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七章 这就完了?

第七章 这就完了?

    天铸城坐落的大山叫天铸山,山脚四周设置了多处报名弟子选拔之地。

    有心打听之下,姜预找到了最近的一处报名之地。

    但紧接着,一个超级大难题就出现在他面前。

    天铸城的报名需要修为在易境以上,稍后还有炼器考核。

    之前他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但随着在城里不断探知消息,才知晓个中种种,以及易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心里不禁范苦,他连凡境一层都没有,报个屁的名啊。

    但一细想,好像有什么不对,据那斩山门搞推销的说,每年来参加弟子选拔的有五十万人,但只有约五万人是符合修为要求的,那剩下四十五万人是来干什么的?

    既然都知道连名都报不了,还来干什么?就算碰运气也要有运气可碰啊!

    姜预猜想,这里面一定有他不知道的信息。

    后来一经打听,果然如此!

    原来在普招之外,还有个特招。

    是针对那些有着极其特殊天赋的天才而设立的,所以才有这么多人来碰运气。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啊,姜预激动地差点泪流满面。

    立刻行动,花了半天的时间,姜预才找到特招的地方。

    不,应该说,找到了特招排队最尾端的地方。

    姜预往队伍屁股后面一站,前面是蜿蜒曲折的队伍,看不到头。

    他头皮有些发麻,这么多人,得排多久啊!

    站在姜预前面的是一个嫩脸书生,面容俊俏,帅气程度至少甩了他好几条街,用地球的话来说,就是一枚活脱脱的小鲜肉,姜预暗暗嫉妒了一番。

    嫩脸书生面容微笑,很谈得开,总是会在恰当的时候和周围的人聊上几句,让人心生好感。

    连姜预都不得不佩服此人,交际能力真是溜得不行。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队伍向前迈进了一大段距离,但还是看不到头。

    “柳兄,不知这队伍究竟有多长?”姜预忍不住问了那嫩脸书生。

    “姜兄切莫着急,这特招处在天铸山半山腰,没个三五日是到不了的。”嫩脸书生笑着说道。

    姜预闻言却是眼睛一晕,三五日,这还不饿死在排队的路上。

    “姜兄放心,这一路上少不了贩卖食物的人。”嫩脸书生似乎看出了姜预所想,又笑着说道。

    事实上,只要是想拜入天铸城的人几乎都会来这里碰碰运气。

    特招虽然需要特殊天赋,成功通过的人甚至连普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却胜在只看天赋这一项,只要这方面够强,就直接成为弟子,而不像普招充满了不确定性。

    而且特殊天赋这种事,谁也说不清楚,指不定自己身上就有呢?

    ……

    五日过去,姜预终于见到了那进行特招的大殿,大殿很恢宏,有着一丝岁月的气息,有八个入口,皆可测试,外面纷纷对应着八个长龙一般的队伍,姜预所在队伍只是其中一列。

    姜预从一个小贩中接过食物,眼圈黑黑的,看到大殿,泪水激动地都快留下来了。

    而反观那嫩面书生,气色依旧不错,面如冠玉,与众人和煦交谈着。

    人一个又一个地进去,那些进去之人,都可见期待之色,但出来的却全在叹气,显然没一个通过。

    趁着还有点时间,姜预筹划该如何将自己的部分能力表现出来,又不显得夸张异常。

    转换物质的能力肯定要保密,这太逆天!但改变物质形态却可以适当表现出一些来。

    他打听过,有一种精神炼器法决也能一定程度控制物质形态,和他的能力相仿,虽然一般只掌握在高级炼器师手里,但一些先天灵魂特别的天才也能凭借天赋掌握一些。

    至于高级炼器法决的由来,姜预也想好了,两个字,祖传!而且还是残缺的,这样就不会引起过多注意。

    能施展高级炼器法决,嘿嘿,这够特别了吧!姜预暗喜,不禁嘚瑟起来,咱这个穿越者还是不赖。

    终于快轮到他了,嫩面书生已经进去一阵,他似乎隐隐听到了有老头的惊呼声。

    “下一个!”大殿中声音传来。

    姜预一听,心里带着紧张进了去。

    一进大殿,转过一个走廊,姜预出现在一个宽阔的房间里。

    房间里摆着一张长桌,用蓝色绸缎铺着,上面整齐地摆放着七个水晶球,美轮美奂。

    一个老者坐在桌子后面,他脸上有些莫名喜色,连带着看姜预都顺眼了不少,尽管这小子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

    “我……”姜预刚要冒充会一点高阶炼物法决。

    “用手挨着摸一下水晶球。”老者却打断说道。

    水晶球?姜预疑惑,难道是用来测特殊天赋的道具。

    怀着一点好奇,姜预想着不如先试一下,挨个摸了摸。

    没反应,没反应……没反应。

    一连七个都没反应。

    “这东西是不是坏了?”姜预摸完后弱弱问道。

    见此情况,老者的眼睛也瞪了起来,怎么回事?只要是个人多多少少都会发点光啊。

    他把自己的手放在上面试了下,七个水晶球,接连发出光,其中三个尤其炽裂。

    老者翻了翻白眼,水晶球没问题,那就是这小子的原因了,他盯着姜预看,眼神变得好奇,甚至惊叹。

    “啧啧啧……”

    “小娃娃,不容易啊,老夫这么多年来还没见过七个都不亮的。”

    姜预一听,没来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很特别?”弱弱地问道。

    “当然特别,没人能比你更特别了。”老者脸色怪异。

    “七命尽无,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老者突然露出可怜的目光。

    七命尽无,什么鬼?姜预一愣。

    “这世上竟有你这样的人,老夫还有幸亲眼见到了,也不枉今日来守这无聊的差事。”老者突然感概。

    “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是送你一些好处,下山去,好好珍惜余下的时光。”

    说着,老者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有着几颗晶莹的丹丸,丢给了姜预,脸上带着怜悯之色。

    姜预满脑子问号,这老头什么意思?

    但他还是接下了这一看装的就是宝贝的瓶子,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那个,前辈,我能……”姜预还想着冒充一下会高级炼器法决的炼器天才。

    “好了,我知道你不甘,但先天之事,非人力左右,走吧。”老者叹气安慰道。

    “下一个!”老者向外喊道。

    姜预还想再说,但老者摆手让他离开,不再管他。

    无奈走出大殿,姜预还有点懵,这就完了?他排了五天的队,就摸了个球就结束了?

    不是,他不应该在显露自己的伪高级炼器法决后被特招为弟子吗?

    姜预一脸苦逼,就跟喝了一嘴墨水似的,他后悔不该去摸那什么破球,直接说自己会高级炼器法决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