样的事就没少做过,手指得到锻炼,变得远比以前灵活,翻滚之间竟有种操作的流畅美感。

    姜预暗自欣赏着自己的一波波操作,心里暗暗得意,觉得自己都要被自己折服,崇拜上自己了。

    随着精神境界的不断突破,他的特殊能力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份提升不光体现在转化物质的速度变快上,同时也让所得物质的质量变得更好了。

    虽然,这所谓的“质量变好”是相对的,只是相比起以前要好了些而已,但对于高科技产品而言,材质其实还是属于低劣,也就勉强能用,最终制作出来的科技产品功效也会大打折扣。

    光影盾,超粒子束皆是如此。

    姜预耐心制作着视天文仪,一道工序接着一道工序,小巧的零件或构件被做好整齐地摆放在一旁。

    这一幕,显得尤其专业!

    可是,这样的举止行为明明不是某些“邋里邋遢”的人的风格。

    只因在姜预的想法中,组装零件这样优美的流程指不定哪天会在美女面前表演,自然要事先编排好,演习演习,到时好好耍一番帅,才能赢得美女崇拜的目光。

    想到这里,姜预嘴角露出笑容,喜滋滋的。

    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炼器坊的小院子里,一个一人高的仪器已然伫立。

    视天文仪外形结构简单,一个黑色三角支座,大约半人高,支起一个固定的黑色圆平板,往上是一根立柱,连着一个活动机构,与镜筒下方约三分之一的地方相扣,镜筒约一米二长,分为三节,直径依次减小……

    看着自己的又一件新作品,姜预心里自豪感爆满,尽管这个外观还不错的科技产品内部不怎么好,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视天文仪对镜片的精度要求颇高,一点点误差都会导致成像扭曲,模糊不清,所以成功与否还要用了才知道。

    扶起镜筒,闭上一只眼,姜预试着用视天文仪观察天空。

    一片刺眼的白色!姜预眼睛微眯。

    好吧,这玩意儿白天用不了,看来,只能静待晚上了。

    等待往往是漫长而无聊的,在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仰望得脖子都酸痛后,太阳,终于要下山了。

    姜预激动着跑到视天文仪一旁,心里满怀期待与好奇。

    太空,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在电视里已见过不知多少次,但亲眼用天文望远镜观看却还从未有过。

    而且,这次,他还是抱着要探究“星墓日”的根底而来的。

    说实话,此事若是被罗虚大陆上的其他人知道,怕是会笑姜预自不量力。太空,那个领域哪怕是这个世界的至强存在,天境强者也是一片茫然,未能涉及。

    “哈哈,科学的魅力是无穷的!”姜预振份高呼。

    黑夜已经降临,太阳最后的霞光从天际线缓缓消失,只有月光与周围的星辰发出的光芒为世界披上一层莎雾。

    姜预凑到镜筒一端,摆动镜筒方位,扫向一望无垠的太空,在经历一段时间的黑屏后,他终于调对了焦距,望向了天空最明显的星体——月亮。

    这个世界的月亮与地球不同,体积不知大了多少倍,就是不知是不是从罗虚大陆分离出去的。

    视天文仪中,一片莹白之光,景象在调节中放大,一个个形态各异的环形山出现在视野中,其中又有着不规则的坑坑洼洼。

    这熟悉的景象却是震撼的,熟悉是已见过多次,但当亲眼见到时,其中的震撼又不会少掉分毫。

    能观看月球环形山,说明视天文仪并没有问题。

    看了月球,他又把目标定在周围较近的几颗星体,有一颗火红如火星,有一颗水蓝似水星,更有一颗是绿色,红色,紫色交错的,就像大号的彩棒棒糖。

    姜预不时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惊呼,传出院子,传到中年汉子的耳中。

    炼器坊大堂里,正在喝酒的中年汉子嘴角不禁抽了抽,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收了一个精神病进门,在考虑要不要找个人来给他治治。

    算了,随他发病吧。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喝酒。

    “咦,对了,不是还要探究星墓日吗?”姜预突然想起,从外太空的新奇中醒转过来,摆动视天文仪寻找着有哪里是有异常的,找了还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发现。

    “难道要到点才会出现?再等等!”姜预心想,又开始观察起各类星体来。

    有点遗憾的是,视天文仪原本0.1光年的距离在姜预的手下似乎打了不小的折扣,距离大大缩短,能看到的星体只有区区二三十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