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十五章 没有!

第十五章 没有!

    中年汉子的话无疑是同意姜预可以留下来了。

    姜预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揉了揉屁股,这地可真特么硬,屁股都疼得快没知觉了。

    他心有余悸,想起方才,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掌控,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力量差距所带来的无情。

    “啊!”突然,外面传来痛呼声。

    姜预看去,一个隐藏在天铸城中的少年被狠狠抛出,掉在边境外,滚了两圈,仿佛有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

    “噗……”那少年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无比,眼神充满恐惧之色。

    姜预一惊,后怕不已。

    “嘭……”不远处,竟有一具尸体被直接扔出。

    姜预更是吓得面如死灰,心脏似乎都有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他双手死死地抓住手中的黑色令牌。

    一直以来在他眼中安全无比的天铸城此时就像一座鬼城一样。

    “臭小子,吓傻了,刚才不是还挺能吹的吗?”中年汉子在一旁讥笑道。

    姜预咽了咽口水,有心反驳,但却发现连嘴巴都无法张开。

    过了好半响,他缓了缓,才勉强开口说道:“师傅,这,还会死人的啊?”

    “切,死了的那个是别的势力的探子,至于重伤那个,是第二次了,一般第一次只是轻伤,瞧你吓得那个样子。”中年汉子轻蔑道。

    闻言,姜预才松了口气。

    对姜预而言,死人并不可怕,来到罗虚大陆这么久,他也见过很多次了。

    但可怕的是自己也差点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啊。

    虽然明白了个中原委,不那么怕了,但他还是紧抓着令牌。

    “师傅,这令牌是要一直拿着吗?”姜预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问道。

    “这是临时令牌,一旦离手,嘿嘿,后果自负!”中年汉子说道。

    姜预手掌紧箍住令牌。

    在炼器坊里看到一块长方布,他眼睛一亮,捡起来把令牌包在了手臂上,缠了两圈,死死套紧,才感觉放心一些。

    虽然这有些丢脸,但安全要紧。

    这一幕落在中年汉子眼中,一阵无语,其实他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

    那令牌是一种身份认证,方才碰触到姜预时,就捕获了一缕气息将其传入了天铸城的外层阵法中,在此之后,拿不拿在手上也没什么关系了。

    处理好令牌,姜预就跑到中年汉子的跟前,想着该怎么开口讨要绝世神功才能显得更顺其自然。

    “去打杂吧。”中年汉子突然冷冷道,拿着金属酒罐,边喝边回屋了。

    这就走了?姜预呆滞,就算我不开口,师傅你不也应该主动传授我点什么啊!

    难道“打杂”是考验?姜预猜想。

    接下来的几天,姜预信奉着一定要完美通过考验的原则,勤勤恳恳打着杂工,就跟一小蜜蜂一样。

    一个不大的炼器坊,愣是被他打扫了十几遍,光亮得都能照镜子了,各种炼器材料,分类放置,井井有条。

    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油然而生一种无比的自豪感,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呆过的最整洁的地方了,心里满怀期待地等着中年汉子来检查,好好受夸一番。

    中年汉子还是那副造型,喝着酒,衣服都一样,他从里屋走出来。

    然而,他却看都没看姜预一眼,对于周围突然变得整洁明亮的一切更是熟视无睹,依旧自顾自地来到那张自己的专属长凳上,侧躺喝酒。

    被无视了!被无视了!

    姜预内心一瞬间仿佛被撕碎成了一块又一块,更有一只名为恶意的小犬跑了过来,将其一块一块地咬来吃了,嘎嘣嘎嘣的声音不断。

    强忍着不泪流满面,姜预强撑起笑脸来到中年汉子身前。

    “师傅,您看我这杂打得还行不?”

    中年汉子闻言,抬起头来,说道:“你做了什么吗?”

    我了个擦!姜预心里一万头小毛驴呼啸而过。

    “是,是没干什么……”姜预强忍着爆发的冲动,嬉皮笑脸地说道:

    “师傅,您看我也入门好几天了,您是否传授弟子一些本门的神功秘籍之类的。”

    “你想要学什么?”中年汉子沉思了一下,问道。

    这么容易!姜预突然觉得幸福来临地太快,有点接受不了,脸颊都兴奋地红了一大片了。

    “师傅,我要学直通大道的功法!”姜预气势汹汹地说道。

    “没有!”中年汉子脸皮却抖了抖,说道。

    “那三五年就让弟子屹临天境的超级功法!”姜预又满怀期待地说道。

    “更没有!”中年汉子面色有些青了。

    “都没有么?”姜预皱了皱眉,“师傅,那让弟子越境而战的强大秘法呢?”

    “也没有!”中年汉子此时面色已一片铁青。

    “师傅,您怎么什么也没有啊?”姜预面色发苦,他认为自家师傅是在存心糊弄他。

    “呵呵!你说的那些东西,别说我一个小小的炼器坊主没有,就是你去问天铸城的城主,他也一样没有!”中年汉子冷笑了一声,说道。

    “那师傅你有什么?”姜预又问道。

    “易品功法,爱要不要!”中年汉子硬声道,他是被姜预气得有些不行。

    “才易品?!”姜预失望无比,果然太容易得到的都是残次品嘛!但师傅未免也太小气了。

    中年汉子喝酒不说话,撇了姜预一眼。

    “要!”姜预一咬牙,说道,有总比没有好,先修炼着,等以后师傅哪天突然高兴了,说不定就把高级功法传授给自己了。

    中年汉子从怀里摸了摸,不一会儿,一本有些皱巴巴的小黄书被他翻了出来,丢到姜预头上,说道:

    “功法也给你了,以后没事儿就别来打扰我喝酒了。”

    “是,师傅!”姜预答到,同时取下小黄书,心里对这易品功法更轻视了。

    长得这么寒碜的功法,还能厉害到哪去,怪不得只能当易品,他嘀咕。

    回到自己的小屋内,姜预还是把那小黄书拿出来仔细翻阅。

    虽然对这功夫的品级和卖相都很不满意,但作为一个从未接触过高等武学的地球小青年,他是相当好奇这功法究竟是个什么原理,竟能让一个人拥有那等天地伟力。

    “锻神法!”

    “天地存神,万物之灵,散而聚,聚而凝,是为精神,精神无形……”

    看完第一页,姜预惊奇,中年汉子给的竟不是正常的修炼功法,而是锻炼精神力的秘法。

    师傅,他莫不是给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