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十四章 论拜师的三大因果性

第十四章 论拜师的三大因果性

    姜预苦涩一笑,又有些叹气说道:“师傅,你不知弟子自从来到这天铸城,每夜都会做些奇怪的梦,梦中全是奇怪之语,弟子因此白天精神低迷,以至于在特招测试上发挥失常。”

    姜预一口一个师傅,弟子地说着,顺便还把特招失败的事都说成了怪梦作祟,全然不害臊。

    “之前弟子还奇怪,就在近几日,那梦中之语终于清晰显现,原来是对弟子的指点之语,乃一首小诗。”

    说到这里,姜预脸上全是一片幡然醒悟的样子,他清了清嗓子,念道:

    “天铸城墙边,万家灯灭灭,独火人影卧,便是汝达师。”

    中年汉子一愣,随口说道:“这儿没城墙?”

    “师傅,这是比喻,就是指天铸城边境,您看,不就是这里吗,万家灯火都灭了,就只剩您这里还亮着,独自侧卧喝酒,这梦中诗句指引我要找的达师便是您啊。”

    姜预面色无比激动地解释道,心里颇为佩服自己临时鼓捣出来的诗。

    中年汉子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发现竟无从反驳。

    “这是上天的指示,说明我们有师徒缘分。”

    “而第二个因果,就很明显了,达师配天才,作为姜氏遗孤,这世上,我的炼器天赋,称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姜预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说道,还给自己弄了个姜氏遗孤的称号。

    “就你?”中年汉子指着姜预,脸色怪异就差没笑出来。

    “当然,师傅不信?那你是不知道大陆百万年前叱咤风云的炼器世家姜家。”姜预脸靠向中年汉子,低声说道。

    “有这样的家族?”中年汉子疑惑了,他不记得大陆上有过这样的家族啊。

    “当然有!”姜预肯定道。

    “我们姜家的第一代祖先可是个圣匠,圣级炼器师!”姜预说道。

    “他就叫姜子牙!可是炼制出圣器的男人,打神鞭,封神榜都是他所炼。”

    姜预气不短,心不跳,脸不红地搬出了地球上曾经的历史名人。

    “圣器?小子,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就张口乱说。”中年汉子不屑说道,什么打神鞭,封神榜的,他是听都没听过。

    “当然知道!只可惜当年先祖在成就圣级炼器师不日后就破碎虚空,白日飞升了,咱们姜家后辈之人虽然勤恳,但千年王朝,万年世家,这哪有不衰的势力,姜家如今还是没落了,只剩我一个人。但师傅放心,我可是血脉反祖,完全继承了当年先祖的天分。”

    姜预越说越离谱,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

    他估摸着差不多,该说第三个因果了,在中年汉子一副看你能吹成撒样的神情中又边比划,边说道。

    “第三大因果,一个优秀的弟子,必然得是未经雕琢的璞玉。”

    “虽然弟子我的天赋当世无人可比,但总还有少数人只比弟子差一点点,可他们都早有修为,走上自己的道了啊,已经定形了……”

    说到这里,姜预都有些佩服自己,但想到时间不多,又赶忙说道。

    “唯有弟子年龄已至十六,但依旧未有修为,炼器之道也只是涉猎了基础,这么好的原玉,不正好让师傅你大展拳脚?”

    “师傅,错过了我这样的弟子,将是你人生的一大憾事啊!”

    姜预一口气说完,语气诚然,内容看似很多,但实则只花了一两分钟。

    他满怀期待地看着中年汉子,快收下我啊,收下我啊!

    中年汉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姜预,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啊!

    十六岁都还是毫无修为的废材都能解释地这么清新脱俗。

    半饷后,他语气微叹,喝了口酒,说道:“总结起来,咱们有师徒缘分就是三点?”

    “对,三大因果,三点!”姜预肯定回道。

    “就是这三点:做梦,吹牛逼和不要脸吗?”中年汉子嘴角一撇,咧笑道。

    “对,就是……咦?!”姜预猛地点头都要说是了,才反应过来不对,一时有些懵逼。

    嘿嘿,小屁孩,跟我斗!你还太嫩了点,中年汉子暗笑。

    “师傅,您怎么能不信我!”姜预面色作凄苦样子。

    难道就只能拿出杀手锏了?姜预心想。

    正在此时,他突然想起之前召回的红色跳舞蚂蚁,此时正在靠近他的路上,他灵机一动。

    “师傅,你现在不信,不要紧,但马上你就会信了,再过一会儿,就会有奇迹出现,一只红色小蚂蚁将会来到这里,展示奇异的舞姿,那是上天给我们师徒见面的庆贺啊!”

    正欲喝口酒的中年汉子白眼一翻,这小子吹牛逼是没下限的!

    “好啊,要真有,你想怎么拜我为师都没问题,如果没有,就赶紧滚远点。”

    中年汉子说道,反正他是不会相信有什么蚂蚁会没事儿跑到这儿来跳舞的。

    “好,反悔是乌龟儿子王八蛋!”姜预立马说道。

    中年汉子原本随口一说,但姜预的反应却突然让他有种着了道的感觉。

    但一想应该是这小子在故弄玄虚,蚂蚁跳舞这种稀奇古怪的事他活了大半辈子都没见过。

    姜预心里却暗喜,任你千变万化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小红,一定要赶上啊,就靠你了!

    时间悄然度过,城禁的时间只剩一两分钟的样子。

    红色跳舞蚂蚁从接到姜预的指令起就一路爬回来,终于在最后的时间出现在姜预和中年汉子的眼中。

    在中年汉子的惊讶目光和姜预的得意神情中,跳舞蚂蚁之中学生第八套广播体操再现人间!

    一套操未跳完,姜预就把拜师礼完成。

    中年汉子的嘴角还在不断抽搐,连酒都忘了喝,感觉这世界怎么和他认识的有些不一样了。

    ……

    城禁时间到,随着这一刻的到来,天地仿佛都安静了,喧嚣声被压制,难以传远。

    姜预感觉四周的空气都有些粘稠起来,大喊一声,自己都听不怎么清楚声音,心里不由得敬畏起来。

    “轰!”一道巨大的蓝色光幕从天铸城边境之处升起,威势浩大,直通天际。

    从远处看去,蓝色光幕将天铸城围起,仿若一道连通天地的蓝色光柱,云雾环绕上空,美轮美奂又震撼人心,方圆千里都明亮无比,犹如白昼。

    蓝色通天光柱升起只是一瞬间便消散,而后,整个天铸城上空出现一个淡蓝色光罩,仿若天地之碗,将天铸城护于其中。

    于此同时,姜预突然感觉有股力量将他托起,似要排斥他,他身边出现许多蓝色光点,闪动间犹如星星。

    姜预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半浮于空中,四肢挣扎就如溺水的孩童。

    “师傅,救我啊!”姜预连忙向中年汉子求救,声音凄厉。

    中年汉子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哈哈,转过身喝起酒来。

    “师傅,你不能不管我啊!”姜预见此大急,他感到有股力量就要将他扔出天铸城了。

    “哎,真麻烦!”

    中年汉子终究还是翻身起来,去屋内拿了一块黑色令牌出来,丢在姜预身上,又坐回凳子喝酒。

    令牌落在姜预身上,姜预顿时感觉那股托起自己身体的力量消失不见了,蓝色光点也消失。

    “扑通……”他掉了下来,摔了个狗啃屎。

    “你非要拜我为师,我也没法,以后就留下来当个打杂的吧。”中年汉子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