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二十六章 明悟

第二十六章 明悟

    天铸城作为大陆最顶级的势力,那月长老身份又显赫,收关门弟子自然是一件大事,类似的事几百年都不见得有一次。

    周围有不少人都在谈论,姜预满心欢喜地听着关于自己的传说,虽然方才两人谈论的有些与他不符,但消息这种事,传来传去,又总有好事者,难免出现误差。

    “那灰发年轻弟子我亲眼见了,容貌奇俊,气势不凡啊。”一个旁人说道。

    “嗯……后面倒是半句不假,但什么灰发……没见过本帅哥还吹牛逼!”姜预立即判定,把耳朵转向另一边。

    “那日我无意中看见一道长虹冲向山顶,听闻就是月长老啊。”有人又激动谈论道。

    “冲向山顶?”

    “师傅整日喝酒,怎么可能有闲工夫去山顶。”姜预撇了撇嘴,想着又是一个爱吹牛逼的人。

    他一路走着,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

    “好事者还真是多!”

    “如此一来事情流传的版本该不会也很多吧,譬如什么——弟子是灰发,白发,搞不好还会传出紫发,绿发。”

    “但真相只有一个,是黑发!”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从他听到的第一个谈论者起,一直到最后一个,版本竟出奇地一致:弟子是灰发,月长老已回到山顶的居所。

    刚开始,他还能淡定面对,但越到后面,他原本喜滋滋的内心斗转直下,开始变地僵冷起来,他似乎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不,不会的……据我的经验,地球众多穿越历史上还从没出现过穿越者会拜错师这种事啊。”姜预咽了口口水,心里有种不安在蔓延。

    想起与师傅相处如此之久,好像就没见过他露出什么高级炼器师的本领,高级功法更不见一本,他心里就越发的忐忑起来。

    如果不是炼器坊里还有一把神异的大锤子,他就要放弃希望了。

    姜预心里很急,他想要去亲自确认一下消息,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真的拜错了师傅。

    恰在此时,两个玄袍少年从街上走过,他们皆头上束发,神采奕奕,玄袍胸口部位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铸”字,下方还有执法殿三个小字。

    他们是才拜入天铸城,加入执法殿的两个弟子,本正是志得意满之时,但此时他们的脸上眉头却有些微皱。

    这两个天铸城弟子从姜预身旁走过,见此,姜预心里一动,连忙上去询问有关月长老收徒的事。

    “两位师兄,我能问你们一些问题吗?”姜预整了整身形,拿出地球上的及其礼貌的一面,顺便做了个辑,看起来颇有风度。

    然而,这些落在那两个正心烦的少年眼中,却是呆板异常,其中一个少年憋了他一眼,见其是个毫无修为的人,顿时蔑视起来,本就糟糕的兴趣更加不痛快起来。

    “还有人能没有修为,这天铸城外围,真是什么货色都有!滚远点,本少爷没时间理你。”他不耐烦地说道。

    姜预一愣,胸腔里像猛地倒灌了一口气。

    一旁的另一个少年一脸不以为然,在这强者为尊的大陆,实力就是一切,没实力被轻视本就理所当然,你姿势礼仪做得再足也是徒然。

    他们二人继续往前走去。

    “妹的,拽个屁啊!”看着两个少年离去的背影,姜预心里不爽地大骂一声,他强忍着一万句脏话没喷出来,在背后竖了跟中指。

    他转过身去,心里万般不爽,但一想起自己可能拜错师的事,这些小事就立马被抛到脑后了,心里焦急不已。

    “咦?姜兄,没想到你还在此处。”

    一张白嫩的脸突然出现在姜预面前,面带微笑,却是几月前同他一起参与弟子特招的嫩面书生。

    “柳兄……”姜预惊诧,没想到会在此碰到这个熟人。

    ……

    那两个执法殿的少年在走远后,开始交谈起来。

    “哎,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加入这什么执法执法殿,神气倒是神气了,别人见咱们都绕着走,结果还没过几天威风日子,就被打发出来干活。”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竟然敢在天铸城杀人,竟然还伤了林师兄的弟弟,连累我们来捉拿。”

    方才斥骂姜预的那个少年嘀嘀咕咕地抱怨个不停,一脸的怨气。

    “好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另一个少年安慰道,“还是想想要怎样抓到那个杀人者吧。”

    说到这里,他们二人的眉头皱地更深了。执法殿下发的这个任务,提供的信息实在太少了,只知道那杀人者有一样能发出白蓝色光速的武器,威力不凡。自身修为应该不高,最多是个凡境十层,不然不会用障眼法来骗那两个随从。

    但除此之外,其余信息尽皆不知,没有样貌,身高,体型,甚至名讳,这让人怎么找。

    恐怕那人就算是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也认不出来,当成一个普通人放过了。

    两个少年一脸愁绪。

    ……

    姜预看着身前的嫩面书生。

    此时嫩面书生的书生服早已换下,而是一身天铸城弟子的玄袍,拳头大小的“铸”字下方却不是“执法殿”三字,而是一个旋绕的看不懂的花纹,颇有一般韵味。

    穿上这身衣服,嫩面书生的书生气似乎被隐藏起来,有了一点洒逸之风。

    他与姜预热情地寒暄着,对于姜预无修为在身也毫不在意。

    “姜兄,咱们也有几月不见了,不如一起吃个饭吧?”嫩面书生一如既往地温和。

    谈到吃饭,姜预不禁想起城中的灵食,口水泛滥,那些东西他只吃过一次,还是用从炼器坊偷出的灵石买的。

    但他马上又压下了食欲,急忙问道:“柳兄,你知道月长老收徒的事吗?”

    “月长老?”嫩面书生一愣。

    “嗯,对,就是那个隐居三年的顶级地品炼器师。”

    嫩面书生一笑:“自然知道,前几日有幸见过,还带了一个灰发的少年弟子,那人倒是幸运,竟能拜得月长老为师。”

    嫩面书生如此说着,脸上却没有一点他人的嫉妒或是羡慕,就如同邻家发生了喜事,如平常人一般祝贺。

    但嫩面书生不在乎,不代表姜预也不在乎,那平淡如水的话落在他耳中,就犹如晴天霹雳,让他仅怀的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他知道,嫩面书生作为天铸城弟子,所见所闻不会作假,也没有必要骗他。

    “怎么会这样?!”姜预心里哀嚎,这一刻他的世界仿佛在崩塌落陷,人生也进入了灰暗时代,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起来,跌跌荡荡,像要摔倒。

    “姜兄?姜兄?”嫩面书生呼唤着姜预。脑中产生无数疑惑,不明白每次见姜预怎么都会出现这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