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二百四十九章:杯具

第二百四十九章:杯具

    “刚才怎么回事,我死了?”

    楚轻风抖抖索索的坐在了地上,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死亡,让这名心理学家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可惜丘比特的人格面具占据了容积,没办法吸收到情感。

    琰罗将螺纹钉扔向电网,果然爆出了一股电火花。

    “无人的工厂,却围绕了一圈通电的铁丝网络进行封闭,这不科学,也不合理。”楚轻风的面部皮肉有些抽动,死的那么容易感觉太丢脸了。

    “都变小了,有什么合理的?”

    “如果合理你会挂掉,而不是复活。”

    工厂被铁丝网围住,这些铁丝通电没办法进入,不过下方有松软的泥土可以挖掘。

    琰罗用螺丝钉挖掘出了一个地道。

    “走吧。”

    楚轻风毕竟是心理学家,已经控制住心境,两人从地道避开了铁丝电网向工厂内前进,走到了一扇大门前,门是关着的,试探了一下木板厚度,觉得用小刀或螺纹钉子想挖开很难,琰罗对身边的队友说道:“看到门上的把手了吧?帮个忙。”

    “嗯,我明白。”

    琰罗先后退离开了一段距离然后助跑、起跳!

    楚轻风的身体当成了踏板,他蹲下在琰罗踩踏在背部的瞬间,向上顶起。

    “我顶!”

    助跑、跳跃的力道+这一股助推力,琰罗的身形高高跃起,双手正好抓住了门把。

    “咔嚓……”

    在重量下把手缓缓落下。

    门开了。

    一片漆黑。

    带着防备和小心进入大门,“嘎吱……”门自动的关上了。

    “总算有一点灵异的气氛了。”

    琰罗一边说着,一边试图看出黑暗中有什么,下一秒整个空间变得一片纯白!大功率的白炽灯突然亮起,几乎让他陷入了短暂的失明中。

    抬起手遮挡住眼睛,足足过了好一会眼前一切才变清晰,琰罗发现楚轻风已经死了,死在自己身边——他踩在了一只捕鼠夹子上,合拢的铁夹子将整个人夹成了身体翻卷的状态,双目圆睁,骨骼和血肉在夹子下扭曲模糊,死的十分猎奇。

    不过,很快一阵粒子的光点,他又在身边出现。

    “怎么回事,我怎么又死掉了?谁在这里放了铁夹子?卧槽……刚才疼死我了,还没惨叫就死了。”

    “我又活了?”

    楚轻风检查着身体。

    琰罗打量这里,周围的一切显得十分怪异,砖石构成的地面和粉刷成白色的墙壁,散落在地上的盒子、扳手、砖头等工具,远处似乎隐隐约约传来机器的轰鸣。

    “走。”

    在琰罗的催促之下楚轻风向前行走,刚走了几步,“轰隆”一声,脚下的砖头下陷变成了一个陷阱,一阵“哧哧哧……”金属利刃穿刺在皮肉上的声音,这名心理学家掉在满是长长尖刺的坑洞中,他挣扎了一下,脑袋一歪,一动也不动了。

    “有意思。”

    琰罗抬起手,摩挲着下巴,短短的时间楚轻风死了三次,除了电网,进入这个工厂内无论捕鼠铁夹子还是现在砖头陷下去的坑洞,明显都是人为设计的陷阱,到底是谁在这间工厂弄出这些?是隐藏在暗中的boss吗?而且每一次死亡后立刻复活是什么原理?

    复活的楚轻风嘴角抽动,虽然不会死,但死亡瞬间的恐惧和疼痛足以让人发狂,如果他不是心理学家,恐怕已经心态爆炸。

    “小心,这里很诡异到处是陷阱。”

    琰罗一边走着,一边将螺纹长钉当成瞎子的探路棍,在地上敲打着前进,果然很快又有一处砖头陷下去,当然,这坑不到他——楚轻风跟随在后面,两人绕过陷阱小心翼翼的走着,突然前方传来“轰隆隆”的震动。

    “什么?”

    那是一只相对于两人来说,巨大无比的球体!一颗金属球,好像一些传说中墓地里设计的“滚石”机关一样,从前方翻滚着向这里压了过来,琰罗以一个帅气的侧翻滚躲开,金属球沿着身体的侧边滚过,后方的楚轻风想要躲开已经迟了。

    “咔咔咔……”

    翻滚的金属球落在了一处砖石下落的陷阱里停住,琰罗看着地面,楚轻风整个人紧紧贴在地上,成了一副2维平面图,简直就像被二向箔降维打击了一样。

    琰罗将头发上戴的面具,设定成了“喜”。

    这样和反应相关的敏捷会变成1.1倍,他用喜悦的心情打量2维楚轻风,不过很快尸体消失,复活的心理学家出现在身边。

    “居然是被碾死!”

    楚轻风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他只觉得现在想要抓狂,十分的抓狂。

    “我特么要疯了!”

    “你身体似乎有些淡了。”琰罗打量着心理学家。

    “难道……”楚轻风冷静下来,自言自语,“这个世界的陷阱完全不合常理,就像外面的铁丝网谁能想到无人工厂外的铁丝网会通电?而进入这个工厂,门口,道路上,还有翻滚的金属球……这个世界失去能力,又变小的我们死亡是无法避免的。”

    “但……会不会每一次死亡都会失去些什么?死到一定次数就无法复活?”

    “我不知道。”沉浸在喜悦心情中的琰罗微笑道,“但我知道一点,你最好别再死。”

    “我也不想死啊!”

    楚轻风将领口松了松:“我情愿和树妖姥姥、黑山老妖干一场,也不想经历这样的世界,这是死神来了吧?还是加强版的!”

    他颓然在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上:“没有线索也无法推断出任何东西……真想有一只烟抽啊……”

    这时他感觉到头顶上方的光线暗了下来,抬起头。

    “砰!”

    墙塌了。

    一片倒塌的砖石,将楚轻风埋葬在了其中,垒出一个天然的坟墓。

    “杯具啊……大杯具。”

    琰罗看着在一旁复活的楚轻风,这名心理学家不仅身体色泽比原来淡薄了许多,一条手臂也消失了。

    “我特么想哭……五次了,连续死五次了,卧槽……”

    “说出来干什么?以为我会同情你?我差点笑出声。”琰罗转过身继续前进,有这个倒霉的心理学家做为教训,他小心的行走着没有中地上陷阱,也没去靠近墙壁,离开这一间屋子后,进入了工厂的下一个房间,他看到远处的地面上有很多皮鞋。

    有尖头的,有圆头的,有方头的,这一只只皮鞋原本在地上不动,但在两人接近后,立刻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一只只鞋子向工厂深处逃跑。

    “啪嗒啪嗒啪嗒……”

    在混乱的脚步声中,许多皮鞋逃走了。

    “我TM是不是出现幻觉了?那些……皮鞋,好像没有人站在上面吧?是……皮鞋自己在跑?”楚轻风揉了揉眼睛。

    “不是幻觉……而且,我有一种预感你很快又要死了。”

    琰罗伸出大拇指做了一个鼓励的手势:“加油。”

    楚轻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