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二十一章 两只小鸟,前世有仇!

第二十一章 两只小鸟,前世有仇!

    天铸城,已近傍晚,夜色一步步到来,开始吞噬这天地。

    忽的,一道白蓝色的光束划过夜色,仿若明亮的天际线,将夜色划成两部分。

    “啊……”

    一阵痛测心扉的惨叫声回荡在山林间。

    “我擦,手抖了!”姜预瞪着眼睛看着一只突然飞过,吓他一跳的小鸟。

    可千万别射错人了,他心里一慌。

    连忙让小蓝连通小红,景象投射而出。

    呼,还好没射错人!

    他重重舒了口气。

    青衣公子成功中弹,满脸痛苦,冷汗直冒,青筋暴起,口中鲜血洒出,似乎咬到了舌头。

    他双手捂着血红的裤裆,拼命嚎叫着,在地上打滚,狼狈不堪,地上小草叶子上也滴落了许多血珠,滚来滚去,看起来渗人无比。

    竟是被射中了男根!

    前一刻,青衣公子还嚣张得意,自以为计谋得逞,未来辉煌,后一刻,他便陷入人生最悲痛之境,痛苦万分,恨不得昏过去。

    而离青衣公子不远处,地上有一个手指大小的黑黝黝洞口,深不见底,洞口周围有烧焦的痕迹,还有一丝血迹,赫然是超粒子束余威所致。

    隔着影像看着,姜预都感觉一阵蛋疼,裤裆拔凉拔凉的,差点没抱紧树干,掉下去,空气中似乎还有一股烤鸟的气味。

    他没想到,自己手一抖,竟打中了关键部位。

    这样看来,自己还是挺准的吗!姜预得意一笑。

    大有科技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

    他又面色古怪地看了看那只吓了他一跳的鸟,不禁心想该不会前世和青衣公子裤裆里的那只有仇吧。

    下意识打了个哆嗦,想着还是不要打扰这只偶然飞过的天真无邪的小鸟。

    海蓝头发少女本已打算要自毁身体,却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到,那通天而过的白蓝色光线给了她巨大的震撼。

    青衣公子身上穿着宝衣,但就是这样,宝衣也只是微微一闪,便被穿过,足见这白蓝色光束的威力。

    看着青衣公子痛苦的样子,她心中闪过一丝快意。

    尽管知道那伤了青衣公子的人很有可能也是打着她身上的利益,但现在的她又能做什么?

    她心里悲哀、不甘,此时的她连对青衣公子都没有反抗之力,又何况那能发出如此强大光束的人?

    兀地,她脑袋一阵晕眩,却是那布衫老者黑针的毒素发作了,身子不稳倒在地上。

    已经退下的两个中年人此时赶到,他们也看到了那威力巨大的白蓝色光束,心里震撼不已。

    两个中年人见到自己公子,伤成这样,而且还是那个特殊的地方,心里皆是一慌,不知所措。

    想着自家大公子的性子,唯一的弟弟成了这样,回去怕不会轻饶他们,连命都不一定保住。

    他们心里恐惧万分。

    但他们也明白相比起那些,现在最重要的是能活着离开此地。

    白蓝色光束从出现到消失,只是一瞬间,快得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

    能做到如此程度的,唯有天铸城中的弟子,而且需得在易境中都是佼佼者的存在。

    那是和他们大公子一个等级的!

    两个中年人喉咙皆咽了咽口水,身子战战兢兢,连去给青衣公子疗伤都颇为顾忌,怕惹恼那人。

    “不知,是哪位大人驾到,我们是林风浪公子的家仆,今日来此为我家主子办事。”

    其中一个中年人有些哆嗦着说道,想着搬出自家主子的身份,来人应该会有所忌惮。

    他不敢说出青衣公子的身份,怕被杀人灭口。

    林风浪,什么鬼,没听过,姜预嘟囔着。

    那两个中年人似乎被自己的超粒子束镇住了,他心中也放宽下来。

    再来两发,把他们都解决了!

    姜预咬了咬牙,方才他都做好杀人的准备了,结果竟然没杀成,还得再来一次,真是在为难他。

    至于林风浪什么的,没听过,管他做甚,咱就是这么牛逼。

    将超粒子束对准其中一个中年人,狠狠一按,同时视线移开。

    爆头有点太刺激了,现阶段承受不住,还是别看为好。

    “咦,怎么没反应?”姜预一呆。

    方才他都按了开关了,可超粒子束却没有发射。

    “根据信息介绍,不是可以连续打三发吗?”姜预又对着中年人按了好几下按钮,可都没有反应,就像失灵了一般。

    伙计,别啊,我还指望着你帮我英雄救美呢!

    姜预脸色一苦,明白多半又是自己弄了不少替换材料,性能不足的原因。

    这下完蛋了!

    远处,两个中年人见林中半天没有反应,以为是自家主子的名声吓住了此人,心里不禁松了口气。

    自己主子哪怕在天铸城众弟子中,身份也是极高的,此人应该是忌惮了。

    想到这里,两个中年人也不再那么害怕,声音有些硬气起来。

    “这位大人,此人是我们大公子要的,还望能让我们带走。”

    其中一个中年人高声说道,指了指海蓝头发少女。

    海蓝头发少女倒在地上,意识模糊,强撑着没有完全昏过去。

    远处的姜预急了,他使劲儿拍了超粒子束几下,也没什么作用。

    两个中年人屏气等待。

    半刻钟后,林中却没有一点反应。

    两个中年人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那人应该走了,只是碍于面子,才没有说话。

    这一关算过了,但回去大公子那关……

    想到这里,他们皆是一片惧怕。

    其中一个中年人连忙拿出一瓶丹药,倒出一粒,给还在嚎叫的青衣公子服下。

    服下丹药,青衣公子的脸色才好了些,但依旧疼痛不断。

    另一个中年人来到海蓝头发少女面前,有了这女人,想来他们可以戴罪立功,受得罚要轻些。

    他弯腰要将海蓝头发少女拎起来。

    “我没开口,谁给你们动的资格?”一个散漫中带着无边冷意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两个中年人皆是一惊,已经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

    他们向声音来源处看去。

    半空之中,一阵波纹扩散开来……

    空旷的地带此时却是另一副景象。

    一道消瘦的身影坐躺在一根树枝上,手臂撑着下巴,他的服饰普通,脸色却淡然冷漠,浑身散发出一股奇异意境,仿佛天塌下来都无所畏惧。

    此时,天已近黑,只有些月光撒下,看不清他的脸庞,但那双眼却犹如星星,散发着璀璨光芒。

    见到这一幕的四人皆是大惊!

    一片空间,怎么会出现另一片空间的景象?简直闻所未闻!

    还有那双眼睛,怎么会发出如此光亮?

    来人,究竟是谁?!

    尤其是青衣公子和两个中年人,更是惧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