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六章 初临天铸城

第六章 初临天铸城

    作为整个大陆最顶尖的势力之一,天铸城招收弟子,自然是大事。

    每年这个时候,整个南境,甚至南境之外,都有许多人慕名而来,只为能入天铸城门墙,成为受人尊敬的炼器师。

    但,天铸城招收弟子,也是有基本要求的。

    罗虚大陆,以武为尊,修炼境界分四境。

    凡,易,地,天。

    凡境十三层,易境九层,天地六重。

    炼器师及其所炼器物等级也与之对应,凡品、易品、地品、天品。

    要想拜入天铸城……

    首先,年龄不得超过十六岁,修为至少在易境以上。

    并且,在炼器方面,还要有足够的天份,要么有特殊天赋,要么能够独立炼制一样准易品器物。

    这只是基本要求,后续还有各种考验。

    因而,想要拜入天铸城,不是一般得难。

    姜预自然不知道这些,他只觉得,以自己这样独特的天赋,随便显露一点,引起注意,当个杂役弟子什么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于是怀揣着这有些天真的想法,历经一月,他离天铸城终于近了。

    天铸城,坐落于一座万丈大山之上,房屋器坊从山顶向下一排一排分布,大街小巷交错其中。

    隔的老远,就能感受到一丝火热之气。

    姜预站立在山脚,望着这耸入云端的高山,整齐的建筑从云端蔓延而下,一直到他身前不远处。

    他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整个身心仿佛都被这座大山占据了。

    这山真的是有万丈,而且坡度并不是很大,房屋修建在上面,也没有太多倾斜感。

    他不敢置信,咽了口唾沫,这山的占地面积起码有好几百个小镇那么大了。

    街道两旁,敲击声隐隐传来,路边行人众多。

    姜预拦住一个中年人,客气地问道。

    “诶,老大哥,请问上山还有多久的路才能到天铸城。”

    “上山?”中年人笑了笑,“小兄弟,你跨进这街道的那一刻,就已经在天铸城里了。”

    “什么?”姜预惊诧不已。

    “哈哈哈!大多数第一次来天铸城的人都和小兄弟一样吃惊。”中年人大笑起来。

    “小兄弟也是想拜入天铸城的吧?”中年人问道。

    “当然。”姜预肯定。

    “哦!没想到小兄弟还是年轻俊杰啊,小小年纪就已至易境。”中年人表面惊叹,眼中闪过一丝试探之色。

    虽然姜预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普通人可不会来参加天铸城的弟子选拔,他猜测此人可能修炼了什么隐匿气息的法门。

    姜预内心却疑惑不已,易境?那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修炼境界好像有个凡境。

    但他脸上没有丝毫异色,反而腰杆一挺,露出一副你眼光不错,猜对了的孤傲样子。

    “小兄弟,可否借一步说话?”中年人顿喜,笑着邀请道。

    姜预警觉,直觉告诉他这中年人有问题。

    中年人看出了姜预的想法,笑着说道:“放心吧,就在旁边的茶馆里。”

    姜预这才跟着中年人去。

    中年人叫了两杯茶,付给了老板两块晶莹剔透的石头。

    茶一端上来,就散发出一股清香,姜预感觉口中生津,但他忍着没有喝。

    中年人见此暗暗吃惊,果然不愧是易境的天才,连灵茶都看不上眼。

    “小兄弟,你可知每年想拜入天铸城,参加弟子选拔的有多少人?”

    “多少?”姜预疑惑。

    他对这方面的信息是少得可怜,现在有人给他讲,自是乐得其成。

    “这个数!”中年人摆出五根手指头。

    “五百?也不是很多嘛。”姜预有些轻松地说道。

    中年人闻言,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是五十万!”

    “什么,这么多!”姜预吃惊,差点没坐稳。

    中年人很满意姜预的反应。

    “就算剔除掉那些不符合修为要求的,也至少还有五万之数,不少还是参加过好几次都没成功又没过十六岁之龄积累下的,他们可有着不小的优势。”

    “而天铸城每年招收的弟子数量却极少,不过五百。”

    “所以,小兄弟,想要拜入天铸城可不容易,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刷下来。”

    中年人笑嘻嘻地说道。

    姜预皱眉思考,他倒是没想到想拜入天铸城这么难,不过,相比起这些,他更疑惑中年人的目的所在。

    他看向中年人,中年人也不再隐瞒。

    “小兄弟,老哥我是斩山门的,咱们斩山门的门主可是一个地境强者,不知小兄弟可否愿意加入咱们斩山门?”

    姜预顿时明了,原来是来搞推销的。

    他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在极速思考,要加入势力,当然是要选最好的,斩山门,不在考虑范围内。

    但直接拒绝,怕会得罪此人,他可不是什么易境天才,作为冒牌货被拆穿可就危险了。

    人生如戏,只能如此了,姜预突然气势一变,语气沉重。

    “老哥,虽然拜入天铸城千难万难,但小弟还是想尽力一试,我辈修士,不惧天地,自然不能被区区困难难倒。”

    姜预努力摆出一副九死而无悔的慷慨激昂表情。

    中年人内心震撼不已,没想到这带着稚嫩的少年郎竟有如此志气,他不禁想起自己年少之时,何尝不是志气满满,只可惜没能坚持下去。

    他身上浮现出一丝萧瑟之意,仿佛在回忆逝去的青春,又有对姜预尚年轻的羡慕。

    “哎,既然老弟有如此志气,老哥也不再劝说。”中年人拱了拱手,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深感姜预是一个可敬之人。

    他站起来,拍了拍姜预的肩膀,祝福道:“祝老弟成功!”

    转身离去,竟有一股岁月无情的感悟。

    待得中年人走远,姜预庄严的脸庞才猛地一松,紧绷的身体软下来。

    总算糊弄过去了,咱真是个天才!

    姜预得意洋洋,为自己的表演点了无数个赞。

    端起桌上的灵茶,小心地抿了一口,他早就忍不住了。

    好喝!太好喝了!仿若一股清流流入五脏内府,身上疲劳尽去,口齿间香味飘散。

    接连两口,姜预将灵茶喝完。

    “怎么就没了,真小气,才这么点!”

    姜预嘟囔着,还想再喝,但知道这灵茶应该要特殊的东西买,只能忍着,眼巴巴地看了一眼周围在喝灵茶的人。

    他眼睛突然一亮。

    在茶馆一角一个西瓜头胖汉坐在板凳上,模样憨憨的,超重的身体压得凳子有些变形,他身前摆着一碗刚端上来的灵茶。

    这胖憨子,怎么看都很好骗啊!

    姜预嘴角一笑,带着一丝阴险味道,上前去,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有什么事吗?”胖憨子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脸上的肉挤在一起。

    这让姜预不禁对即将的诱骗有了一点罪恶感,但还是没抵过灵茶的诱惑。

    “咳咳,胖子兄弟,你是想拜入天铸城的吧?”姜预故作老成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西瓜头胖憨子疑惑。

    “我掐指一算便知。”姜预伸出手指头,嘿嘿一笑。

    西瓜头胖憨子挠了挠头,不明白插指一算是什么意思,但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胖子兄弟,你知道这次有多少人……”姜预又郑重起来。

    ……

    花了片刻的时间,姜预将方才中年人对自己讲的有关天铸城选拔弟子的事又对这西瓜头的胖憨子讲了一遍。

    “这已经是我第五次来参加这弟子选拔了,经验可是相当丰富!”姜预叹了口气,掷地有声地吹嘘道。

    他瞟了一眼那胖憨子,正被他的话唬得一愣一愣的,信服不已,满脸的崇拜之色。

    趁着这个时候,他抓起桌上的茶杯猛喝了一口,一口清流涌入身体。

    但终究还是没有脸皮厚的全部喝完,留了半杯。

    “好了,我也要走了,我相信以你的天赋一定能拜入天铸城的,加油!”姜预笑了笑,心里却有些发虚,想着赶紧离开。

    那胖憨子却没有丝毫异常,反而用力握了握拳,牙齿咬着下嘴唇,十分肯定地表示自己会加油。

    看着姜预离开,胖憨子感觉这个世界好人真多,自己一定要努力加入天铸城。

    他端起桌上的灵茶,却发现只有半杯,有些疑惑,但一想,可能是自己刚才听那位前辈讲得入迷不自觉喝了,那位前辈讲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