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三百零八章:头颅

第三百零八章:头颅

    “这boss还有第二形态?”

    和先前淤泥怪般满身烂肉的造型相比,现在的刑天之首哪怕只是一个骷髅头眼眶内燃烧两朵火焰,也显得霸气到了极点!

    房屋大小的骷髅头,眼眶中碧绿、血红的火焰幽幽燃烧着,一股暗色气流从骨头上冲起,瞬间笼罩了整个监牢。琰罗猛地感觉到,身体仿佛被压上了万斤重物一般沉重非常,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甚至连迈一下脚步都十分艰难。

    气势!

    就像海贼王中释放帝王色霸气,实力弱的杂兵会无法承受而倒下,先前污染的烂肉化去后,只剩骨头,刑天之首无疑也恢复了做为战神的霸气。

    琰罗取出熊猫面具。

    生命源转化的气流笼罩身体,形成一只熊猫状外衣,隔绝了气势传来的重压。

    一座座监牢中的战士看得无语,这个奇怪的家伙,手段层出不穷,这不是黑熊部落的图腾之灵吗?怎么变到他身上去了。

    刑天之首房屋大小的骷髅头漂浮在地面上方,体表外也出现了一圈肉眼可见的灰色气流光层,似乎是这股能量托着它飞行似的巫族煞气。

    黑死神的能量树:

    邪能→冥能→煞能。

    流动的煞能就是煞气。

    琰罗体表,熊猫状的黑白外衣在不断崩溃,就像狂风之下随时都会熄灭的火焰!

    显然,两者实力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立刻决定散去熊猫外衣,激发毕方面具变妖鸟逃走,但刑天之首,骷髅头的嘴巴开阖居然说话了,没有声带的骷髅,发出的声音就是骨节在碰撞摩擦,一种尖利、刺耳的金铁之音:“小家伙,感谢你,让我获得了解脱。”

    琰罗:“……”

    “解脱?”

    刑天之首:“没时间解释了。”

    巨大的骷髅头飞向那名金发伪娘所在的监牢,张开嘴巴咬在金属栅栏上,首山之铜打造的栅栏,被闭合的牙齿一口咬断。

    “你们两个到我的脑袋里。”

    “咔嚓……”

    骷髅头的脑壳裂开,显露出了里面的空洞。

    琰罗仍不明所以,但他心灵感应到刑天之首似乎没有恶意,毫不犹豫的跳入其中,那名金发伪娘也跳了进来:“刑天氏,能不能把炎黄勇士团的其他人救出来。”

    “来不及了。”

    在白骨头颅脑壳闭合的刹那,琰罗看见青铜大门外浮现出了一个穿黄衣的身影。

    现在,琰罗、瞬待在刑天之首的头骨内,前方两个窗口,正是眼眶。

    这只骷髅头立刻张开嘴咬在了穹顶上,这里位于地下刑天之首似乎要用牙齿咬穿地壳,逃到外面,从眼眶的窗口能看到泥土不断涌动,一些夹杂在土中的岩石也被牙齿咬碎。

    不到10秒,就穿出地面飞到半空!

    煞气包裹的刑天之首飞行而起,琰罗发现这只原本洁白的头骨,骨质在变得发黄、黯淡。

    “咔!”

    一处骨壳突然破开,显露出茶杯大小的孔洞,黑褐色宛如触手的肢体穿透洞口,迅速长出一个个鱼钩般的倒刺,卡在孔洞上。

    又是几声脆响,刑天之首的头骨外壳一处处洞口接连破开。

    琰罗展开的全景图看见,地面上黄衣之王双手抬起,从斗篷袖子里伸出一条条宛如鞭子的触手。

    刑天之首,巨大的骷髅头颅包裹在煞气中,飞离地面大约30多米,连连挣扎似乎想破空飞走,却被黄衣之王伸出的大量触手死死拖拽住。

    “糟糕。”

    瞬抬起双手,他的手掌色泽白皙如玉,手指纤细修长。

    似乎想使出什么能力,但做出这个动作后才意识到手脚上都有巫咒枷锁。

    琰罗连忙释放奥林匹克圣火,蕴含精神信念力量的火焰,将卡在刑天之首上的一条条肉鞭触手全部化去,随着一根根触须消失,被触手传导的力量,腐蚀的坑坑洼洼,骨质疏松的巨大骷髅头猛地摆脱束缚,飞上天空!

    巨大的头颅从王城上飞过,飞向远方。

    “逃出来了……”

    瞬长出一口气,靠在了骨壁上。

    飞行的刑天之首显然先前被触手缠绕时,受到了严重的破坏,飞行中不时有一块块骨骸从头骨上剥离、掉落。

    就这样,一直飞了大约一刻,刑天之首开始降落。

    “砰!”

    房屋大小的头颅坠在地上。

    这一下震动,似乎消耗掉了这只头颅最后的生命力,无数裂纹在头骨表面浮现,轰然坍塌。

    琰罗从一堆破碎的骨头中钻出,看着刑天之首这个boss彻底死掉了,话说就不能迟一点死吗?至少透露一些王城和黄衣之王的情报啊。

    另一个家伙也爬了出来。

    “刑天,不愧是巫族战神,自由的心,永不屈服。”

    瞬看着碎成一地的骨头不由得叹息。

    琰罗见金发少年手脚上都有沉重的镣铐枷锁:“我帮你把枷锁去掉。”

    “没用的,这枷锁上有巫族九黎一族的虚空大藏咒,锁住后将周围的空间全部封锁,除非有斩开虚空的力量,否则没办法破开。”瞬摇了摇头。

    “试一试再说。”

    琰罗先用奥林匹克圣火烧灼,又取出国王大剑用出全部力量砍在上面。

    打铁般的响声中,手腕被震得酸麻无比,手指都微微的颤抖。

    “这枷锁,和捆住我的锁链不一样……看样子你肯定是人族中的强者吧。”

    他仔细观察枷锁上蝌蚪大小的怪异巫族文字:“怎么办,有没有办法破开枷锁?”

    “轩辕剑能砍开。”

    听了金发少年的话,琰罗说道:“你说了等于白说,王城里有黄衣之王在,而且我先前在广场上感应到那把轩辕剑的威压,至少不是我能拿起来的,射日弓行不行?这也是人族圣器,我一个朋友就执掌射日弓。”

    “如果能将射日弓拉满,射出的箭矢也能破开九黎枷锁,不过除了曾经的大羿,恐怕没有谁能弓开满月。”

    似乎想到了什么,瞬沉默了几秒开口:“巫族武器也有可以的,比如蚩尤刀,比如刑天斧。”

    “黄帝曾在常羊山斩杀刑天,后来刑天的身躯、斧头和盾牌都被埋葬在了山峰内,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像头一样被黑暗力量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