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十二章 城禁

    超粒子束,作为二级科技,复杂程度是一级科技的好几倍,一阵研究,姜预是脑袋直疼,才基本明白了这东西的制法。

    但是,真正的麻烦点,却是制作超粒子束的那几十种物质材料,尤其是其中有些强度要求还很高。

    好在可能超粒子束只是外星文明前期的产品,与地球文明距离较近,大部分需要的物质材料姜预都听说过,其余的通过天铸城这么多天的“摸器行动”,他对替代材料也有了一定想法。

    慢慢来吧,反正天铸城这里,有大人物们坐镇,治安还是挺不错的,呆多久都没问题,姜预悠哉想着。

    接下来的几天,姜预都在外出寻找炼器大师与转换物质材料中交替度过,时间排得挺紧,除去吃饭、睡觉、还有偶尔的走神,就没剩多少了。

    清晨,姜预起了个大早,又踏上了征途。

    他已经探访了近半的区域了,进度远比那海蓝色头发的少女快,至于其他的五个同样拥有地图的少年,姜预偶尔也会碰到。

    相比起那海蓝头发少女来,五个少年姜预每次碰到都一脸鬼鬼祟祟的,东看看西看看,显得一点儿也不专业啊,还是得多跟人家学学,姜预叹息。

    当然,事实上就算他们再专业也无用,信息缺乏,就是那炼器大师在你面前一天二十四小时瞎转悠你也认不出来。

    姜预走过一条条街巷……

    新的一片区域,新的一条大街,以及新的炼器坊,咱摸器狂人来了。

    走进第一家炼器坊,在主人家热情的目光中,姜预伸出双手,开始工作,把摆放出的器物挨个摸了个遍,离开之时,可以看到主人家变得越来越怪异的脸色。

    也是亏得姜预每家炼器坊只去一次,而且每次都是迅速完工,一见主人家脸色有变就连忙闪人,他的摸器狂人才能安稳当下去。

    辛苦地走过一家又一家,偶尔再通过跳舞蚂蚁看看海蓝头发少女堪称劳累的探寻,姜预就忽然觉得自己不那么辛苦了。

    今早上最后的一家炼器坊,姜预无奈,老实说,摸了这么多家,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的操作是不是有问题了,又或者说是摸了假的器物?

    一步踏入,此时炼器坊中,有人在交谈。

    “这弟子选拔终于结束了,三天后天铸城也要城禁了。”

    炼器坊里一个顾客对那炼器师说道。

    “可不是,终于要城禁了,这段时间天铸城是什么人都会来,听说前一久还出了个什么摸器狂人,城禁了好,少了些奇奇怪怪的人,也能安稳些炼器。”炼器师回道。

    “城禁?!”浑然不觉那炼器师是在说自己的某人一呆。

    “老大哥,请问城禁是指……”姜预连马上前问道。

    “哦,小兄弟,你是外来参加弟子选拔的吧,不知道城禁也正常。”那炼器师笑道,“平常时候咱们天铸城是禁止闲杂人等入内的,只有每年的弟子选拔和两月后的炼器大赛,才会对外开放。”

    姜预一听,心里一急,不用说,这闲杂人等肯定包括他了。

    “不过小兄弟若想要留在天铸城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家底富裕,租个地界,在租期结束前都可留在天铸城。”炼器师又说道。

    “最小地界的一年多少钱?”姜预一听,猜到肯定租不起,但还是试着问道。

    “大概一万高级灵晶吧。”炼器师答到。

    姜预猛吸一口气,一万,还高级灵晶?他现在连低级灵晶都没见过几次。

    这下完蛋了,他还以为这天铸城外围是完全开放的,只有核心地带才是禁区,没想到还有城禁这个东西。

    此时,姜预感觉,自己就好像正在树上盯着螳螂的黄雀,却突然发现有人在砍树。

    等等,姜预突然想到,这天铸城外围这么多炼器坊,酒楼,看那主人家也不像多有钱的样子,就算算上收入,怕也付不起这笔巨款吧。

    他疑惑地看向那炼器师。

    “哈哈……”炼器师笑了起来,他眨了眨眼睛,说道:“老汉我虽然不作为,四十多岁了才勉强成为易品炼器师,但却有个儿子,天赋不错,前些年拜入了天铸城,这地界就是分配给老汉的。”

    “事实上,这天铸城外围大多居住的都是天铸城弟子的亲属,只有很少的地方是他人租下的。”炼器师又说道。

    “那要有人要请你们炼器呢,也不让进来?”姜预问道。

    “这个就需要他们先去山脚下的炼器大殿登记相关信息,要炼什么,还得拿出炼器材料,领了身份牌才能进来。天铸城在这方面考虑得很周到,而且只要入了易品,咱们这些未入门墙的亲属也能接些事物。”炼器师解释道。

    “靠,管得这么严!”姜预惊诧,更多的确实愁苦。

    “哈哈……其实天铸城这么做更多的是要保障我们这么亲属的安全。”炼器师笑着说道。

    你们的安全是保证了,可我的呢?姜预叹气。

    事实上,这也要怪他自己,一点处事经验都没有,一进天铸城就一心扑到弟子选拔上,紧接着就发现海蓝头发少女组织的行动,就又一心去找那位炼器大师,就算是打探了消息,也仅限于这两方面,其余的都下意识忽略掉了。

    不行,必须抓紧最后的三天,赶紧去找人,姜预暗道。

    一定要找到啊!这可是最后的希望,他心里祈祷。

    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那炼器师刚炼制完拿出的器物,一件宝甲,橙光闪闪,连忙上去摸了一下,普通易品,不是。

    确认后,姜预连忙闪人。

    那炼器师和客人脸色一呆,目露惊愕。

    “这人就是那摸器狂人?!”那炼器师不敢相信地说道。

    “应该是。”客人犹豫了一下肯定道。

    离开后,姜预连吃午饭都顾不上了,时间紧迫啊,他可不想被赶出天铸城。

    一连两天,他连吃饭都是草草了事,其余时间都奔赴在前线上,累得跟条狗一样。

    之前,他还很得意,嘲笑海蓝头发少女太劳累,但他现在的劳累更有过之,若是那海蓝头发的少女知道了,怕是会反过来狠狠嘲笑他。

    显然,有些时候,得意过盛,霉运也是会看不下去,忍不住来看望看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