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二百七十章:小埋

第二百七十章:小埋

    就像陈北雪可以感觉到奥林匹克圣火中,蕴含的精神力量,黑熊部落的老祭司幸经常与“火”相伴,对普通的火焰和薪火——人族传承之火的不同之处,同样十分敏感。

    琰罗手上,显出奥运五环虚影的火焰,不是薪火,但显然与普通的火焰不同。

    “你不是说不传火吗?”

    老祭司又惊又喜,不过他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你那火焰上面的五个轮是什么?”

    琰罗:“……”

    说成奥运五环这些古代人也听不懂。

    “这五个轮,代表了金木水火土,也就是先天五行,这是五行圣火,五行是构成世界的基础所以也叫世界之火,混沌开辟后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化五行,五行造化万物,这也是造化之火。”琰罗满嘴跑火车,很快手中的奥运圣火就变的吊炸天。

    现在还是古代,性格本质上很纯良的老祭司听的嘴巴越张越大,甚至产生了深深的崇敬和畏惧。

    陈北雪在一旁听的直撇嘴。

    “造化之火……”

    老祭司深呼吸了几口,平定了一下听到这个词语的震惊,才说道:“我能感受到,你的火焰中的力量……但能不能抵御黑暗,我也不知道。”

    在这个时代,每一个部落中最受人尊敬的是祭司,但在这个大陆上最受人尊敬的无疑是传火者。

    接下来的时间琰罗在黑熊部落,受到了所有人的敬畏,到了中午时分一个穿兽皮的小女孩,在其他部落之民的示意下,用一只陶碗托着几个糟米煮出的团团,走到他的身前,然后像是祭拜和上贡品一样跪下双手举起陶碗,送上食物。

    蒙着眼的琰罗在全景图内,看到了这一切。

    “多谢,你起来吧。”

    琰罗没有拒绝部落民的好意,他接过陶碗,然后吃下了这几颗饭团。

    小女孩看着饭团的目光中略微流露出了一丝渴望,不过立刻低下头掩盖了目光,因为耕种能力的低下,加上大地受到诅咒,大部分土地都变成了污染之地,用米做出的食物是最珍贵的,从树林采集的果实和捕猎的野兽,是最常见的食物。

    不要认为,这些比米面等食物好,在这个年代没有嫁接和改良品种的果实又酸又涩,而捕猎到的野兽缺少调料,连盐也缺乏,同样难以下咽。

    事实上捕猎来的野兽,毛和皮剥掉后,大块的肉在火堆上烤熟,是由那些需要战斗的男人吃的,妇女和儿童只能吃骨头与野菜熬煮的汤水——如果没捕猎到野兽,那么就要饿肚子了。

    几颗饭团对琰罗现在的食量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

    琰罗在全景图中,看着畏惧的低下头的小女孩,这是一个大约只有10岁的小女孩,有着还没有被太过沉重的劳动摧残,属于这个年纪特有的可爱,穿黄色的兽皮裙子,上身也围了一块兽皮,遮挡住青涩略微发育的胸,皮肤呈太阳晒多的小麦色。

    “给你,拿去吃吧。”

    从储物空间,取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灵谷丹,丹药很小,是乳白色的看起来并不起眼。

    小女孩有些畏惧的接过丹药,她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不过放在掌心立刻一股属于食物的诱人清香,让她的喉咙忍不住耸动了一下,张开口将丹药放在嘴巴中。

    “嗯?”

    小女孩愣住了,接着一股惊喜从脸上涌起:“饱了!”

    对她来说,自从记事以来,吃饱的次数太少了。

    “琰罗……”

    陈北雪说话了:“给我一粒。”

    琰罗又取出了一粒灵谷丹:“嗟,来食。”

    陈北雪:“……”

    她板着脸,接过灵谷丹:“是修真体系的丹药啊?你居然有这样的东西,掌握炼丹术,并且炼出的丹药能在各个世界流通的调制者不多。嗯……这个丹药只能当做食物,不算什么太珍惜的,可惜我不爱逛商业区,否则遇到了也要买几瓶。”

    将灵谷丹吃下,陈北雪看向小女孩:“好可爱的小孩子,你叫什么?”

    “我?我没有名字。”

    小女孩摇了摇头:“我还没有资格拥有名字。”

    “什么?”

    以陈北雪的智商显然无法理解,在这个时代名字有多么重要:“这也太过分了,琰罗你说给她起个名字好不好?”

    “随便。”

    在全景图中又看了一下这个小女孩,黄褐色的兽皮衣服,一头营养不良发黄的头发,瘦瘦小小,简直和一只仓鼠似的,琰罗想了想说:“给你起名为埋怎么样,小埋?”

    “谢大人赐名。”

    小女孩高兴的眼泪都要流淌出来,她连忙跪下,对琰罗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

    “不就起个名字吗?为什么这么高兴?”陈北雪很奇怪。

    穿兽皮小麦色皮肤的小女孩,站起来后跑回部落的女人中那里,而老祭司这时走过来:“你给她起了名字?”

    “是。”

    “这样啊……”老祭司沉默了一会说道,“希望你以后,可以好好的对待她。”

    琰罗:“?”

    赐名不仅在这个时代,事实上在以后的时代也具有特殊意义,长辈对晚辈,父母对孩子,所有者对被所有者——比如奴隶主对奴隶。

    文字是神圣的,在一处部落中只有少数人才能有名字,只有掌握神秘力量的祭司,才有资格对别人赐名,琰罗是其他部落的人,但做为一名“祭司”正好有资格。

    做为外人,给黑熊部落的一个女人赐名,另一层意义就是要带走她,小女孩自己没有反对,黑熊部落的老祭司也没有反对,就等于是这一切决定了——从现在开始,小女孩“小埋”成了琰罗的人。

    当看到小埋抱着一只小包裹走过来,站到自己的身后时,琰罗也感觉不对劲。

    只有陈北雪,仍旧疑惑的说道:“诶?”

    “埋……你是我们黑熊部落最漂亮的孩子,以后跟着这位东土大唐的祭司大人,一定要好好侍奉他。”老祭司面色严肃的说。

    “是。”小女孩点头。

    琰罗:“……”

    随着时间的流逝夜晚渐渐到来,火堆一个一个的点燃了,琰罗站在一处火堆边,他要试验奥林匹克圣火能不能抵挡这个世界所谓最恐怖的“黑暗”。

    天空的太阳将最后一丝光芒收起,下一秒,如潮如墨的黑暗瞬间淹没了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