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十三章 绝地反击

第十三章 绝地反击

    第三日,也是城禁到来的最后一日……

    姜预起床得更早,脸上两个大黑眼圈,精疲力尽的样子,他今天的任务还很多,心里也很焦急,没人能保证他查过所有可能的地方后就一定能找到那个高级炼器师。

    咬牙忍着疼痛的双手,上面竟然起了一个个水泡,他小心地摸过一个个炼器坊里的一样样器物。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都只是正常水平,姜预心里越来越急。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他把地图上范围里的所有炼器坊的器物都摸过了,也没有发现丝毫异常。

    难道这位高级炼器师已经达到了类似于返璞归真的高超境界,炼器境界能高能低。

    姜预有些丧气地抱着头,已经来不及了,别说现在毫无头绪,就算有,他也很难再找到那个高级炼器师。

    此时城禁的时间马上就到了,街道上到处可见不想离去的人,但都只能忍着不愿向城外赶去。

    城禁之后一旦被发现还留在天铸城的,都会被列入黑名单,日后不论是参加弟子选拔,还是来天铸城请炼器师炼器,都会受到影响,甚至不被欢迎。

    没有人愿意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最后的时间都匆匆离去。

    姜预无奈一叹,事到如今,不能再停留了,他也只能起身跟随大众离开。

    深呼一口气,咬着牙很不甘心才做下这个决定。

    而在真正放弃的那一刻,姜预竟感觉一直集聚在内心的抑郁心情皆烟消云散,整个人都变得无比轻松开阔起来。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他想明白了,自己又不是非要加入天铸城才能活下去,天大地大,总还有另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

    一念至此,他的步子都变得轻快起来,在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中,哼着小歌,轻松离去。

    “这人不会是傻了吧。”一个同样要离开天铸城的少年见此说道。

    “看样子是,哪个离开天铸城不该都是心情抑郁。”又有人说道。

    “这人好像是那个摸器狂人,该不会是因为出了天铸城就没有器物摸,他才会这样的吧。”有一个认出了姜预的人说道。

    众人边走边点头,觉得有理,心叹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

    那些人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入姜预耳朵,他额头冒出三道黑线,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洪荒之力爆发回去揍他们一顿的冲动。

    离天铸城的边境线越来越近了,虽然心里已经放下了,但姜预还是有点遗憾。

    他回头看了一眼,想着自己没有照相机,不然临走之前怎么也得拍个照留念一下。

    此时天已渐黑,炼器坊都已经关门了,姜预一眼望去,却奇怪还有一家炼器坊还开着。

    炼器坊的主人是一个中年汉子,正侧卧在门前的一根细长凳上,喝着酒。

    酒罐乌漆麻黑,有种沉重感,像是某种金属制成。

    中年汉子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在常人看来就是一个醉汉。

    但姜预看到他的眼睛,似乎并没有醉,感觉还有种看破天下的气概,目光里似乎隐藏着无数故事。

    他一惊,这种情景,这种感觉,怎么似曾相识,不是正和电视剧里演的那些隐士高人的出场一模一样吗?

    虽然这家炼器坊不在地图范围内,但直觉告诉姜预这人说不定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最后再试试,反正结果也不会更坏了。

    他走上前去,先仔细观察一番,这醉汉喝着酒,身上有些脏兮兮,衣服有些凌乱,手臂上的袖子也半吊着。

    他突然瞥见,在醉汉手臂一侧,似乎有一块……印记,黑色印记。

    姜预耸然一惊,喝酒,印记,难道真的,强忍着心里的躁动。

    还有一点时间,他进炼器坊里仔细查看那些器物,兵器,宝甲等等。

    摸完后他却如被泼了一盆冷水,都很普通。

    但之前的事已经给了他教训,不能仅凭这点来判断。

    而门口的中年汉子对姜预进炼器坊东摸西碰却仿佛没看见,不闻不问,依旧喝着酒,这让姜预越发感觉此人有猫腻。

    他向炼器坊的小屋内看了看,东西很少,一把大铁锤靠在台子旁。

    姜预眼睛一亮,就是你了,他双手握住,感知。

    波纹从手中放出,靠近大铁锤。

    “轰!”

    突然的,没有一点点防备,姜预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一个被撞击的大铜钟一样,嗡嗡直响,波纹撞在大铁锤表面,被猛烈弹开反射回他身体里。

    姜预整个人都晕乎乎,站不稳摔在地上,但他心里却满是兴奋,整个人都激动地不行。

    这看似普通的大铁锤竟然能阻挡他的特殊能力,绝对是最顶级的东西,拥有这样的大铁锤的人怎么会简单,没错,一定就是他了!高级炼器师!

    哈哈!姜预心里大笑,没想到最后的几分钟,还能绝地大逆转!

    他抚了抚还晕着的脑袋,站起身来,带着喜悦,三步并作两步跨,来到中年汉子身前。

    中年汉子抬起头来,神情微愣,有些莫名其妙,眼前怎么会突然多出个人。

    两人互相对望着,气氛僵持了那么一两秒。

    姜预迟疑,要不要直接拆穿这中年汉子的身份,这样碍于当初的承诺他不得不收自己为徒。

    但这样作为师傅他肯定会很没面子,以后指不定给自己小鞋穿。

    想了想,还是先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他,实再不行,再使出杀手锏。

    经过一番思维斗争,姜预做下了决定。

    然后,在中年汉子疑惑的目光中……

    “师傅!请受弟子一拜!”突然跪地高声喊道。

    姜预的突袭让中年汉子顿惊,一大口酒从他口中喷出。

    这什么情况?!中年汉子惊呆,连酒都醒了,看着面前跪在地上,俨然以弟子自居的姜预,反应不过来。

    “小子,你发什么疯,城要禁了就赶紧离开。”中年汉子最终翻了翻白眼,斥道。

    “师傅,你有所不知,咱们今生师徒缘分早已注定,这其中可是有着三大因果。”姜预神色肃穆地说道。

    中年汉子被姜预的郑重其事搞得有些糊涂,疑惑这小子究竟在搞什么鬼。

    “什么因果?”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