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新一百一十章:人生赢家(世界重启)

新一百一十章:人生赢家(世界重启)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遇到几个不认识,却和你很熟的人,琰罗现在的状况和穿越者差不多——所以,面对别人的问话,立刻施展出了穿越者的借口:

    失忆。

    只不过若是平淡的说出来,那是没有多大说服力的。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琰罗控制着面部的肌肉,从平静,变成了茫然,接着脸色,又变得开始狰狞、扭曲,他猛地抬起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嘴唇微微颤抖,似乎在忍受着精神上的巨大痛苦。

    “你们是谁?杰瑞又是谁……这是哪儿?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为什么!”

    他抬头望天似乎饱含着不甘的大吼:

    “我是谁?!!”

    可惜,无心人偶内,没有悲伤的感情,不然解放这个情感从眼角留下一滴泪水,会显得更感人至深。

    目睹了这一番表演的三名女子互相看了看,一个词语,从三人口中同时吐出:

    “失忆?”

    不管心中相不相信,至少,表面上这三名模特般的20多岁女子,承认琰罗——不,应该说是,他所扮演的这个角色杰瑞,失忆了。

    四人进入那一间大屋内,虽然从外面看,是稻草、树枝和泥巴建造的破烂房子,里面居然装扮的出乎意料奢华,黑色的泥土地,铺盖一面猩红的地毯,床上和椅子上,都垫着熊皮、虎皮,桌子上,摆放了新鲜的水果、莎拉拼盘,还有一瓶开启了木塞的红酒,散发醇厚的葡萄香气。

    “你的名字,叫杰瑞。”

    金发圆脸的甜妹,拿出一本护照,上面有“杰瑞”的名字同时还有一张照片——白种人,金发碧眼,20多岁,以西方人来看可以说十分俊秀,不是肌肉男,而是类似暮光之城中的奶油小生感觉。

    “这些人眼睛瞎了?”

    琰罗看着护照上的照片,和自己完全不一样吧!这四名女子的眼睛,当然不可能瞎掉,那么,应该就是程序对自己做的伪装。自己,进入这个里世界后扮演了埋在棺材和坟墓里,本应死掉的白人:杰瑞。

    “你们是谁?”

    琰罗坐在铺盖了一张老虎毛皮的木椅上,双手抱着脑袋,神情颓然的询问。

    无论先前那浮夸的“我是谁”,还是现在的颓然表情,都是装出来的,如果是楚轻风那样的心理学家,自然可以分辨出,只能希望这三个白人女子,比较好打发了。

    “连我们,也忘了吗?”

    金发甜妹似乎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我是杰西卡,你的妹妹啊,亲妹妹!”

    “我是你的未婚妻,凯瑟琳。”亚麻色头发,小麦色肌肤的高挑女子,似乎很心痛的看着琰罗。

    “哼。”

    红发冷傲的女子有些不爽的哼了一声:“我是你的前女友,布兰达。”

    琰罗:“……”

    突然之间,妹妹、未婚妻和前女友都有了?而且一个个,都好像模特或电影明星?

    金发少女杰西卡脸蛋甜美,气质可爱,小麦色肌肤的凯瑟琳,挺拔的胸,和短衬衫下,露出的毫无一丝赘肉小腹,充满了活力,红发布兰达冷傲的表情,一双诱惑的大长腿……

    这三个女子,去走维多利亚的秘密,恐怕都够资格了。

    这样的三名女子,居然是自己的妹妹、未婚妻和前女友!话说,妹妹就算了,未婚妻和前女友待在一起什么鬼?这不是很容易酝酿出修罗场的吗?

    你感受到了强烈的情感:

    爱慕+1

    琰罗:“……”

    他发现这个情感,赫然是从金发的妹妹身上传出的……他记得刚才杰西卡介绍自己时,说是“亲妹妹”。

    “这局面,貌似有点危险复杂啊……”

    见琰罗对这三个名字,也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三名女子不断的说出一些,有关杰瑞的情报,希望可以唤醒他的记忆。

    “什么?我是具有古代的贵族血脉,霍夫曼家族的后代?我身份尊贵,有英国女皇,亲自授予的爵位称号?”

    “什么?我的家族,是控制了欧洲数个大财团的幕后势力?”

    “什么?我的父母在前一段时间,双双死亡,现在我是家族这一代的唯一男性继承人?”

    “什么?我在苏格兰的首府爱丁堡,英格兰的曼彻斯特,意大利水城威尼斯,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很多城市都有别墅庄园?在法国波尔多,还有几座生产葡萄酒的酒庄?”

    “什么?我有47辆豪车,从兰博基尼到劳斯莱斯,应有尽有?”

    “什么?我有一架私人客机?”

    “什么?我现在的个人资产,大约有110亿,还是欧元?”

    琰罗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发现有点疼。

    这不是做梦啊……

    父母双亡,有一堆车和一堆房,还有妹妹、未婚妻、前女友……琰罗简直想问一问程序,能不能不回表世界,就在这个里世界生活。

    这样的家境,相貌居然也是一个非常容易勾引少女的英俊奶油小生,这难道不是“突破人类界限的人生赢家”吗?

    不过话说回来,不待在欧洲享福,跑到非洲这原始的土著部落来干什么?是闲着没事找死吗?有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如此的大人物,身边没带保镖,带三个妹子跑到这里——这完全不科学,也不合常理。

    将心中的疑惑压下,琰罗在思索这三名少女是不是犯了玛丽苏病,给自己编造了身份,不过这个想法立刻就被推翻了,因为,桌子上放的那瓶,拔开木塞的红酒,从上面的字母、标记和年份,可以看见是82年的拉菲。

    没错,就是那无数的电影、电视剧、小说里出现,在主角装b时对服务员喊的“来一瓶82年拉菲”,全世界,甚至包括一些异界喝了几十年,都还没喝完的82年拉菲……

    而且三名少女,放在屋里桌子上的包包,是不是LV或爱马仕琰罗不知道,其中一个包显然是鳄鱼皮带有特殊的纹理,装饰着白金和钻石;另一个是玫瑰花瓣的外形,除了钻石,还镶嵌了一些粉色宝石;第三个包,是不同的包拼接在一起,却并不显得杂乱,反而很协调……

    琰罗觉得,随便一个包,就够他在表世界,吃一辈子的泡面了。

    接下来,琰罗又得知了更多的情报。

    这个死了爹娘的财团继承人,贵族富二代平时很低调,手下的财团有七大姑八大姨,和专业的团队在帮忙打理。他自己,平时则是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随心所欲——杰瑞的爱好,并不是贵族们的骑马、打高尔夫,而是摄影。

    “那么说我还是一个,摄影师喽?这个职业,很有前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