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二百八十一章:弓的轮廓

第二百八十一章:弓的轮廓

    “外乡人?”

    琰罗三人进入了这处山谷,立刻被土著部落的人们发现了。

    “是黑熊部落的小家伙。”

    一个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走过来,这家伙只围了一条兽皮短裤,胳膊上腱子肉简直和隆起的坟包似的,在图腾上小太阳的照耀和熔岩火光的映照下,闪烁着油亮的光泽。

    他认出了小埋。

    “你是?”显然小埋对中年人没有任何记忆。

    “我是你的父亲……”听到这里小埋的眼睛在瞪大,不过中年人继续说着:“……的朋友,当初你的父亲焦,用的武器还是我亲手给他打的。”

    小埋:“……”

    “另两位,你们是什么人?”

    琰罗自然又说出了一番借口,同时用出了奥林匹克圣火,这效力堪比薪火的火焰中蕴含了一股属于人类特有的信念之力,在这个黑暗时代,任何部落都会对一名掌握“火”的人产生巨大的好感。

    土著人还是很单纯的。

    至少这些肌肉比琰罗大腿都粗的工匠,性格很单纯。

    夜晚就要到来了,由于“鉑”部落的图腾上,是一轮大日,散发的光芒笼罩整个山谷,并不会有黑暗侵袭的风险,绝大部分人仍然在锻冶刀剑。

    小埋的父亲焦在这个部落的朋友叫“工”,不过不是部落首领,只是一名大炼师,和大祭司一样属于特殊职业,掌握炼金术——听起来很高大上,不过与西方炼金术不同,传承自人皇伏羲的阴阳八卦,可以调动自然界的力量灌注在打造的兵器中,说形象一点就是附魔。

    “工大师。”

    琰罗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他取出鸳鸯刀又让小埋拿出那块拳头大小100多公斤的首山之铜:“能不能帮我将这两把武器强化一下?”

    “这两件兵器,居然没有用铜,全部用的铁?可惜锻造的太烂了,只是漂亮,其他一塌糊涂简直是给小孩子的玩意。”

    工拿着鸳鸯刀在手中观看,对上面篆刻的精美花纹啧啧称奇。

    他又接过首山之铜:“现在首山之铜不多了,将这一块与你的两把小刀重新炼制,到是能增加不少重量……但还是没什么用啊,你去山谷外猎杀两只大妖取精魄回来,我可以帮你把精魄封印到你这两把小刀内,到是可以变成不错的武器。”

    琰罗:“……”

    “大妖的实力有多强?”

    “嗯,也不算很强,就比如那只霸下。”工抬起右手,指点向趴在山谷内懒洋洋一动不动的巨大乌龟,“那一只是灵兽——曾经的龙族、凤凰、麒麟走兽一族消失,残留下的少许血脉,可以称灵兽,但称呼大妖也没什么问题,有一些原本的异兽,吞吐天地煞气也可以修炼成大妖。”

    “至少,一爪子把你这小身板拍扁是没有问题的,哈哈哈哈……”

    琰罗转过头,他看向那只乌龟,卡车大小的霸下也听到这句话,转过头,龙形的脑袋眼皮微微裂开一条缝隙,从鼻子中不屑的喷出两股气流,吹的前方地面灰尘四散。

    “咕咕咕,咕咕咕……”

    一阵鸡叫声响起,琰罗看见一只锦毛大公鸡从山谷的一间房子中踱出,这只大公鸡毛色鲜亮,鸡冠高耸,两只爪子呈青黑色仿佛铁爪,体型足有小牛犊大,虽然没有霸下的威武霸气,但也是趾高气昂,几乎有天际省鸡神的风范,这该不会也是大妖吧?

    陈北雪看到这只鸡眼睛闪闪发光,她悄悄的用胳膊捣了捣琰罗:“我想吃。”

    在现实世界的她是个吃货,只不过别的女人吃饭长肉,她吃饭积累的营养全长胸那里了,来到这个世界的3天多,每一顿吃的都是灵谷丹,现在看到一只鸡顿时很有拔掉毛洗干净,放在烧烤架上的渴望。

    “你看看这个部落里。”

    琰罗指了指部落中打铁的男人们,这些土著人一个个肌肉之彪悍,简直堪称东方的300斯巴达。

    “你砍了那只鸡,恐怕这些兄贵就要拿着剑砍你了。”

    用首山之铜强化鸳鸯刀的想法暂时按捺下,琰罗召唤出马地——鈤这个部落食物充足,另外山谷内虽然有熔岩之河,一片炙热,却被大炼师隔离地气,制造出了一处青青草地,正好让坐骑吃草。

    “空间法器?”

    工大师吃了一惊,不过他想到琰罗说出的来历,看2个人细皮嫩肉应该身份尊贵,有空间法器也说得过去。不过看到马地,他哑然失笑:“你这匹异兽太弱了,人皇有龙马,具有龙血脉的马威能无穷,曾经用五匹龙马车裂蚩尤,而你这匹马连那只鸡都打不过。”

    琰罗有心试一试鸡的战斗力,对马地下命令:“马地,上去,咬它!”

    具有低级智能的马地,走到大公鸡前,谨慎的打量着这只锦毛大公鸡,对方体型有小牛犊大,不过比不上原本就是重型马又接受生化改造的马地,感觉对方比自己小,这匹生化战马涌起勇气,半个身体直立而起,马蹄直接向锦毛公鸡踩下。

    “咯咯,咯咯哒……”

    公鸡一扇翅膀顿时气流涌动,飞起在半空一只鸡啄坚如精钢,几下就把马地啄的满头血,两只爪子在这匹马身上,好像犁地一样抓了几个来回,居然连“岩石皮肤”都无法抵挡,不一会,这匹马浑身是血一瘸一拐的回来了,眼眶滚落大颗大颗的泪珠。

    锦毛大公鸡趾高气昂的又回到了石屋。

    “看来,你是这个世界食物链的底端啊。”

    琰罗拍了拍马地的脑袋,陈北雪看这匹马哭的可怜,刷了一记水疗术,不一会伤口就愈合了。

    部落的人们,看着这一切都连连摇头,不过也没人过问,黑暗将至,做为锻造兵器为王城提供武器的部落这里的事情很忙,也没功夫去管别人,打铁的打铁,吃饭的吃饭,睡觉的睡觉。

    工从不远处的石屋墙壁上,拿来了一块风干肉,小埋欢呼一声连忙扑上去用牙齿撕咬,陈北雪无语的看着这黑又硬,显然比蒙古牛肉干还要难啃的肉块,她用牙齿咬了一口,然后捂着嘴巴脸上现出了嫌弃的神色——杠到牙了。

    琰罗走到图腾附近,图腾上散发的光焰并不算太强烈,和真正的太阳无法相比,但接近后也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焦热。

    他现在蒙着眼,完全是依靠全景图来查探,精神力无形无质,仅仅“观看”图腾还没什么,当发散过去想进入到图腾的那一轮大日内时,一股恐怖的波动直接粉碎了他的精神力!

    琰罗抬起手,擦掉鼻孔和嘴巴涌出的殷红血迹,他原本想看一看图腾内有没有类似“熊猫之灵”的家伙,据说是金乌尸体制造出的大日内是不是封存了金乌之灵?不过刚才精神力被粉碎的瞬间,似乎隐隐约约“看”到,图腾内有一把“弓”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