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二百七十一章:黑暗

第二百七十一章:黑暗

    看到黑暗,陈北雪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满脸惊悚的说道:“我感觉到了类似魔幻世界,深渊的气息!”

    琰罗的“全景图”意识也无法穿透黑暗,感受到巨大的阻力,就好像精神力进入了胶液中一样。

    在可以查探到的地方也就是火堆,制造出的火光范围,边缘的光芒好像无形屏障将黑暗挡住,一缕缕黑暗如潮水冲刷。

    琰罗伸出一只手触摸向黑暗。

    老祭司连忙喊:“不要!”

    但琰罗的手已经伸出去了。

    “咔吧、嘎吱……”

    一阵让人头皮发麻好像狗在啃骨头般的动静,琰罗将手从黑暗中缩回,他用意识“看”着这一条胳膊,从手臂到手掌上面的血肉全部消失了,被不知道什么啃食的干干净净,变成了一只白骨森森的爪子——简直和新龙门客栈里的最终boss那个太监的腿差不多悲催。

    “厉害!”

    琰罗称赞了一句,要知道他是高级生命,相当于高级体质的防御力,居然在短短数秒内就被啃成了骨头。

    黑暗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与此同时,琰罗收回手臂的举动,似乎将黑暗惹怒,火光外的黑暗在不断变幻,一只只黑色仿佛魔鬼的面孔在咆哮,接着又浮现出一只只利爪在火光的屏障上抓挠,一阵阵恐怖的声响,让火堆保护的部落之民心中充满了恐惧。

    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

    恐惧+1,+1,+1……

    “水灵术,生肌!”

    一道柔和的水流光芒照耀在琰罗失去血肉的骨骼上,很快,一条条肌肉纤维,一根根血管交织蠕动,血肉从一片虚无中生长出来,不到10秒,被啃食的胳膊就完全恢复了。

    “你是医!还是掌握强力巫术的医!”

    每一个部落都会有祭、卜、医,只不过黑熊部落的医已经死了,“医”实际上就是指“巫医”,人族从巫族那里学习到的巫术,但老祭司还从来没见过能用巫术,将失去全部血肉的骨骼复原,这么强大的能力!那个男人拥有火焰,这名女子又有如此的巫术。

    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那个东土大唐,到底是什么部落!

    “琰罗你点了自愈吧?而且也有高级体质,不然,我的水灵术不会那么快就能治愈。”陈北雪被琰罗的恢复力稍微有一点惊讶到了,失去所有血肉,这等于是肉白骨,居然这么快!正常情况下应该至少要30秒的。

    琰罗没说话,他抬起右手,一团火焰在手掌上腾起。

    奥林匹克圣火。

    黄色的火焰上方有奥运五环虚影,琰罗再次伸出手带着火焰伸入了黑暗,只见在火光的照耀下黑暗迅速后退。看到这一幕坐在火堆边的黑熊部落的人们,都用一种混杂惊喜和崇敬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切,老祭司更是欣喜的站了起来:“果然有效!”

    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

    喜悦+1、+1、+1……

    琰罗抓着这一把火焰,走进了黑暗之中,奥运圣火的火光,正好笼罩他的全身,在火光制造出的屏障外,一个个漆黑的面孔在诅咒,无数漆黑的爪子在撕扯、抓挠,根本突破不了薄薄一层火光。

    他在黑暗中昂然转了一圈,又返回了火堆边。

    黑熊部落的人和陈北雪一个个都看的呆了。

    回到火堆范围内的琰罗用全景图,注视向外面,那些黑色的面孔也扒在火光边注视着他。

    “滚!”

    琰罗吐出了一个字。

    这个字一从口中飞出,就变成一把小剑,射入了黑暗中,射在一张面孔上。

    “滚滚滚滚滚滚滚……”

    从琰罗的嘴巴里一只只刀枪剑戟不断飞出,好像雨点般的射向黑暗,每一柄武器都只有手指大小,这些武器在一起汇成一道由兵器组成的洪流,他转动着脑袋,就像一条巨龙在喷吐着吐息,将武器的洪流呈锥形喷向黑暗,足足喷出6、70下后,才停住了嘴巴。

    进入黑暗中的武器,就像扔到河水中的石子一样立刻消失——被黑暗彻底吞没。

    琰罗并没有在这些土著的面前隐藏能力,他又召唤出天使安琪儿。

    金色的长发,洁白的翅膀,美丽圣洁的脸蛋,虽然这只天使的实力很弱,但掌握着一个技能:圣光!

    “安琪儿,用圣光!”

    圣光对人类没有任何杀伤力,但对黑暗、邪恶和不死生物有巨大克制,这实质上是一种光元素+圣力融合的混合能量!柔和的金色圣光照耀在黑暗上,立刻发出好像开水烫在白雪上的“刺啦”声,浓重的黑暗剧烈翻滚了起来,如大团大团的墨水在涌动,但圣光并没有逼退黑暗,接触后就消失了。

    “水瀑布!”

    陈北雪释放出的一道足以将岩石拍碎的瀑布,轰在黑暗上,同样毫无效果。

    “除了奥林匹克圣火,其他无论物理攻击手段还是能量都无法驱散。”

    琰罗放弃了试探。

    “大人,您?”小埋的小脸上满是担忧。

    “幸。”

    琰罗对老祭司说道:“我的火焰,看来对黑暗还是有效果的,但……怎么传火呢?”

    他走到了火堆边,拿过一根还没燃烧的木材,用奥林匹克圣火点燃,但从木材上升腾的火焰仅仅是普通火焰,其中没有蕴含信念的力量,上方也没有浮现出奥林匹克五环的虚影。

    “不知道。”

    老祭司的眼中充满了为难:“传火者送下火种后,火种燃起的火焰就具有驱散黑暗的力量,这些,应该属于传火者的秘密。”

    “哎……看来你不是真正的传火者啊。”

    “我当然不是传火者,我不是说了吗?从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取火……我是来求取火焰的。”

    琰罗问:“最初的火焰是什么,你知道吗?”

    “最初的火焰,当然是燧人氏的薪火了……不过初火早已消失,有人说最初的火焰是熄灭了,也有人说只是不知道在哪里燃烧……现在我们依靠的火焰,是四大王城曾经的人皇,从最初的火焰之中得到的火种,一代代传下的人族传承之火,等于是最初的薪火中分出的子火。”

    “看来,必须去一趟王城,看一看那里的火焰。”琰罗暗暗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