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二十七章 静静

第二十七章 静静

    太阳的光辉照耀在天铸城中,浮现出一片明朗景致,众人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天铸城中的事物。

    然而这一切姜预都无心关怀,要是平时,他还会满怀八卦心理地左听听,右瞧瞧,时不时还会参与其中,慷慨激昂地发表一下自己的真知灼见,赢得一些人的赞叹之词,借此嘚瑟一番。

    但现在,刚刚经历了人生的一大起伏,由顶峰坠落到峡谷,姜预感到自己的世界都在逐渐崩塌了。

    原本以为拜了个牛逼师傅,自此过上了高富帅的生活,没想到,回头一看,一切都是错觉,自己还是个矮矬穷啊!

    “拜错师了,竟然拜错师了!”

    姜预哀叹,浑身荡漾着一股看不见的负能量。

    这老天,就是在成心玩我啊。

    “姜兄,姜兄?”嫩面书生白白的手在姜预眼前晃荡,一张白嫩地让无数女生嫉妒的脸靠近姜预,呼唤着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姜预。

    良久,姜预才注意到在唤他名字的嫩面书生,他回过神来,轻轻摆了摆手。

    “柳兄,吃饭的事今日还是算了,我需要一点时间,去想静静。”姜预哭丧着脸说道,转过身,弯着腰,驼着背,双手下垂,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缓步离去。

    “静静?”嫩面书生不明所以,疑惑的神色一闪,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有一丝莫名笑意:“这姜兄,倒是挺有意思。”

    说完,他就转身进入了一家高级酒楼,点了几道看起来不错的食物,有灵食,也有普通菜,开始食用起来。

    ……

    姜预满怀苦涩之意地回到炼器坊,一路浑浑噩噩,路上许多人与他打招呼,他都没回应,不知最后是怎么回来的,看着还在板凳上喝酒的颓废师傅,更是悲从中来。

    咬了咬牙,还是决定问问,他郑重来到中年汉子身前,一脸肃然地问道。

    “师傅,您是什么修为啊?”

    中年汉子撇了他一眼,暗道这小子一天到晚就没个正常时候,今天不知道又发什么疯。

    “易境。”淡淡的声音响起。

    姜预脸色一苦,又问道:“那内屋里的那把大锤子吶?”

    中年汉子粗燥的脸上,神色顿了顿,有些意外,眼中飘过一丝奇异之色,只是这一幕很快,姜预却没看到。

    “那是祖传下来的,只能用来打铁。”

    “祖传,只能打铁……”

    “那……咱们是不是也有什么祖传的厉害功法?”姜预灰暗的心里涌现出一份期待。

    “没有!”

    姜预是一阵绝望,最后的一点点期待都落空了,近几个月来的辛苦忍耐,幻想的美好生活彻底离他远去。

    “还有事吗?”

    “没了。”

    “那就该干啥干啥去。”

    “哦。”

    ……

    姜预回到屋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事已至此,他除了坦然接受也没别的法子。

    说实话,几月前,城禁那日,他就把一切都想开了,能拜到那位高级炼器师门下自然是好,实在不能也没什么。

    但偏偏在最后关头老天又给了他希望,让他连续几个月都做着有大靠山的美梦,结果最后又给你蒙头一棍,这事儿任谁心态都不会好。

    “算了!既然已经拜了他当师傅,不论什么修为,哪怕是个乞丐,咱也认了。而且现在好歹还能留在天铸城,总比当时被赶出去好。”

    想了想,姜预安慰自己一波,毕竟天生自带乐观属性,情绪低迷最多是一时的。

    姜预心里嘀咕:“不就是牛逼师傅吗,没收到本天才是他的损失,等有一天,就是全天下的名师来求着收我,咱也不理他们。”

    姜预吐了闷气,吐槽了一番别人的葡萄真酸,又想起那同样在找那月长老的海蓝头发少女,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如今他们是同命相连啊,都被一个灰发小子截了胡!

    他把被子蒙到头上,闭眼就睡。

    此时虽还未到晚上,但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也要睡一睡来安慰一下自己。

    炼器坊大堂,中年汉子睡在板凳上,喝着酒,虽然姜预吐槽的话语很轻微,连自己房间都传不出,但还是一字不落地落入了他耳中。

    他抓着酒罐的右手明显顿了顿,神色有些莫名,像在思考着什么。

    ……

    第二日,姜预起床。

    想起昨日的事,却再也没了什么负面情绪,身心完全恢复了以前的正能量状态,一晚的时间完全够他忘记先前的不痛快。

    伸了个懒腰,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一阵舒服,感觉体质似乎比以前要好了。

    相比地球,这个世界充满灵气,姜预虽然没有修练,但呼吸之间难免吸入灵气,让体质也得到了改善,虽然,相比起这个世界的其他人,他还是个战五渣。

    但是,他是有科技之心的男人,腰间还挂着那么多强力科技,随着科技的累积,终有一日,他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几个欺负未成年少女的渣渣们就被咱的科技收拾得不要不要的。”姜预嘿嘿一笑,意淫了一番。

    只是,那些人背后好像有个叫林风浪的主子,看他们的样子,貌似是个挺厉害的人物。想到这里,姜预眉头皱了皱,当初他仗着背后有个顶级地品炼器师,没有鸟他们,现在想来,心里突然有点发虚,才发出的豪言壮语也瞬间抛到了脑后。

    现在他可以说没权没势,自身实力还是个弱鸡,虽然有科技,但目前掌握的科技力量有限,估计也就能解决一般的喽啰。

    对于这个世界的玄幻文明,他可是始终都保持着一颗敬畏之心。尤其是那日天铸城城禁阵法的响应,那遮天蔽日的景象,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一念至此,姜预心里就有点怕怕的,额头上有冷汗冒出。

    “应该没被人看到我的样子吧!”

    “唯一的疏漏应该就只有超粒子束的光束,还有跳舞蚂蚁的投影。”

    姜预仔细想了想当日的情景,觉得自己应该还没有暴露,只是以后超粒子束和跳舞蚂蚁的使用要小心了。

    知晓自己目前是安全的,他松了口气,觉得以后还是得小心点。

    姜预又拿出了当日他缴获的两个须弥戒子,这两个戒指尚处于关闭状态,当时他怕自己惹祸会让师傅不高心,最终还是放弃了让师傅替自己打开戒指的想法。

    现在看来,当时的举动无疑正确之极,师傅并不是什么厉害人物,多半不是那叫什么林风浪的人的对手,这两戒指和里面的东西一旦暴露出去他们师徒俩可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