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二百五十章:三头犬

第二百五十章:三头犬

    “如果中级灵觉还在……”想到自己的死,楚轻风只觉得十分憋屈。

    不过他想了想,身上猛然渗出了冷汗:“难道是我点开灵觉后,过于依赖这个能力了?遇到危险之前心中会产生感应的基因,从而让我失去了原本对危机的警惕和防备,以至于潜意识中根本没想到会突然死亡,一次次落入陷阱,不然我绝不可能会那么大意。”

    “呼……”

    他深吸几口,闭上眼睛,等到睁开后眼神已经改变。

    “无论那些通过梦想空间,点开基因得到的能力是不是真的属于我自己,都不能想着一切依靠能力……无论任何时候,真正属于自己的永远只有三个:身体、灵魂,以及智慧。”

    “嗯?”

    琰罗注意到了他的眼神。

    强而有力。

    这一次楚轻风显然进入了一种特别的精神状态中,主动走在前方,接下来的路程中完美避开了一次次陷阱,无论陷坑还是突然冲起的尖刺,简直和探路犬似的——想不到失去手臂,并不是失去头发他却变强了。

    两人继续前进,渐渐的房间开始狭窄,仿佛变成长廊,这已经不是真正工厂应该出现的景色,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扭曲。

    空气的温度在升高,锅炉和机器的轰鸣也越来越响,琰罗和楚轻风当从走廊进入一个房间时发现这里的半空,悬浮着一条条类似流水线传送带的平台,而从半空在不断落下火团,恍惚之间,让人仿佛觉得进入了2D横版过关游戏的场景中。

    可惜这里没有变大蘑菇可以吃。

    “轰隆隆……”

    后方传来了震动。

    整个房间开始剧烈摇晃,碎石不断落下,一只巨大的齿轮圆盘出现了,旋转切割着追逐而来。

    地面的砖石,被切的火花四冒。

    “我说,这样的环境,如果死亡了哪怕复活也会立刻被干掉吧?”

    “我想也是如此……跑啊!”

    琰罗和楚轻风,两人拔腿就跑但摇晃的房间地面开始大范围坍塌,露出了一大片布满尖刺的陷阱。

    “这不给人活路啊!”

    “传送带!跳上传送带!”

    齿轮好像刀轮般的旋转切割,大地在剧烈摇晃,头顶上方不断落下火团,到处是陷阱,这一切简直构成了死亡地狱!空气传来的炙热要将人烧焦,谁也不知道在这个场景下死去,会不会在绝境中没办法逃脱,再次死亡……一直死,直到最后彻底消失。

    两人跳上一只传送平台,上面的履带在向后旋转就和跑步机似的。

    琰罗奋力奔跑,但他的相对速度,估计还没有一只乌龟快。

    切割齿轮在接近。

    “跳起来,跳跃前进,我是马里奥!你是路易吉!”琰罗在传送带平台上跳跃前进,同时对队友大喊。

    “为什么我是路易吉?”楚轻风一边跳着,一边发出不满的抗议声。

    “那你是塞尔达。”

    “塞尔达是公主好吧,主角叫林克……而且这和路易吉根本没有区别吧?”

    楚轻风浑身都是汗水了,这时一颗巨大的火团从半空坠落,直接砸向两人头顶,好像熔岩浆泡般的火团,散发极致的炙热。

    这生死一线琰罗头发上的面具,表情变成了力量1.1倍的怒。

    “啊啊啊……”

    在愤怒的咆哮之中,琰罗拉着楚轻风一个大跳,从原本的传送带跃起扑在第二个平台上,差点干掉两人的浆泡火团,和第一条传送带一起被后方的齿轮切成碎片!崩散的火花电弧,一股股密集的岩浆点炸开飞溅在背部,难以忍受的烧灼感,就像烙铁烫在了身上。

    第二个平台的传送带是向前旋转,也多亏如此不然两人扑上来也会掉下去挂掉。

    “跳!”

    传送带将两人运送到了平台前方的尽头,眼看就要落到下方的尖刺陷阱中,千钧一发之际两人向前跃起,扑在第三条传送带上。

    “呼哧、呼哧。”

    心理学家不断喘着粗气,剧烈的运动和巨大的心理压力,加上死亡的威胁让人头皮都在发炸。

    “跳!”

    “跳!”

    一次又一次在死亡线上跳舞般的跳跃,经过5条悬浮在半空的传送带平台后,两人终于落在不是尖刺陷阱的安全地面上,但还没能放下心,前方的大地突然开始喷发火柱!一道道火流上冲将道路全部覆盖,这震撼的场面,仿佛置身于爆发的火焰山口上。

    熊熊火海,还有此彼起伏的轰隆隆喷射声。

    后方,切割的齿轮毁掉了一个个传送平台接近了。

    面对这样的局面,无论琰罗还是楚轻风都做出了相同的动作,那就是抱头冲向火海!

    火焰的烧灼和炙热的气浪,让人产生被烤成干尸的感觉。

    冲过去,只要速度快不一定会死,但不冲一定会死!

    炙热的火焰烧烤着皮肤,简直是在炼狱之中奔跑,这一股痛苦足以让人意志疯狂,冲出10几步后琰罗发现前方有一扇木门,现在已经没时间开启半空中的门把手,他用燃烧火焰的身体直接撞向大门,被火焰点燃的楚轻风同样在拼命撞击。

    “轰、轰……”

    一下,又一下,终于在一次猛烈的撞击下,木板被火焰烧灼连同撞击的力道破开一个大洞,两人直接撞了进去。

    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死了一次?”

    当琰罗的意识清晰后,发现身上没有火焰也没有伤势,身边的楚轻风同样如此,应该都是死后复活。

    先前的传送带、切割齿轮和喷发的火焰就像幻觉,转过头连撞出洞口的木门也消失了。

    “这个灵异世界到底是什么啊?简直有种玩马里奥第4关的感觉。”楚轻风吐槽着,“该不会接下来遇到一个会喷火的库巴大魔王吧?”

    “哗啦啦……”

    从后方出现了一只只奔跑的皮鞋,这些鞋子,好像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般在狂奔,几只从身边经过的鞋,差点将楚轻风踩成肉饼,接着后方传来犬吠,一只巨犬出现了。

    琰罗:“乌鸦嘴。”

    这只“巨犬”估计也就是普通狗的体型,但相对于变小的两人那是非常之“巨”。

    三只脑袋,双目血红,从鼻子前方喷出浓烟,每一只嘴巴都在喷吐烈火,正是神话中看守地狱大门的三头犬。

    “喷火的库巴大魔王来了。”琰罗说。

    “这不是魔幻世界吧?”

    楚轻风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三头地狱犬喷吐的火焰点燃了一只只皮鞋,一些鞋子似乎在痛苦的扭曲,从皮革表面居然浮现出一张张面孔。地狱犬俯下脑袋,三只头嘴巴裂开露出锋利、狰狞的牙齿,叼起一只鞋向两边撕扯,然后张口吞下。

    “这比库巴凶残……我们两个估计还不够这家伙塞牙缝的……”

    面对这样的boss只能继续逃跑了。

    两人夹杂在一群鞋子中逃跑,一不小心就会被踩成肉饼的致命危险下,跳到鞋子里显然最安全。

    于是琰罗跳了,他纵身扒住一只皮鞋的边缘,翻进去,伸出一只手喊着“抓住我!”,楚轻风也在奔跑跃起用左手抓住了,两人手拉着手,这时三头犬已经追到后方,一只脑袋俯下张开嘴咬来,从口中喷出的滚滚热浪,几乎要将两人淹没。

    “咔!”

    合拢的牙齿只差一点点就咬中楚轻风,牙齿并拢产生的风压将心理学家吹的身体摇晃。

    琰罗爆发全身的力量,拼命将队友拉上来,摔在皮鞋内部的心理学家还没来得及长出一口气,皮革上浮现出的一张人脸,瞬间又让他浑身上下涌起了鸡皮疙瘩。

    12、3岁小孩的脸。

    两人现在就像坐车一样,坐在自动奔跑的鞋子内。

    “轰隆!轰隆!”

    机器锅炉的声音越来越响,一些逃跑的皮鞋,被三头恶犬喷吐的火焰点燃或被撕裂吃掉,两人所在的皮鞋也没能逃脱厄运,发现上空出现森白的牙齿和流淌岩浆般的涎水,喷吐火焰的嘴巴,琰罗抓住楚轻风向前猛地一扑。

    两人狼狈无比的来了个脸部朝地,足足翻滚了数圈才停下,琰罗手脚并用爬起发现自己正在一条履带上,类似先前的流水线传送带。

    难以忍受的炙热。

    空气中的温度,恐怕要接近100度了,履带尽头好像是一座悬崖,下方有巨大的锅炉,喷涌的铁水就像岩浆一样沸腾。

    他转过身,看向逼近的恶犬。

    楚轻风被摔了个半死,在一旁挣扎着。

    “吼!”

    三头犬缓缓的逼近,琰罗不断后退一直退到了悬崖边,后方就是铁水和火焰,这时三头地狱犬四肢微蹲直扑而来,巨大的黑影从头顶落下,生死一瞬他冷静的扑向侧面,在悬崖般的传送带上连续几个翻滚,撕咬的牙齿、喷吐的火焰和强烈的风压,贴着身体擦了过去。

    一阵“嘎吱、嘎吱”,爪子拉扯在金属传送带上的刺耳响声,三头地狱犬在旋转的履带上立不住,整个身体滑向前方,掉入了铁水中。

    “嗷嗷嗷……”

    伴随火焰的烧灼和恶犬的惨叫,整个世界的空间似乎被打破的镜子一样碎裂开来。

    “结束了?”

    琰罗打量着周围。

    一片黑暗。

    和工厂内的白炽不同,这里没有一丝光线,深沉浓重的黑暗几乎要将人吞没。

    “楚轻风,你在吗?”

    “我的手回来了,一点光线也没有什么都看不见。”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有危险,也只能用手去摸索探查周围,很快两人确定了所在的环境。

    狭小、漆黑的封闭空间。

    冰冷的铁制栏杆,阻挡在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应该是待在铁笼子里。

    待在一处牢笼之中,就像在一片黑暗中被世界流放了一样,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没有被关过禁闭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小黑屋为什么那么可怕,一片黑暗,深沉的寂静,不知下一秒黑暗中会出现什么,也不知道寂静什么时候会被打破,无论军队,还是监狱,小黑屋永远是最可怕的惩罚之一。

    琰罗是突破人类界限的无情者。

    楚轻风是突破人类界限的心理学家。

    两人情绪上的承受力,无疑远远超出正常人。

    不饿,也不渴,只有漆黑,一片黑暗。

    至少现在两人情绪还能保持稳定。

    “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可能永远会困在这一片黑暗中,直到发疯……上个世界的破局点显然是那一只狗,这个世界的破局点究竟在哪里?”楚轻风在苦苦思索。

    “牢笼……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东西,铁质的栅栏无法破坏……”

    “梦想空间仍旧联系不上……”

    “什么是破局点?难道是……黑暗本身?”

    楚轻风回忆着进入里世界经历的一切。

    “进入这个世界,我觉得最不合理的就是能力会消失——篆刻在基因中的能力,为什么会消失?换一种想法……也许我们的能力,并不是消失,而是被什么力量屏蔽了?”

    “如果是屏蔽有什么办法能打破?或者……我们所在的地方是类似写轮眼月读那样的幻境?甚至只是一个梦境而已?可是梦境的话为什么那么真实?死亡的恐惧,还有疼痛……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楚轻风抓了抓头发,他抬起头看向另一边的琰罗。

    虽然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琰罗,你信任不信任我?”他询问。

    “不怎么信任。”

    琰罗并没有欺骗,在这个3级灵异世界他确实不会信任别人,而且,做为队友这名心理学家的性格,没肥宅朱小勇,失败者王东伟让人信赖。

    楚轻风:“……”

    “你必须信任!”

    “我记得你有火焰的技能。”

    “下面,我想用我的能力催眠你,让你认为自己的技能没消失,看看那样能不能使用技能,如果能,你用火焰照亮这片黑暗的话,也许这个世界会发生变化。”

    琰罗问:“我怎么配合?”

    “这里一片黑暗,没办法通过眼神睡眠,也看不见我的手势,只能通过语言,和肢体的接触,你手伸过来我们手拉在一起……放下防备让你的心沉浸在一片空洞中,放松你的主意识,让你的潜意识受我引导……放心,我的天赋足以保证成功,只要你信赖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