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三百零五章:监牢

第三百零五章:监牢

    无论先前的“黄衣之王”,还是现在的“刑天之首”,都透露出一股浓重的诡异气息。

    其他监牢的大汉,一个个看着蠕动来的巨大头颅眼中闪烁着森冷憎恨的寒光。

    琰罗也在全景图内看着这个家伙,刑天之首到了他所在的监牢之外,两只镶嵌在烂肉上的巨大眼球盯了过来。

    如果换成其他人恐怕被吓的毛骨悚然,或是因为身体光裸感觉到羞耻。

    但琰罗是谁?

    他面不改色。

    不知道“刑天之首”会不会对自己发动攻击,琰罗在考虑如何进行反击,无论奥林匹克圣火、唇枪舌剑,还是五行灵根,都可以用精神意识发动。

    只是……

    如果这个怪物boss做的不过分,比如身体受到侵犯,他不打算反抗。

    自己进入世界后,只是获得了一些自保的能力,加上奥林匹克圣火这种超级能量比较奇特而已。

    面对“黄衣之王”时莫名其妙的就晕了,可以说他在那名“王”面前,毫无反抗之力。

    刑天之首也不会好对付。

    琰罗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刑天之首没对他做出任何举动,又蠕动着离开了。

    这家伙来干嘛,是来混一个脸熟的吗?

    不过在离开时刑天之首,突然伸出了一条猩红色又长又粗的舌头,就像一只巨蟒般缠绕住一座监牢的栅栏。一阵“嘎吱、嘎吱”的钢铁扭转声中,栅栏被拉扯开,这只舌头灵活的向里面一卷,卷住一个身材魁梧的断腿大汉,缩回了嘴巴内。

    就像青蛙捕食一样。

    大汉被刑天之首的舌头卷入口中,在利齿的咀嚼下,皮肉和骨头立刻就被嚼得稀烂,这个大汉毕竟是炎黄勇士团盘古大陆最强的人族战士之一,体质强悍没有一下死亡,脑袋还显露在怪物头颅的嘴巴外。

    被枷锁束缚无法反抗,在身体嚼碎时这个大汉没有痛哭也没有惨叫,只是双目中满是炙热的怒火。

    监牢中的其他人,同样也在注视这一幕,如果眼睛中的愤怒能化为烈焰,恐怕王城外的黑水,都会被煮沸……

    吃掉一人的刑天之首烂肉覆盖的下巴上沾染着暗红血迹,蠕动着离开了这里,随着青铜门“咣当”一下关闭,这里又变回寂静,沉浸在一片黑暗中。

    琰罗再次发光。

    “可恶……”

    那名老者“昌”的双目几乎要滴血。

    一些人在用拳头愤怒的捶打地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做为表世界的中国人琰罗对华夏上古神话还算熟悉,毕竟查过资料,刑天居然变成这个样子完全无法想象,而且这个世界从进入后就透着诡异,他可不知道神话中记载了什么黑暗时代。

    “你好。”

    琰罗隔壁“容貌不在他之下”的金发重瞳年轻人说话了,声音清脆没有男子的浑厚,也没有女子的尖利,听不出是男是女——至于“胸”?这家伙的胸前是一马平川,但并不只有男人才会平胸,比如董青、李嫦馨……

    “你是男的还是女的?”琰罗问。

    这句问话让不少炎黄勇士团的大汉都怒视而来,似乎这家伙的身份很尊贵?金发重瞳的年轻人沉默了几秒,说道:“我是男人。”

    “你叫瞬,那喊你阿瞬怎么样?”

    琰罗想到了圣斗士星矢里的那个伪娘。

    同样也是一个伪娘的“瞬”脸微微红了一下,他问道:“你先前说驱散了薪火上的魔影?还杀死了一只鲲鹏?”

    “是。”

    “你能杀死异兽鲲鹏?”显然这个“瞬”有些不信。

    “只是取巧而已。”

    “你是如何驱散魔影的?”

    对这个伪娘的疑惑琰罗将身上释放出的火光,变成奥林匹克圣火的圣光,感应到金色光芒中的力量不仅这个少年,其他一名名炎黄勇士的脸上也充满震撼。

    “你的火焰具有薪火的一部分力量!”

    手腕、脚腕上捆缚枷锁的瞬,趴在栅栏上,一双倒映光芒的重瞳似乎也染成了金色。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对琰罗的询问瞬沉默了一会,说道:“诅咒。”

    “来自巫族的诅咒,巫族灭亡后残留在天地之间不散的怨恨,诅咒了大地,让盘古大陆受到了污染。”

    “诅咒?”

    琰罗在黑熊部落也听过这个说法:“诅咒会这么厉害?刚才那个刑天之首也是诅咒污染的?有些猎奇啊……还有,黄衣之王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也受了诅咒?”

    “他其实……”

    瞬没有继续回答,而是叹了一口气:“说这些也没有任何用处了,被巫咒的枷锁束缚没办法使用力量,这处监牢布置了巫族阵法,还有刑天之首做狱卒,我们没办法逃出去的,只能待在这里……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化为一具白骨死亡。”

    “除了刑天之首有没有其他人来?比如我先前遇到的骸,和黄衣之王本人?”琰罗最关注的是这个。

    “没有。”

    “没有啊。”琰罗立刻做了一件事情。

    “融合!”

    80点愤怒,80点恐惧,40点绝望。

    无心人偶内,红色、灰色和黑色的光芒在向一起融合,对琰罗来说这一张面具成功与否至关重要,甚至有战略性意义!在他的意识关注下,一张面具渐渐成形。

    “还好,成功了,没有失败。”

    琰罗发现这张面具和先前的金乌略微的有些相似,都是鸟首状。

    妖鸟·毕方

    技能:烈火、灾火、讹火

    “居然是毕方!”

    琰罗知道这是山海经异兽之一,传说中带来灾害的火鸟,地位远远不如金乌,但也是一方强悍的大妖。在传说中,黄帝在泰山聚集鬼神时乘坐蛟龙牵引的战车,毕方就伺候在战车旁,后来,毕方被称为火神的侍宠!

    三个技能赫然都是火焰。

    有了这个面具不知道战斗力如何,至少是一个底牌。

    毕方是鸟,而鸟天生就会飞行。

    琰罗张开嘴巴。

    现在的他因为身上在散发奥林匹克圣光,是整个监牢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那些“炎黄勇士”和伪娘“瞬”惊讶的看着这个少年张开的嘴中,吐出了一柄柄刀枪斧剑!这些武器飞出后一个个或斩,或砍,击在背后穿透琵琶骨的锁链上,爆出一抹抹火光。

    这些锁链有巫咒加持,但本身的材质不过是青铜或钢铁,连续斩击很快就出现了缺口,“哗啦”一声锁链彻底斩断,从墙壁坠下。

    琰罗抬起手将两条黑沉的锁链,从身上抽出。

    锁链带出大量粘稠的血液,一丝丝血水流淌在地上。

    他的肩膀处也留下了两个孔洞。

    不过高级生命+半灵体+自愈基因,这样的伤势虽重也不是不能痊愈——在围观群众们瞠目结舌的注视之下,接下来10多分钟,两个流淌鲜血的可怖穿透孔洞就彻底的愈合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匪夷所思的恢复力震撼了这些炎黄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