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里表世界 > 第一百零九章:执念幻境

第一百零九章:执念幻境

    “还唱牡丹亭?吃我一棍!”

    琰罗四肢发力跃在半空,双手握棍,鼓动全身肌肉,一记“力劈八荒”,直接将这老翁打了个天顶炸裂,脑浆迸散!热血喷在地面,就如桃花片片开。打死老头后,周围的景物再一次扭曲,变幻。

    站在山路上的他,原本脱掉的衣服穿上了,连因为练习棍法,流淌的汗水也消失。

    走回山神庙,老翁坐在火盆边。

    “算了,不玩了。”

    琰罗这一次静静的等老翁诉完苦,唱一曲《牡丹亭》,然后将傀儡人偶扔在火中时出手了。他没再用千年雷击桃木剑斩碎这一只木偶,伸出的手上,也没冲起奥林匹克圣火。

    伸出手接住了老翁,抛向火堆的傀儡。

    这少女,明明是木头质地,但握在手上的触感,似乎带着人类皮肤的柔软。

    “这就可以了吧。”

    琰罗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了这一句,事实上他试探了几次后,就想到了破局要点——木偶被扔入火堆,老翁后悔痛哭,木偶燃成灰烬,这一幕悲剧的关键点就在“扔”这一刻。

    一开始时,是想歪了,这个世界是灵异,诸多鬼怪电影,带来的潜意识影响在灵异世界,他认为木偶或老翁之一是怪异,那么和一些电影的鬼怪类似,打boss般消灭对方就行。

    桃木剑克制鬼怪,可斩妖杀鬼,奥林匹克圣火,更是一种蕴含圣力的超级能量。

    按说,什么样的鬼怪也都能干掉了,这毕竟只是1级灵异世界!但为什么,还一次次的返回山路?

    是回档?这又不是游戏!是重启世界,未免太夸张了。所以结论只有一个,眼前的一切,只是幻境!一次次进入山神庙哪怕杀死老头,毁掉木偶,也会再次重复原本的景色,区区1级灵异世界,这不是幻觉或梦境,还会是什么呢?

    “在我所见的场景中,木偶最后站立作揖代表已经有灵,以身为柴,燃至天明,老翁失去唯一相伴之物,痛不欲生,那么破局的关键点,应该就是阻止木偶被烧。”

    “我在最初的思考方向错了,应该选择的,不是破坏与杀戮而是拯救……话说我阵营是绝对中立,为什么一开始没想到这一点呢?嗯……一定是那1点灵魂污染产生干扰,让我变得潜意识做法变得邪恶了。”

    在琰罗抓住了木偶时,眼前的景物再一次剧烈变幻、扭曲。

    但这一次,不再是山路。

    “果然是幻境。”

    琰罗眼看眼前的景色。

    一个俊眉星眸的翩翩少年郎,笑嘻嘻的注视向捧在手中,一只做工粗糙的傀儡人偶,只能隐约看出是少女的轮廓:“我是夏生,你是我亲手制作的人偶。”

    “我想给你起一个名字,叫什么好呢?”

    “诗《采薇》有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你是柳木制作的,就叫依依吧。”

    “依依,我的梦想是成为傀儡师呢,虽然父母都反对,他们希望我读书,但读书哪有傀儡戏好玩?我已经拜大叔为师,学习傀儡戏,从今天开始,你和我就在一起了。”

    画面断断续续,一幅幅的闪过,少年放弃了“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正道,沉迷在这个时代被看作下九流的戏子伶人技艺中,让父母又是愤怒,又是无奈,但他无悔无怨,将所有心思,都放在师父传下的傀儡戏技艺上,一日日的练习着唱曲,练习傀儡的操纵。

    在他身边的小木偶,从一开始的粗糙,渐渐雕琢的精致了。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就这样,时光平静而又枯燥的流逝,原本的少年,变成了一名俊朗青年,周围的村子渐渐有媒婆上门,但他的眼里,只有属于自己的傀儡。

    “依依,你的妆容旧了,都有些掉色了,我来重新帮你画一幅吧。”

    “依依,今天唱戏时的公子,赏赐了一块大红锦缎呢,我准备帮你做一套漂亮的裙子,高不高兴?”

    直到这一天,当父母逝去已经从青年,变成中年的夏生,在坟前痛哭了一场,责骂自己的不孝,他将傀儡木偶紧紧的攥在手中。

    “依依,从今天开始,只有你,和我相伴了。”

    仅仅是中年他的额边已有了一缕缕白发。

    为父母守孝三年期满之后,在其他人的眼中是一个无妻无后的不孝子,一个沉迷在傀儡玩物上怪人的夏生,在一个枫叶飘零的清晨,背一只小木箱,离开了故乡。

    浪迹天涯,以傀儡做戏为生,带着小木偶和戏台,行过山山水水的夏生,技艺越来越纯熟了,在一处处村落不知给多少孩子带去了欢笑,而他唱出的牡丹亭一曲戏毕,感人至深,不知多少次使人流下泪水。

    夏生头上的白发,额上的皱纹,越来越多,渐渐的他变成了一名垂暮老翁。

    但身边的傀儡木偶,仍旧容颜不老,在一次次的雕琢中,形体缩小到了只有巴掌大,变得越来越明艳……

    一人,一生,以心极于物之至情,浇灌出的这一只傀儡事实上,已经生出了自己的灵识。草木开窍可谓之精,拥有了精魂意识的傀儡少女,做为弱小的精怪,没办法开口说话,只仿佛是一个虚幻的影子。

    但它,有自己的感情。

    身为凡人的老翁,无法看见,在居无定所的流浪中,跋涉的夜间一次次于火堆边入眠之时,身边三尺红台,人偶的上方,一个虚幻少女,在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他,有时因为得不到回应而湛然落泪,有时在纵情的舞动,有时则是看着老人的睡颜,微微笑着,展露倾城的欢颜……

    君不见,妾起舞翩翩

    君不见,妾鼓瑟绵绵

    君不见,妾嫣然一笑醉人容颜

    君不见,妾醉消红减

    君不见,妾泣涕涟涟

    君不见,一缕青丝,一声叹……

    杂乱而断续的画面消失了,做为一个旁观者般,经历了这一幕幕场景的琰罗,身为无情者他并不会为这个故事而感动,但到了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一切。

    “你到底在遗憾什么呢,或者,你的执念是什么?身躯焚烧,执念却仍旧残留,形成了这一处幻境,看来我一进入这个世界就着道了……还好,这只是1级灵异世界,如果是类似弗莱迪那样的鬼王,我已经死了。”

    “无论如何,你的执念我可以满足你。”

    “虽然是无情者,仅仅伪装出感情的话……应该可以做到的吧……”

    琰罗捧着手中的人偶抬起在面前,恍惚之间,他自己好像与幻境中所见的一切重合了,自己就是夏生,自己就是那操傀儡戏,与傀儡相伴了一生,却亲手将所爱之物扔入火盆,痛不欲生的老翁。

    抬起的手,枯瘦满是褶皮,如同鸡爪,人也成了衣衫褴褛鹤发垂暮的老翁,琰罗坐在火盆边,冷风卷着雪花不断灌入这一座山神庙,一片冰寒之中,在黯淡火光的照耀下,他双手捧起傀儡少女,捧着这媚妍艳绝的人偶,仿佛捧着一生的寄托。

    注视着这一只人偶,他的眼中泛起了一丝柔情:

    “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我爱你!”