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二百五十二章:黑色怪人

第二百五十二章:黑色怪人

    “在吃肉?”

    楚轻风走过去顿时更加毛骨悚然,这些穿着破旧衣帽嘴巴缝上的孩子们,脑袋变成了血盆大口,好像植物大战僵尸中的食人花,狰狞的牙齿外翻,在大口大口的撕咬生肉。

    “这些到底是NPC还是敌人?”

    原本以为这些小孩,类似游戏中可以拯救的剧情人物,但现在无论一根根尖利的牙齿,还是吞咽血淋淋生肉的举动,和每个人眼睛中闪烁的凶戾光芒,这是npc反派吧?

    脚步声又传来了。

    “快跑!”

    不知道那个巨人是什么级别的boss,必须避免战斗,这件屋子很空旷,没有能够躲藏两人的空间,总不能钻到肉堆里去吧?这时楚轻风使用了刑律,一只类似电视剧里飞贼翻墙用的锁链钩爪在出现了。

    他将飞爪抛向半空挂在一处通风口的管道边缘。

    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两人顺着锁链向上爬,进入了通风口内,楚轻风连忙将这一件刑具散去,不然垂落的锁链会引起boss注意。

    琰罗躲在通风口中伸出脑袋,查看外面的景色,随着一声门打开的悠长“嘎吱”声,一个巨大的人影出现,这一次,从半空终于看清楚。

    那是一个怪人。

    虽然是人类形态但全身的皮肤呈现黑色,并不是黑人的那种肤色,而是类似烧焦满是疤痕的暗黑。

    怪人的面部,也似乎被火焰烧毁容,恶心丑陋的面孔上没有鼻子只有两个孔洞,最怪异的是这个boss体表赫然有一根根尖利的金属刺,这些尖刺就像生长在体内,从毛孔刺出一般,如汗毛一根根竖在体外,有一些尖刺上更是泛起了鲜血的色泽。

    一眼看上去足以让人做噩梦的怪物!

    见到怪人出现,正在吃肉的孩子们一个个陷入恐惧,向先前所在的房屋逃跑。

    “嗷……”

    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怪人追过去了。

    “到底怎么办?”

    楚轻风皱着眉毛。

    “这个世界,肯定和前2个世界一样并不是真实的世界……可是,那些小孩是不是破局的关键?如果是,我们应该救他们……如果不是岂不是救了一群敌人?”想到脑袋变成血盆大口,吞咽生肉的景色,他现在还有些不寒而栗。

    另外现在死去还能不能复活?也无法确定。

    “咕……”

    肚子再次发出饥饿的响声。

    “不管是什么,趁着那个怪人不在先离开这里吧。”

    两人从通风口跳下去,落在了肉堆上,有生肉缓冲到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脚下的生肉对饥饿的两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不过做为无情者的琰罗和做为心理学家的楚轻风,在忍耐力上都远远超出常人,血淋淋的生肉也许吃下去会发生什么——两人克制住对肉的渴望,从浑身金属尖刺的怪人打开的大门,进入了下一间房屋。

    一片昏暗。

    琰罗抬起右手,奥林匹克圣火在手掌的上方腾起。

    借着火光两人发现这里好像是一间刑堂,无论地板、墙壁亦或天花板,都沾染着大股大股的暗红血迹。

    一些刀、金属夹子、锁链、锯子……巨大染血的刑具散落在地上,在半空有一根粗大的黑色铁链通向另一间房屋,上面悬挂一只只铁钩,房间角落还有一只铁处女,这是欧洲大名鼎鼎的刑具,就是一个人形铁笼子,里面有无数尖刺,将人关在其中再把两面合拢,那些尖刺就会钉入受害者的身内。

    特别是在合拢的时候,钉子尖锐的前端慢慢刺入身体,先是手腕然后是脚,接下来是眼睛、肩膀和臀部。

    这种刑具非常残忍,因为贯穿身体的钉子,不会立刻要了受刑者的性命,插在体内另一方面也等于是堵住了流血的伤口,减缓了流血速度。

    这样,在内部的人有可能会哀号几天才慢慢死去。

    “这个灵异世界,到底是什么主题?”

    满是刑具的屋子让楚轻风又弄不懂了。

    琰罗走上去,用力推开铁处女的盖子,发现内部居然没有尖刺?这只铁处女刑具,缺少尖刺简直是一尊棺材了——等于失去了刑具功能,他想到了那个怪人从皮肤表面刺出的一根根尖刺……难道,那些原本是铁处女刑具里的?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还夹杂金属的碰撞声,琰罗环视了一下周围说道:“躲在铁处女中!”

    钻入内部将盖子合拢,

    现在两人都是大概一尺高,正好可以容身。

    “呼噜、呼噜……”

    “是猪叫声?”

    透过缝隙向外查看,虽然光线昏暗但至少不是漆黑,两人看见怪人的手中抓着一根长绳子,这些绳子缠绕在一只只猪的脑袋上。

    没错,是猪!

    肥头大耳的猪一共有9只,每一只身上还残留破旧的衣服,显然是那九个孩子变的。

    “是因为,吃了那些肉的缘故?”

    楚轻风从缝隙里看到了这外面的一幕,顿时心中涌起了强烈的后怕,如果刚才没忍住吃了那些生肉,是不是也变成猪了?

    黑色的怪人,伴随做出动作时体表尖刺发出的碰撞声,抓起一只不到一尺高的猪挂在半空铁钩上。尖锐的钩子穿透了身体,立刻,猩红的血就滴落下来,这只小孩变成的猪在铁钩上剧烈扭动,看那痉挛般的挣扎动作,显然遭受了巨大的痛楚。

    怪人将一只只猪全部挂在半空的钩子上。

    接着,拉了房间里垂落的一根绳子。

    有什么机关的声音响起了。

    半空中的锁链开始移动带着这些悬挂在铁钩上的猪,向另一个房间传送,不断滴落流淌的血,将地面染出了一道暗红的血痕。

    做了这些的黑色怪人,转身走向铁处女。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在楚轻风心中。

    黑色的怪人打了一个哈欠,伸出手抓向铁处女的把手。

    “嘎吱……”

    刑具被怪人拉开了。

    顿时,琰罗、楚轻风两人暴露在了怪人面前。

    “抱歉,我们现在就走,不打扰你睡觉了,88。”琰罗表情无辜的冲怪人摆了摆手,拉着楚轻风一溜烟的从这名boss的脚边逃跑了。

    黑色的怪人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显然陷入了巨大的愤怒之中。

    他抓起一把地上的链锯开始追逐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