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二百五十四章:巫婆和厨师

第二百五十四章:巫婆和厨师

    楚轻风在这个世界无疑很有用,一开始做为探路犬走在最前面趟掉了不少陷阱,现在又起到了坐骑+储备食粮的双重功能。

    “这里,应该发生过火灾。”

    在探索中琰罗发现不少房屋都有烧焦的痕迹。

    他在一间屋子的墙壁上,看见了相框。

    类似学校毕业照的全家福,照片上的孩子从3、4岁到15、6岁都有,从外貌看是欧美人种,不知是英国、美国,还是欧洲大陆其他国家,有一部分孩子能看出是残疾。除了这些还有三个大人,鹰钩鼻的男人,穿厨师衣服的胖子,容颜古板刻薄的老妇人。

    “哼唧哼唧。”

    楚轻风发出了哼声。

    他用蹄子,在地上划出了三个字——

    孤儿院。

    “学校不可能出现3、4岁小孩,加上又有一些是残疾,应该是孤儿院没错了,第一个场景是工厂,第二个场景是黑暗的小屋子,现在第三个场景是孤儿院?”

    琰罗皱眉:“那么这一切到底是什么?通过诡异力量映射出的梦境?还是类似寂静岭那样在神秘力量下扭曲的空间?亦或是鬼怪制造的幻觉?”

    “刚才那个浑身尖刺的男人,应该是三个大人中的一个,显然,就是照片上的鹰钩鼻男人。他害怕火焰,难道是曾经死于一场大火?这个场景很可能还存在两名boss,一个是胖子厨师,另一个是老妇人……这名妇女的身份应该是院长。”

    “变成猪是怎么回事?代表了什么?”

    “哼唧……”

    楚轻风又发出猪叫。

    他钻到床底下,用猪嘴叼出另一个相框。

    上面有一名20多岁的女子,照片上的容貌并不漂亮但给人的感觉很温和,微笑的表情似乎让阴森昏暗的环境,都变得明媚了起来。

    “快走!”

    照片上的女子突然开口说话了。

    她说的是英语。

    琰罗问:“你是谁?”

    “我是凯瑟琳,这一所孤儿院的护工。”

    “这里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一个浑身尖刺的男人?”

    “他是监工……没时间说了,快逃……她来了!院长来了!”

    相框上的女子显露出了惊恐表情,这时“咔”的一声,这一只相框镜面裂开,上面的照片从中间显出焦痕,黑色痕迹迅速扩大照片迅速烧成灰烬。

    一股冰冷的寒潮涌来,琰罗感觉到阴森刺骨的寒气,房间内的温度至少下降了10度,他猛地抬起头。

    屋中多出了一个人。

    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妇人,额头上密布皱纹,尖尖的下巴和深陷的眼睛,让她看起来就像魔幻电影里的老巫婆一样渗人,身材佝偻,双脚并没有接触地面,而是悬浮在半空中。

    好像大蛇那样悬浮在地上的boss。

    楚轻风变成的猪,连忙躲在了琰罗身后。

    “你好。”

    琰罗冲这个老巫婆打着招呼:“你是大蛇吗?我是草薙京。”

    他抬起右手伸出一根手指,从食指上腾起了一束火苗,在眼前晃了晃:“想尝一尝大蛇薙的滋味吗?”

    拳皇里,主角草薙京的能量是不灭之火,奥林匹克圣火至少级别不会比那个低,就是不知这个老巫婆boss有没有大蛇强?当然不可能否则这就不是3级灵异世界了。

    老巫婆没有说话,灰绿色的眼睛,盯住琰罗食指上燃烧的火苗。

    阴冷的寒气在扩散。

    火势迅速缩小、消失。

    “嗯?”

    琰罗再次使出了奥林匹克圣火。

    又熄灭了。

    “轰!”

    这间房屋的一片墙壁突然破开砖石乱飞,同时响起的还有链锯轰鸣,被照片里女子“凯瑟琳”称为监工的黑色怪人,以一种彪悍无比的姿态重新出现。

    用火焰能克制这个boss,但有老巫婆院长在,火焰无法燃烧。

    琰罗有锁链钩爪、砍刀——都是楚轻风制作的微缩刑具。

    想凭这两件武器与两名boss战斗是不可能胜利的。

    琰罗转身,抓住躲在后面的楚轻风,举在头顶上方。

    “尝一尝我的替身攻击。”

    “丢你蕾姆!”

    琰罗将这头猪当成投掷道具,双手用力抛起扔向半空中漂浮的老巫婆boss。

    “楚轻风你安心的去吧,明年的今天,我会记得给你上香的!”

    趁着boss的目光被吸引琰罗非常干脆的拼命奔逃。

    这个做法,也许有一些不近人情,但这是在绝对理智下做出的最好选择。

    不可能对付两名boss,也没办法带一只猪逃跑所以干脆放弃楚轻风。

    当然,琰罗还有一重保险:丘比特面具。

    但这不是战斗面具,而且射出的箭对这些不知是不是鬼的怪人,有没有效果也无法知晓。

    楚轻风不一定死,死了也许会复活,也许不会,但琰罗逃开可以寻找机会救人。

    当然对于这名心理学家来说,哪怕以他的智商能想到这些,当被琰罗举起来扔向boss时心理上再次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黑色怪人没有追来,漂浮在半空的老巫婆也没追来,逃出这间屋子的琰罗用锁链钩爪当成攀爬道具,爬上通风口,进入管道内爬行着,同时顺每一间房屋的通风口观察,找到了铁处女刑具所在的房间,等在这里。

    果然,很快黑色的怪人来了。

    手里拎着一只猪,正是楚轻风。

    “哼唧、哼唧……”

    在刺耳的叫声中这只猪和那些孩子变成的猪一样,也被挂在了铁钩上。

    怪人拉动锁链,机关发出“嗡嗡嗡”的响声,挂钩上的楚轻风伴随滴落的血水,被传送向了另外的房屋。

    琰罗从屋子上方的管道跟随移动,很快听到了机关停止的声音。

    他从这间房屋的通风口向下看。

    类似“厨房”的房间。

    一个浑身由层层叠叠的肥肉堆积在一起,连脸上都有着一圈一圈褶皱的胖子正在屋子里,裸露出的皮肤上可以看到大片腐烂的紫黑色,遍布菌斑,还有一些蘑菇、杂草生长表面。肉堆般的胖子正拿一把血淋淋的砍刀切割肉块,旁边几只开膛破肚洗干净的猪,毫无生命气息的躺在污浊的水槽中。

    胖子厨师用刀切割了一会,然后将肉块扔到了旁边的绞肉机中。

    鲜红的肉糜从出口流淌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挂在铁钩上的楚轻风忍不住在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