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二百六十八章:传火吗

第二百六十八章:传火吗

    太阳穿透浓重的灰云,将光芒洒落在苍凉的大地上,粘稠如墨的黑暗终于彻底退去。

    老祭司拄着拐杖,站在一处高地,看着开始忙碌起来的人们。

    在他身边是一座高大的图腾,粗糙的黑色纹路在白色的石柱上,形成了一只仰天咆哮的巨熊,这一只部落的名字就叫“黑熊”。

    这只是一处小部落,小到只有200多人口。

    盘古大陆最多的就是这些小部落。

    “幸,六个燃烧的火堆,其中有一个火种已经支撑不住了,也许今天夜里就会熄灭。”

    一个皱纹森森的驼背老妇人,走到了老祭司身边。

    老妇人的名字叫“祝”。

    这个时代,曾经轩辕黄帝麾下的仓颉,造出的古字大部分已经遗失。文字,代表着文明,代表人族的传承,每一处部落的人们,只有达到一定的程度,才有资格拥有名字,比如掌握知识,传授人生经验的老人们,以及拥有强大战斗力的男人。

    黑熊部落有四名领袖。

    掌握“祭”的老祭司:幸。

    掌握“卜”的老妇人:祝。

    以及有草药和医治能力的“熨”,和部落唯一成为“勇士”的“焦”,焦也是原来部落的最高首领,不过这两人都已经死了。

    “祝,请你占卜一下吧。”

    “好的。”

    老妇人蹒跚的离开了,返回时抱着一只巨大暗黄的骨骼,这显然不是人类的骨骼,似乎是什么巨兽或巨人——事实上这是“巫”的骨骼,佝偻的老妇人,抱着几乎有她半个人大小的巫骨回到这里,放在图腾下。她默默的念颂着古老的咒语,张开手按在这一块骨骼上。

    有火焰从手上涌起,在炙烤下这块骨骼的表面,浮现出一道道蜿蜒扭曲的纹路。

    曾经的巫,拥有各种各样的术法,人在力量和体格上,都远远不如巫,但人会学习。

    卜祝和火焰都属于巫术。

    无论成为祭还是卜,都必须掌握巫术。

    只不过巫术火焰,并不是从薪王远古遗留的初火中,得到的火种燃烧的火焰,这样的火是无法驱散黑暗的。

    炙烤的巫骨冒出了一缕缕烟雾。

    “咔……”

    骨骼裂开了。

    老妇人仔细观察着巫骨的断口纹理,良久她的脸上露出了喜色:“吉。”

    “这是巫骨,蕴含的灵力比不上玄龟的甲壳,无法确定时间,不过……估计传火者接下来的几天,很快就可能到达了,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

    “太好了。”

    老祭司终于松了一口气。

    部落的人们在忙碌,强壮的男人们拿着矛、弓箭外出,捕猎野兽,女人则是在部落中劳作,无论耕种还是缝补,一些老人前往附近的树林采集果实,在以往的战斗中,留下残疾的人在修理工具,连孩子们也在做着事情,或学习战斗的技能,或帮助大人工作。

    老祭司站在部落图腾旁的土坡上,看向远处,他注视的是王城方向,如果有传火者前来,站在这里哪怕很远都能看见。

    在他目光注视的方向,是一望无际的荒凉大地,巨大的石壁和灰褐色的荒漠,时而呼啸吹过的狂风,卷起拳头大的砂石乱飞,大块的岩石被风沙吹成了千疮百孔的石柱,到处是一片荒凉,只能看到从荒漠中,偶尔伸出的低矮和遍布锐刺的荆棘。

    一些灰褐色的大地中沾染着斑驳的暗红,这是曾经人族和巫族大战的血,千百年不化,融入地中。

    老祭司就像一座望夫石一样,从清晨站到了夜晚,当太阳移动到了地平线,黑暗已经蠢蠢欲动,以至于空气之中都充满了一种粘稠、恐怖的质感时,这名黑熊部落的首领,才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白天时,被妥善保管的火种点燃成了火堆。

    六只火堆保护着部落的所有人,但现在,有一颗火种将要熄灭了,在火堆点燃后,火光黯淡。

    这时一个已经无法再劳动的老人,主动走出来投入了火堆中。

    以身体为柴,燃烧的火焰终于开始旺盛,这一夜,火种没有熄灭。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老祭司依旧站在图腾边的土坡上,眺望王城的方向等待传火者,这一天仍旧没有任何人到来,夜晚,这次主动走入火堆的是一个残疾的男人,曾经他是部落中最强大的战士之一,后来在捕猎一只异兽时失去了双手,已经无法再为部落做出任何贡献。

    这并不是强迫,而是自愿,为了部落的延续和生命的传承。

    第三天,老祭司终于看到了地平线上出现两个人影。

    “王城的传火者到来了吗?”

    他的内心充满激动。

    不过,随着人的接近,老祭司心中涌起了极大的疑惑。

    那是两个人。

    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

    两人看起来的年龄都不大,容颜之精致,简直超出老祭司的想象力——盘古大陆上的人,哪怕是孩子,出生后日晒风吹雨打,皮肤也极为粗糙,这两个人……给他的感觉就像美玉一样,做为人充满了不真实感。

    第二点疑惑的,就是少年少女身上的衣服,远古时,人族以树叶为衣衫,后来人们以兽皮为衣服,再后来人们利用布帛制作衣服,现在的部落中那些外出捕猎的战士,穿不易磨损的兽皮,部落的女子和孩子穿麻布的贯衣,这是一整条布匹,胴身无袖,贯头而着,衣长及膝。

    两人身上的衣服,是老祭司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式。

    曾经还是一个孩子时,老祭司去过王城,那里的贵族也不过是穿着冠、靴,戴头饰或配饰,两人的衣服让他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特别感觉。

    很快,远处的两人接近了。

    老祭司在默默的感应:“不是巫族,巫族已经全部灭亡了……也不是妖,他们的身上没有妖气,不是拥有黑暗之魂的不死者,他们没有死亡的气息,是人族。”

    “难道真的是传火者吗?”老祭司拄着拐杖迎接上去。

    荒漠上,老祭司和少年少女相遇了。

    他的目光注视在蒙眼的少年身上,他有一个感觉,就是曾经王城里的贵族,也没有这名少年的身份尊贵一般……犹豫了一下他问道:“小兄弟,传火吗?”

    琰罗:“不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