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科技炼器师 > 第二章 老乞丐之死

第二章 老乞丐之死

    走过雪地,在身后留下一串逐渐变浅的脚印,破庙已经不远了,依稀能看到影子。

    姜预搓了搓手,哈了口气,外面实在太冷了。

    走近破庙,心情也放松了下来,哼着小歌。

    “咦,门怎么是开着的?”

    姜预疑惑,他记得走得时候好像关了的啊!

    心里有些发虚,该不会真忘了关吧,冷风吹进去,老乞丐睡得难受,怕又是要痛骂他了。

    硬着头皮,姜预进破庙,关上门。

    “老乞丐?”低唤一声,没人回应。

    睡着了?心里一松。

    等等,有人来过!

    姜预一凛,破庙是他和老乞丐的家,虽然很凌乱,但他对整间破庙的物品摆放都很熟悉。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挪动过。

    “老乞丐!”姜预连忙去草堆找老乞丐。

    “血!”

    姜预一惊,老乞丐倒在草堆里,被子被他压在身下。

    血液染红了草堆。

    “老乞丐……”姜预心里恐慌,声音带着哭腔。

    他手忙脚乱地抱起老乞丐,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道狰狞的伤口在老乞丐胸腔,透心而过。

    伤口的血已经干涸,老乞丐身体冰凉一片,一动不动,脏兮兮的脸停滞在了生前的猥琐表情。

    死了,老乞丐死了!

    姜预不敢相信,他才离开没多久,那个泼皮无赖的老乞丐,那个在他危难时把为数不多的食物分给他的老乞丐,竟然,死了!

    他抱着老乞丐,全身都在颤抖,眼眶中滚烫的泪水涌出。

    “老乞丐,你怎么会死了!”姜预喃喃道,声音有些僵硬。

    ……

    几个时辰后,姜预不得不接受老乞丐死去的事实,他勉强站起身来,双腿僵痛,双目通红。

    拿出两块粗饼,粗饼很硬,他牙齿咬得生疼才吃完。

    背起老乞丐的遗体,在破庙的不远处找了一小块地,风雪很大,他的双手一片青紫,刨开冻雪,用一根尖锐的木头,尖部被转化成了铜质,挖出了一个勉强能埋葬老乞丐的坑。

    姜预没有为老乞丐立碑,只是一个小土丘,也很快被雪盖成了白色。

    小雪丘前,姜预跪立,一个被咬了一口的白馒头摆在前面。

    “老乞丐,暂时就只有这个馒头了,以后,我会给你带更好的食物来的。”

    “你那么泼皮无赖,想来就是阴间也吃不了什么亏。”

    ……

    喃喃自语,姜预心情悲痛。

    风雪很大,姜预明白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蹒跚着步伐,走回破庙。

    破庙里各种东西都被翻动过,原本凌乱不堪的地方反而变得有些整齐起来,像是有人在寻找什么东西。

    姜预眼中闪过一丝愤意,他和老乞丐都孑然一身,又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惦记。

    清点东西,他和老乞丐只有一个破碗,其余的东西大多都是从外面捡来的,几乎都在。

    特殊一点的,还有个小木盒子,是老乞丐最宝贝的一样东西,姜预打开,里面是一对水滴形耳坠,样式普通。

    想起老乞丐曾得意洋洋告诉他有一个漂亮女儿,这是给她准备的礼物。姜预心里一阵不好受,老乞丐是再也见不到他女儿了。

    “老乞丐,如果以后有机会见到你女儿,我会代你把这东西交给她的。”

    收起小木盒子,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姜预沉吟不语。

    突然,他想到,好像少了什么……

    那叠时不时被拿来炫耀,吹嘘是绝世神功的淡黄的纸。

    他连忙去找,却发现找遍了整个破庙都没有。

    难道真的是那叠纸!

    姜预心里惊怒,又是疑惑,那不是老乞丐拿来唬弄他的?

    可是,东西都被人拿走了,他无从探究,线索也到此为止,无奈,姜预只能独坐在地上。

    从此以后,这破庙,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老乞丐曾经猥琐无赖的面目又出现在他脑中,心里挥之不去的悲哀。

    嗯?!眼睛猛地一睁。

    姜预突然站起身来,似又想起了什么,急匆匆地跑到破庙外面的一个垃圾坑中,在里面翻找。

    一会儿,一团皱巴巴的纸被他找了出来!

    小心舒展开,三张淡黄色的纸,用手抚平,却是一点褶子也没有。

    曾经擦嘴留下的污渍,只是轻轻一颤,就抖落,光洁如新。

    姜预惊诧,意识到东西的不凡。

    这三张纸是老乞丐昨天吃完饭从那叠纸里面抽出擦嘴用的,后来被扔到了外面的垃圾堆里。

    当时姜预还奇怪,老乞丐平时挺珍惜那叠纸的,怎么会拿来擦嘴?

    还有今天早上,莫名其妙地那么早叫他起床。

    这样一想,老乞丐的死绝不是那么简单,他似乎早有预料。

    难不成老乞丐以前还真是个绝世强者?

    苦涩一笑,不管如何,老乞丐已经死了,再是绝世强者又有何用。

    而且,这神功秘籍,也是空白的,上面一个字都没有。

    等等!如果害死老乞丐的人在找这些淡黄色的纸,一旦发现少了三张,那么肯定还会再回来。

    姜预心里一惊,被自己的推想吓到。

    冷静一下,姜预咽了咽口水,慌忙爬起来就往外跑。

    他没什么东西,淡黄色纸和小木盒子都在他怀里。

    留在这里太危险了,这个世界可不同于地球,这里的人动不动就移山填海,要杀他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不知跑了多久,嘴里不断哈出白气,姜预觉得差不多了,已经离破庙足够远了。

    他趴在雪地上,累坏了,突然的危机感让他有些失了分寸。

    一阵头晕目眩感袭来,埋葬老乞丐本就耗了他大量体力,现在,他更是体力不支,两个粗饼远不够消耗。

    “不行!不能倒在这里,这样严寒的天气,必死无疑!”

    但是,眼皮子抵不住虚弱,还是渐渐闭上了。

    难道,作为一个穿越者,我就这样轻易狗带了?

    迷迷糊糊中姜预闪过最后一丝念头,风雪很快掩盖了他的身躯。

    ……

    无边无际的黑暗虚空之中,伫立一颗巨大的光球,光球表面时不时会有一道流星般的光点冲出,飞翔一圈又再次回到光球。

    姜预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不是倒在雪地里了吗?这又是哪里?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这片黑暗虚空之中,唯一可见的只有一个大光球和不断飞出飞进的流星光点。

    姜预想要靠近,但却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只能感觉到自己与大光球的距离在缩短。

    飞出的光点有些会经过他的身旁,他大着胆子,想要接触。

    突地,随着他模糊的接触,那光点却没有回到大光球,而是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包裹住姜预。

    姜预意识一阵模糊,刺痛感传来。

    “啊!”一声痛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