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二百四十七章:攀爬

第二百四十七章:攀爬

    缺少感情琰罗具有绝对的冷静,这千钧一发之刻,他的脑袋偏开,弹射的水蛭贴着脸颊飞过,直接撞在了管道的金属壁上。

    “嗖、嗖——”

    又是两只水蛭,琰罗好像黑客帝国里的尼奥躲子弹一般,左边扭扭,右边扭扭,连续避开两只水蛭的弹射攻击,最后一只水蛭冲向了楚轻风。

    心理学家到底也经过了许多风浪,没有被水蛭扑中脑袋而是抬起双臂格挡住了但下一秒,他发出疼痛的闷哼,水蛭口中的吸力和那些细碎的牙齿,立刻就将手臂上的衣服撕了个稀巴烂,眼看就要嵌入皮肉中,琰罗一拳砸中将这只半米长的水蛭砸飞。

    “你退开,给我留出空间!”

    琰罗现在身体属性,恢复成了没点开基因的普通人,但他做为一名青年原本身体素质也是不差的。

    最关键的是,他曾经通过十方棍法,和英魂面具武将·关羽,修炼劲力。

    在网游世界内更是达到了化劲!

    化劲高手。

    当下琰罗和4只水蛭,在这一处下水道的空间中大战,腔肠动物的软体身躯,可以削减大部分的力道,他一开始用明劲催动拳头,打的虎虎生风带起空气利啸,一记记带有“爆炸”力道的重拳,轰击不断扑向自己的水蛭,发现效果并不好,立刻改变成暗劲,用带有穿透劲的手刀。

    可水蛭的皮膜太厚了穿透劲也没用,反而险象环生,他又用出化劲。

    震荡劲!

    躲到5米开外的楚轻风,看着这一幕简直惊呆了,他看见琰罗扎着马步不断出拳,四只水蛭,这些半米长的怪物一旦靠近立刻被他挥拳打飞,而在中拳瞬间,可以看到水蛭的身躯上会泛起一股股,好像水面被打破的震动涟漪。

    一拳命中,震荡全身!

    很快,四只水蛭就在污水中不动了。

    这到不是死亡,毕竟水蛭这种生物并不容易死亡,而是琰罗的震荡劲,破坏了水蛭体内的运动神经,暂时失去了行动力。

    “好了。”

    琰罗很有一些疲惫,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只是一个普通人,催动着连续轰出十多记震荡劲,体能消耗极大,现在他的体表在光线照耀下有白色雾气升腾,这就是剧烈运动后,毛孔中渗出的汗水蒸汽。

    “厉害!”

    这一下楚轻风对琰罗佩服到了极点,居然一个人打败了4只水蛭!

    “怎么上去呢?”

    他借着头顶照射下的光线,打量着金属管道。

    “真恶心……”

    大量斑驳的油污混杂着霉菌,形成了覆盖在金属壁上的藓状物,楚轻风用手揪了揪,一股湿润的液体渗出来沾满手指,这些恶心的东西肯定无法支撑人体的重量当成攀爬物。

    琰罗也在观察,如果实在没有任何办法,他只有用丘比特的面具了,人格面具上有一个飞行能力。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楚轻风产生了灵感。

    这个心理学家强忍着恶心拾起了一条水蛭,半米长的水蛭,被琰罗用震荡劲打的浑身酥软,好像一条死蛇一样耷拉在他的手上。

    “水蛭的嘴巴,应该是有很强吸力的吧……”

    他将这个水蛭举起在面前,然后用盯住水蛭头部,类似眼睛的部位。

    “你是一只皮搋子,你是一只皮搋子,你是一只皮搋子……”

    楚轻风发动了命运天赋带有的心理催眠能力,不断的对这一只水蛭下达心理暗示——在这种不科学的操作之下,琰罗神奇的发现,原本耷拉着的水蛭开始渐渐挺直,身体也变得硬邦邦,头部嘴巴向前打开,形成了好像皮搋子前方碗状般的吸盘。

    没错,皮搋子——又称马桶搋子,专门用来对付马桶堵塞的神器。

    “居然有效!”

    原本也只是试探一下,没想到命运天赋对动物也能产生效果……话说,好像水蛭有32个大脑?楚轻风带着少许惊喜,将这只水蛭按在管道壁上,用力的按下去,顿时水蛭头部碗状吸盘在周围空气的压强下紧紧贴住,催眠后僵硬的水蛭身体,正好可以当成手柄。

    他又对剩下三只水蛭进行了催眠。

    又三只,好像皮搋子般的生物出现了。

    楚轻风将四只水蛭搋子,都按在了金属壁上,然后左手和右手各抓住两只,他利用这两个道具吸住管道支撑身体,然后右手抓住的搋子晃了晃取下,再将水蛭搋子按在上方的管道壁上吸住,用这个支撑着爬上去一截,左手的水蛭搋子取下来,吸住高处,再爬一点,取下右边的搋子……

    就这样,依靠两只水蛭搋子的吸盘能够固定在管道上支撑身体,不断的吸住、取下,向上攀爬。

    “卧槽好累……攀岩都没有这么累……幸亏我做为普通人时有做健身……琰罗,你用另两只水蛭爬吧。”

    爬了大概5米高,楚轻风的额头上渗出汗水,他有些喘息的对下方说道。

    “好的。”

    琰罗抓住另两只硬邦邦的水蛭,用头部的吸盘吸住管壁,学着楚轻风的操作也向上爬,他的头发上已经戴了喜怒哀乐面具,同时设定在怒,力量1.1倍的状态。

    “不行我支撑不住了,我的手臂没有力量了……”

    管道大约有20多米爬了一半,楚轻风已经汗水湿透了纯棉内裤。

    琰罗抬起头,皱眉看了看上方的心理学家,现在的他正处在“怒”的情感之中。

    “真没用!”

    嫌弃的说了一句,琰罗对楚轻风说到:“你先停下来,踩在我手抓住的水蛭搋子上歇一歇,休息几分钟再爬。”

    就这样,两人休息一会爬一会,金属管道壁的中上段有的地方凹陷下去,勉强可以踩踏减少了难度,花费了大约一刻钟,总算爬到了出口亮光处。

    “什么?”

    露出脑袋的楚轻风立刻陷入了呆滞之中。

    “别挡路!”

    在琰罗的怒吼之下,心理学家终于从震惊中恢复了清明,连忙爬上去,两只水蛭搋子被他松开扔回管道中,很快,下方就响起掉入水中的“扑通”声。

    琰罗感觉到手里的水蛭搋子有变软的迹象,估计要从催眠的僵硬状态变回去了,他用脚踩住金属壁的凹坑支撑住身体,将手里的两只水蛭狠狠甩向下方,然后奋力扒住管道边缘带着身体升起,也离开了管道的出口,瞬间,周围的一切景色全部浮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