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十九章 秋小姐

第十九章 秋小姐

    海蓝头发少女右手紧掐住黑衣少年咽喉,一步步向后退,警惕着布衫老者。

    “前进一步,就用力一分,一不小心就死了。”她语气冰寒,带着杀意。

    黑衣少年身体在颤抖,恐惧地几乎要哭出来。

    他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作死现身,明明可以躲在大石后面静待结果。

    布衫老者脸色阴沉,死死地盯着海蓝头发少女,目中凶光明灭,在犹豫着什么。

    眼看海蓝头发少女逐渐后退,距离他们越来越远……

    突地,布衫老者眼中杀机四射,周身灵气爆发,一拳猛地轰出,如莽牛撞击,竟不顾黑衣少年的死活!

    海蓝头发少女目中惊骇,布衫老者的突然袭击在她的意料之外,仓促之间,只能用黑衣少年的身躯做护盾。

    轰鸣声与鲜血狂吐声响起!

    黑衣少年整个胸口在布衫老者的铁拳下,凹陷下去一大块,口中鲜血淋漓。

    “为,为什么?”他眼中是死寂与不敢相信。

    布衫老者冷笑一声,眼中全是贪婪与蔑视。

    他不会回答一个将死之人的话,将目光投向了海蓝头发少女。

    海蓝头发少女在黑衣少年被布衫老者重创之时,便已明白这个布衫老者叛主了。

    她疯狂运转灵力,向外疾驰逃离。

    尽管有宝甲护身,但宝甲残缺,抵御不了几次攻击,她绝不是一个凡境十层的对手。

    布衫老者一脸冷意,竟没有立刻追击,而是灵力凝聚,五根三寸长黑针在他胸前陡然浮现。

    他的灵力化作一团黑雾,向这些黑针疯狂涌去,五根黑针颤抖,发出轻微的响声。

    “梭……”黑针飞驰而出。

    五声洞穿声响起!

    黑衣少年的其余四位随从的眉心处,皆有一根黑针插入。

    布衫老者是在杀人灭口!

    事实上,那些随从在自己少爷身死时,便时刻警惕着布衫老者,有人甚至在后退逃跑,但还是被瞬间杀了,都未反应过来。

    远处,海蓝头发少女脸上冷汗不断冒出,一根黑针插进她的膝盖,洞穿了!

    这黑针,竟是入了易品的法器。

    剧烈的疼痛感袭向她的大脑,强忍着没喊出来,趴在地上。

    布衫老者轻吐一口气,脸上挂着苍白之色,显然,催动易品法器,让他消耗不小!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高级炼器师的所在信息,足以让他找到一个更好的靠山,更何况还有一件宝甲的收获。

    他阴笑着靠近海蓝头发少女,想着要拿出多少酷刑才能逼问出想要的信息。

    海蓝头发少女撑起手臂,她被洞穿的腿已经完全麻木了,伤口有黑血流出,那黑针竟然还有毒!

    但她完全不在意,只是咬牙起身,布衫老者灵力大耗,或许她还有机会逃走。

    “啪啪啪!”一阵鼓掌声突然响起。

    布衫老者大惊,海蓝头发少女眼中更是有一丝绝望之色。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本公子这黄雀当的可不错。”

    一个青衣公子从隐蔽之地现身,他身后跟着两位中年人,气息强烈,皆是凡境十层。

    这偏僻之地竟还隐藏了一波人!

    那青衣公子将目光看向海蓝头发少女。

    “秋小姐,多年不见,如今倒是有些落魄啊!?”

    他嘴角溢出一丝邪笑,眼中可见一丝**之色。

    “你是谁?为何认识我?!”海蓝头发少女全然失色,心中大骇。

    “秋小姐不认识在下也属正常,当年令尊来天铸城拜访月长老时,在下作为小斯,曾有幸远远见过你们一面!”

    青衣公子说道,丝毫不在意说出自己曾经小斯的身份。

    的确,他曾经是小斯,如今也只是借着自家哥哥的名声才在这天铸城外围有了一点地位。

    但是,要不了多久,他将再也不是了,他的身份将彻底改变,甚至还要远超过他的哥哥。

    青衣公子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秋家大变,那唯一的活口果然会来找月长老求助。

    若是以前,他肯定不敢得罪海蓝头发少女,但是现在,秋家破落,只是不让她出现在月长老面前,就任自己操弄。

    想到这里,青衣公子脸上的邪笑更盛。

    事实上,他当初见到的并非海蓝头发少女,而是她的姐姐,但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分别。

    见青衣公子如此,海蓝头发少女便知道自己在天铸城的一切举动早就落在了此人眼中,家族最后的希望竟也只是给他做的的嫁衣。

    她眼中全是苦涩与绝望之色。

    “轰!”另一边,却是布衫老者见势不对,看准机会折身就往外逃跑,连自己的法器黑针都不要了。

    青衣公子身后的一个中年人飞射而出,竟不过片息就追上布衫老者,与之缠斗。

    但布衫老者方才使出黑针已耗费大量灵力,又岂是全盛时期的中年人的对手。

    不过几十招,他就被打成重伤,口吐鲜血。

    布衫老者心里大急,想要逃走,但中年人有某种步法武技,速度极快,他根本逃不掉。

    他心里极其憋屈,如果不是方才用出黑针的话,这中年人哪里会是他对手。

    但是,紧接着,他的憋屈就化为了无边惊恐,那中年人是一招比一招狠,招招致命,他马上就要招架不住了。

    “轰!”最终,中年人一拳打在他胸口上,布衫老者心脏爆裂,被杀死,脸上一对瞪出的惊恐双眼骇人。

    青衣公子由始至终都没有看那布衫老者一眼,就像那布衫老者之前也没有看黑衣少年一眼一样。

    “嘿嘿,秋家的女儿果然皆是姿色非凡,今日在下也能一品滋味。”

    青衣公子缓步向海蓝头发少女走去。

    “你要干什么,你不想知道那位前辈的讯息了?!”

    海蓝头发少女奋力向后挪动,心中惊恐,脸上强装镇定地说道。

    “想,当然想,不过那是在宠幸完秋小姐后。”

    青衣公子邪笑着说道。

    “不过,秋小姐可千万别想着自杀,不然的话,你的白嫩嫩的遗体怕是要被成千上万的乞丐糟蹋一遍了!”

    闻言,海蓝头发少女更是脑中一晕,绝望充斥心间。

    她不禁想起那血色的一日将最后生存的机会留给自己的姐姐。

    “姐姐,我该怎么办?”

    “果然,我还是差你太多了吗?要是你的话,或许早就找到那位高级炼器师了。”

    海蓝头发少女喃喃道,眼里全是绝望与屈辱的泪水。

    青衣公子向着海蓝头发少女靠近,脱下外衣,示意两个中年人先退下。

    ……

    “畜生啊,简直就是人面兽心的畜生啊!”

    姜预借着跳舞蚂蚁看到远处的一幕。

    他骂骂咧咧的说着,一脸悲愤,手中的树枝被他掰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