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二十二章 垂钓老翁

第二十二章 垂钓老翁

    “前辈,恕罪!”两个中年人连忙躬身请罪,青衣公子心中虽有着滔天恨意,却也被心中的惧怕掩盖。

    他们先前认为姜预只是天铸城中的一个普通弟子,自家大公子的名声足以镇住,事后说不定还要报复讨回来,才有恃无恐。

    此时再见这奇异的场景,哪里还不明白他们遇见的很可能是一尊大人物。甚至一个不小心还会为自家大公子引来麻烦。

    虽然这身影看起来并不显得老迈,但对那些大人物而言,孩童、青年、老者,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远处,见成功骗过了两个中年人的姜预紧绷着的心总算放松了一些,方才他的一只手可是在一直抖个不停啊。

    不得不说,最近自己的胆子渐肥,以前他是万万不敢做这种事的,一旦被识破就小命不保。

    不过多亏自己天生有气势,特效又做得好,暂时骗住了这些人。

    “你们胆子挺大啊,忘了天铸城的规矩了?”姜预屏了口气,努力装出淡漠的声音。

    两个中年人心中咯噔一声,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天铸城的规矩,但这规矩是明面上的,私底下谁没有点龌蹉,只要处理地够干净,身后有人就行。

    其中的一个中年人灵机一动,深呼一口气说道:“前辈,冤枉啊!这少女是我们大公子府邸里的一个丫鬟,偷了东西,大公子命我们来抓回去。”

    “对,对,我们只是来抓府邸丫鬟的……”另一个中年人连忙开口道。

    我擦,竟然还骗我,姜预心里不爽了。

    “既然如此,这个丫鬟我要了,你们带着后面那个肢体残缺,滚吧!”

    装逼装全套,就是要霸道,姜预老气纵横,声音淡漠说道。

    那青衣公子听到肢体残缺四字,一直压抑的恨意屈辱有爆发之势,但还是被他死死克制住,眼中怨毒,一口鲜血逆喷,竟气得昏了过去。

    “这……”两个中年人互相看了眼,咬了咬牙,最终只能选择带着青衣公子离开。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他们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过了片刻,见青衣公子等人走远了,姜预一直保持的潇洒姿势顿时一跨,揉了揉已经麻木的身体,又取下眼中的两块玻璃圆形小镜片,小镜片在月光下反射出屡屡光芒,他眨巴眨巴眼睛,有眼泪水流出。

    酸死了,果然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

    但他心里却为自己的机智佩服不已,诺贝尔欠我个机智奖啊。

    好,完事了,下树救人。

    姜预要往树下爬,在微弱月光照射下,树下影影绰绰,像一个深渊似得。

    他舔了舔嘴唇,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下不去了。

    上来的时候还没什么,但要下去,看着这个高度,他就一阵发晕。

    这下怎么搞,我堂堂一个穿越者竟会被一颗树绑架,姜预一脸发苦。

    正在姜预想着该怎么下树时,远处已经陷入半昏迷的海蓝头发少女身体却开始发烫起来,嘴中却开始发出呓语。

    “爹、娘、姐姐……”

    “青儿对不起你们!”一边呓语,她眼中泪水哗哗流下。

    迷糊之中,她脑中闪过一幕幕片段……

    有她一路躲躲藏藏,来到天铸城,有她摸爬滚打,寻找月叔,有那监视的红色蚂蚁,黑衣少年,青衣公子,有那些所有在伺机夺取她最后希望的人。

    她以前只是秋家的无所事事的小姐,她,真的对付不了那么多人。

    可是,她又想起了自己的爹、娘和姐姐离开时的那一幕幕。

    先是父亲让娘亲带着她们逃,拦下敌人,说过一会儿来找她们,紧接着,娘亲又让姐姐带着她逃,独自留下,最后,姐姐也留下了,让她一个人先逃。

    说了都会回来找她的,但最后一个人都没回来,只剩她一个人来到这天铸城。

    明明发过誓的,一辈子都不倒下,要为他们报仇!

    海蓝头发少女泪眼滂沱,却不知何时,她已经麻木的身躯竟缓缓站了起来,单脚伫立,踉跄着身躯向山林一处跑去。

    “喂,别跑啊,你还受着伤呢!”此时还被困在树上的姜预却是急了。

    海蓝头发迷迷糊糊,口中在喃喃着“快逃”,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逃亡的日子,她虽有一只脚重创,速度却越来越快,榨取着身体最后的力量。

    见此情景,姜预心急。

    看了一眼树下,忽的,他心一横,闭上眼睛,直接从树上跳下去。

    高空弃物,速度越来越快,姜预忍着没有尖叫出声。

    即将落地之时,光影罩启动,一片橙色光幕出现在他身下。

    姜预眼睛睁开,安全着陆!

    连忙向海蓝头发少女追去,但他毫无修为在身,哪怕海蓝头发少女重创,速度也远超过他,红色跳舞蚂蚁那六条小腿更是别指望。

    最后只能望着黑黢黢的山林一阵无奈。

    转过身去,姜预突然看到了那一地的尸体,布衫老者和黑衣少年狰狞的面孔,他心里有些发虚,想要尽快离开,但看到他们手指上都有一个戒指。

    “须弥戒……”他眼睛一亮。

    心里鼓舞了自己一番,壮着胆子,来到两具尸体旁取下来。

    还有另外四具!抱着期待搜索了一番,却什么也没有。

    姜预嘴巴轻撇,果然是龙套,打死了连装备都不掉一个。

    回头又看了看海蓝头发少女离开的方向,这么黑的天,他想找也无能为力。

    “跑什么跑啊,我又不是大灰狼,算了,希望你没事吧。”嘀咕了一声,心想以后还是得弄个手电筒和自行车之类的。

    ……

    海蓝头发少女迷迷糊糊,跑进山林之中,她最后的体力逐渐耗光,伤势也越来越重,膝盖周围血肉都逐渐变黑,身体更是烫的不行。

    但她还是一直向前跑,到最后摔倒在地上,向前慢慢爬。

    夜色已经完全笼罩了这片大地。

    天铸城某处,一片小湖。

    湖边有一座石亭,一个蓑衣老翁盘膝在亭中,饮着一壶美酒,酒香四溢,整片小湖都在蔓延,旁边是一盏小灯,散发着月白色的光芒,仿佛一轮掉落凡间的小月亮。

    他右手执着一根鱼竿,手臂上有一个红色月牙胎记,湖中无瞟,他双眼也未看湖中,

    忽的,他执竿的右手猛地一抬,一条丈长红色大鲤鱼从湖中飞跃而出,大鲤鱼眼中灵性涌动,飞跃之时,整片湖水荡漾,激荡而起。

    蓑衣老翁轻笑一声,壶中的酒洒落一滴到湖中,水浪消失,湖面平静如镜面。

    “好个鱼王,前年未钓到你,今年到总算得偿所愿了。”他哈哈笑着,很是开怀,就像一个普通老头收货猎物一样。

    “可惜,秋老弟今年又未来,不然……”蓑衣老翁叹了口气,但随即又嘿嘿笑道:“还好没来,不然这鱼王又得分他一半。”他抿了抿嘴吧,这鱼王可是下酒的好菜啊。

    “咦,有人来……”蓑衣老翁放眼望去。

    海蓝头发少女不辨方向,一直向前,她身上的伤势更重了。

    爬着,爬着,她似乎碰到了一块石头,她撑起半边身体,却倒在了石头上。

    此时月光落下,石头隐隐露出残缺刻痕,上书:月湖。

    石头前方,倒映出一轮弦月,垂钓的老翁身形一动,出现在海蓝头发少女面前,随即脸色大骇。

    他抱起海蓝头发少女,身形一动,直冲向天铸山最顶峰,鱼王挣脱鱼钩,跃进湖水,掀起大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